偷窃大王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有一天,一个年老的丈夫同他的妻子坐在一间简陋的房子前面,要在工作之后休息一会儿,忽然来了一辆漂亮的四匹黑马拖的车子,车里走出一个衣服阔绰的先生。农民站起来,走到先生跟前,问他要什么,问他需要他帮他做点什么。陌生人同老年人握手说:“我不要什么,只想吃一顿乡下的饭。请你按照你们的吃法给我弄些洋山芋,我要坐在你的桌子旁边快快活活吃一顿。”农民微笑说:“你是一个伯爵或侯爵,甚至于是一个公爵,贵人们时常有这样一种嗜好;我要使你的愿望能够实现。”妻子到厨房里开始洗洋山芋,擂碎,做成农民吃的丸子。她忙着工作的时候,农民向客人说:“请你同我一起到园子里去看看,我还有些工作要做。”他在园里挖了一些坑,现在要栽树。客人说:“你没有孩子帮你工作吗?”农民回答说:“没有。”他又接着说:“我虽然有一个儿子,但是他早已到远方去了。他是一个不成器的孩子,聪明、狡猾,但是他任什么都不学习,尽做坏事;最后他跑了,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老人拿了一棵小树,栽到坑里,打了一根桩在旁边;他把土铲到坑里砸实,用草绳把树的上、中、下三部分,紧紧地绑在桩上。客人说:“请你告诉我,那角里一棵弯曲有节疤的树差不多弯到地下了,你为什么不和这棵树一样,也绑到一根桩上,让它端直生成呢?”老人微笑说:“先生,你说的是你自己的想法;但是可以看出,你对于园艺没有研究。那里的一棵树老了,生了疙瘩,人不能把它再弄直了;树应该在幼小时就好好培养。”客人说:“你的儿子也是一样,如果你在他年轻的时候给他很好的教育,他就不会跑了;现在他也硬化了,成了疙瘩了。”老人回答说:“自然,他已经走了很多年了;他大约也变了样子了。”客人问:“如果他走到你跟前来,你还认识他吗?”农民回答说:“面孔是很难认的,但是他有个记号,肩膀上有一颗痣,像一颗豆子。”农民说了这句话,客人脱了褂子,露出他的肩膀,把豆子指给农民看。老人叫道:“天呀,你实在是我的儿子。”对儿子的爱情感动了他的心肠。他接着说:“但是你成了一位大人先生,生活过得很富裕,怎样能做我的儿子呢?你怎么会这样阔气呢?”儿子说:“啊嘿,爸爸,年轻的树没有绑到桩上,就长弯了!现在它太老了,长不直了。我怎样得到这一切呢?我成了一个贼。但是你不要大吃一惊,我是一个偷窃大王。我不知道什么是锁和闩,我要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是我的。你不要以为我同普通的贼一样盗窃。我只是拿有钱的人多余的东西。穷人尽管放心;我不但不拿他们的东西,而且把东西给他们。那些不费辛苦、计谋和机智能得到的东西,我也不动它。”父亲说:“啊嘿,我的儿子,我很不高兴,贼究竟是贼;我告诉你,这是没有好结果的。”农民引他到母亲跟前,她听到是她的儿子,欢喜得哭起来;但是农民告诉她,他成了偷窃大王,她的眼泪像两条小河似的往下流。最后她说:“他虽然成了窃贼,到底是我的儿子,我的眼睛总算又看见了他一次。”

他们坐到桌子旁边,他同他的父母又吃了一回他很久没有吃过的不好的饭菜。父亲说:“如果我们的主人,那边宫里的伯爵知道你是谁,你做了什么事情,那他就不像在行洗礼时候一样把你抱在臂膀上摇,却要叫人把你拴在绞架绳上去摆。”“爸爸,你不要担心,他不会把我怎样的,因为我精通我的手艺。我今天还要亲自到他那里去呢。”天将晚的时候,偷窃大王坐着车子到伯爵的官府去。伯爵以为他是一个阔人,客客气气地接待他。客人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伯爵面色苍白,好久不做声。最后他说:“你是我的干儿子,我要以恩惠代替法律,从宽处理。你自称是偷窃大王,我要试试你的本领;如果你不及格,那你应该同绳匠的女儿结婚,乌鸦的叫就是你结婚时的音乐[34]。”偷窃大王回答说:“伯爵先生,请你想三件最难的事,如果我不能办到,随便你怎样处理我。”伯爵想了一会儿说:“好的,第一件,你必须从我马棚里偷走我的马;第二件,我和我的夫人睡着的时候,你把我们垫的被单拿走,叫我们不觉得,再把我夫人的结婚戒指也拿去;第三件也是最末一件,你必须从教堂里给我把教士和司事偷走。你要牢记这一切,这都是于你性命有关的。”

偷窃大王到附近城里去。他向一个老农妇买了一身衣服穿上。并把脸涂上棕色,还画了一些皱纹,使人完全认不出来。最后他装了一小桶匈牙利的陈酒,加了些强烈的安眠药在里面。他把小桶放到背笼里背着,缓步蹒跚地向伯爵府走去,他走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坐到院子的石头上,开始咳嗽,像一个有肺病的老太婆,两手摩擦,好像很冷。马棚门上躺着几个兵士在烤火,一个兵士看见了老太婆,向她叫道:“老妈妈,走近来些,在我们这里烤火。你没有过夜的地方,就在这里睡吧。”老太婆摇摇晃晃走过去,请他们把她背上的背笼拿下来,然后坐下同他们一起烤火。一个兵士说:“老婆婆,你这桶里是什么东西?”她回答说:“一点好酒,我靠买卖生活,只要你们肯出钱,说些好话,我就高兴给你们喝一杯。”兵士说:“拿来吧。”他尝了一杯叫道:“酒很好,我愿意多喝一杯。”他叫老太婆又斟了一杯,别的兵士都学他的样子。一个兵士喊叫坐在马棚里面的兵士说:“喂,伙伴们,这里一个老妈妈有酒,酒的年份和她的年纪一样,你们也喝一杯,它可以使你们的肚子温暖,比我们烤火还好呢。”老太婆把酒桶背到马棚里。一个兵士骑在配着鞍子的马上,第二个手里拿着辔头,第三个抓着马尾巴。他们要喝多少,她就斟多少,直到酒桶空了为止。不久,一个人手里的辔头掉了,他倒下去开始打鼾,第二个放了尾巴躺下,鼾声更大。骑在鞍上的一个虽然还是坐着,但是头差不多挨到了马颈子,睡着了,嘴里好像风箱一样吐气。外面的兵士早已睡着了,躺在地上不动,活像石头。偷窃大王看到一切都妥了,就拿一根绳子放到拿辔头的兵士的手里,把一束烂草给抓着马尾巴的兵士;但是骑在马背上的一个人怎样办呢?他不要把他推下来,怕他醒了叫喊。他想了一个很好的办法,他解开马肚带,把几根挂在墙上圈子里面的绳子紧紧系在鞍子上,把正在睡觉的人和鞍子举起来,然后把绳子围着柱头拴牢。他马上解开了拴马的缰绳,但是如果他骑马走过院子中间的石板地,府里人就要听见马蹄的声音。所以他预先用旧布裹着马蹄,然后小心牵出去,翻身上马就走了。

天亮了,偷窃大王骑着偷来的马跑到府里。伯爵刚刚起来。在窗户里看望。窃贼大王向伯爵叫道:“伯爵先生,早安,我从马棚里牵去了马,没有人知道,看,你的兵士躺在那里睡得很甜,如果你到马棚里去,你就要看到你的卫兵们是多么舒服。”伯爵不得不笑,他说:“第一回你成功了,但是第二回你就不能这样平安过去。我要警告你,如果我捉到你在做贼,我就要把你当贼办了。”伯爵夫人晚上上了床,把戴结婚戒指的手紧紧地握住,伯爵说:“所有的门都锁着或闩上了,我夜里不睡,要等着那个窃贼,如果他从窗户里进来,我就用枪打死他。”偷窃大王在黑暗里走到绞架跟前,把挂在架上的一个可怜的犯人从绳子上割下来,背到府里去。他在那里把梯子放在伯爵卧室旁边,让死人骑在自己肩膀上,开始上去。他上得很高,死人的头已经到了窗户口,伯爵在床上看见了,就用手枪对他射击。偷窃大王马上把可怜的犯人扔下去,自己跳下梯子,藏到一个角落里。夜的月光非常明亮,窃贼大王清清楚楚地看到伯爵从窗户口爬到梯子上走下来,把死人背到园里。他在那里开始挖一个坑,要把死人埋到里面。窃贼大王想道:“现在好时机到了。”他赶快从角落里偷偷出来,上了梯子,笔直走到伯爵夫人卧房里。他装作伯爵的声音说:“亲爱的太太,贼死了,他是我的干儿子,是一个恶作剧家,并不是一个坏人;我不要在群众面前侮辱他;我对于他可怜的父母也表同情,我要在天未亮之前,亲自把他埋在园里,免得别人知道。请你把被单给我,我要把他的尸体包着,不要像埋狗一样。”伯爵夫人把被单给他。偷窃大王接着说:“你听我说,我要宽大为怀,你把戒指给我;这不幸的人为戒指送了命,让他把它带到坟墓里去吧。”伯爵夫人虽然不愿意,但是不肯反对伯爵,就从手指上退下戒指给他。偷窃大王带着两件东西走了,伯爵在园里还未做完埋葬工作,他就平安到家了。

第二天早晨,偷窃大王来把被单和戒指给伯爵,伯爵的面容非常凄惨。伯爵向他说:“你会魔法吗?我亲自把你埋在坟墓里,是谁把你挖出来,使你复活的呢?”偷窃大王说:“你埋的不是我,是绞架上的可怜的犯人。”他就向伯爵讲一切经过情况,伯爵只得承认他是一个伶俐狡猾的贼。伯爵说:“你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你还应该做第三件工作,如果你做不成功,以前做的一切事情对你没有帮助。”偷窃大王微笑并不回答。

天黑了之后,他背着一条长口袋,胳膊下挟着一个包裹,手里提一只灯笼,到村庄跟前教堂去。口袋里装着螃蟹,包裹里是短蜡烛。他坐到墓地上,拿出一只螃蟹,把一根短蜡烛粘到它的背上;他点燃短蜡,把螃蟹放在地上让它爬。他从袋里拿出第二只螃蟹同样办理,一直到把口袋里的螃蟹拿完为止。然后他穿上一件黑色长衣服,好像一件修士衣服,把一部花白胡子粘在下巴上。他打扮得使人完全认不出来,他拿着装过螃蟹的口袋,到教堂里去,走上讲道台。钟楼上的钟正打十二点;最后一下敲过了,他用又大又尖的声音叫道:“有罪的人你们听着,万物的末日到了,世界的末日到了;你们听着,你们听着。谁要同我到天国去,就爬到口袋里来。我是专管开关天门的彼得。你们看,外面墓地上有已经死了的人在行走,在收集他们的骨骼。来,来,爬到口袋里,世界要毁灭了!”叫声响遍整个村庄。教士和司事住的地方离教堂最近,最先听见,他们看见墓地上乱走的灯光,知道发生了不平常的事,就走到教堂里去。他们听了一会儿讲道,司事推教士说:“我们趁这个机会,在末日降临之前,就这么容易地一起到天国去,也不算坏。”教士回答道:“自然,我也是这样想;如果你高兴,我们就起程吧。”司事回答说:“是的,教士先生,你先走,我跟着你来。”于是教士先走,上讲道台,偷窃大王在那里张着口袋。教士先爬进去,司事后爬进去。偷窃大王马上系紧口袋,握着袋口,把他们从讲道台的阶梯上拖下来。两个傻子的头屡次在阶梯上磕碰,偷窃大王叫道:“我们现在在翻山。”然后他同样把他们拉过村庄,他们过水坑的时候,他叫道:“现在我们穿过湿的云头。”最后他把他们拖上伯爵府的台阶,他叫道:“现在我们在天梯上,马上就要到天堂的前院了。”他到了上面,把口袋推到鸽子笼里,鸽子飞来飞去,他说:“你们听,天使非常欢喜,他在拍翅膀呢。”然后他插上闩子走了。

第二天早晨,他到伯爵那里说,他也做了第三件工作,从教堂里把教士和司事偷走了。伯爵问:“你把他们放在哪里呢?”“他们躺在一个口袋里,现在在上面鸽子笼里,可他们以为是在天堂里呢。”伯爵自己上去,证明他说的是真话。伯爵把教士和司事从口袋里释放之后,说:“你真是偷窃大王,这件事你赢了。这一次我饶你,但是你得离开我的国家,如果你再到我国里来,你就要准备上绞架了。”偷窃大王就向他的父母辞别,又到远方去,从此再没有人听到他的消息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