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里的水妖精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磨坊老板,他同他的妻子过着快乐的生活。他们有钱、有田地,他们的财富一年一年地增加。但是他们突然交了厄运,财富和增加的时候一样,一年一年减少了,最后只有磨坊老板住的磨坊还能够勉强算做他的财产。他非常忧愁,白天做完工作之后,躺到床上,得不到一点安宁,总是翻来覆去。有一天早晨,天还没有亮,他就起来到外面去散散心。他走过磨坊堤边,太阳正出来,他听见池塘里有沙沙的声音。他掉转身子,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从水里慢慢上来,用细嫩的手握着长头发,头发从肩上向两边垂下,遮着她雪白的身体。他晓得那是池塘里的女妖精,因为害怕,不知道是走开好,还是站着好。水妖精用温和的声音叫他的名字,问他为什么这样悲哀。磨坊老板最初不做声,但是他听见她说话非常和气,就鼓着勇气对水妖讲,他的生活原来是很幸福、富裕的,但是现在他穷了,不知道怎样办才好。水妖回答说:“放心吧,我要叫你比从前更富裕、更幸福,不过你应该答应把你家里刚才生出来的东西给我。”磨坊老板想:“除了生一只小狗或一只小猫以外,还有什么别的呢?”就答应了水妖的要求。水妖又到水里去了,他心里高兴,急忙回到磨坊里去。他还没有到家,保姆从门里出来,喊他,说他应该欢喜,他的太太生了一个儿子。磨坊老板站着像触了电一样,他晓得狡猾的女妖知道这件事,所以骗他。他垂头丧气地走到妻子的床面前,妻子问他:“我们养了这样漂亮的男孩子,你为什么不高兴呢?”他向妻子讲经过的情形,他答应了水妖的要求。他说:“如果我失掉我的孩子,幸福和财富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我应该怎样办呢?”来道贺的亲戚,也想不出办法。

这时候,幸福又回到磨坊老板家里来了。他想做的事一律成功,箱子好像自己装满了,橱里钱忽然增加了。没有好久,他的财富比从前还要多。但是他并不能因此无忧无虑,高兴欢喜;他从前答应水妖的话,使他心里难过。每逢他从池塘旁边走过时,他就怕水妖浮上来要他的儿子。他叫男孩不要到水跟前去。他向孩子说:“小心,如果你挨着水,就有一只手伸出来捉你,把你拉下水去。”但是一年一年地过去了,水妖并没出现,磨坊老板心里才安静了。

男孩长成了小伙子,到一个猎人那里去学手艺。他学成了一个能干的猎人,村里的主人请他去服务。村里有一个女孩,又美丽、又忠实,猎人很喜欢她。主人知道了,就送了他一间小房子;两个人结了婚,平安幸福地生活,十分相爱。

有一次,猎人赶一只鹿。鹿从树林跑到荒野里,他追去一枪把鹿打死了。他没有留心,到了危险的池塘跟前,他把鹿的内脏取了出来,走到水边,去洗他手上的血。他刚刚把手伸下去,水妖就上来,笑嘻嘻地用湿淋淋的胳膊抱着他,很快把他拉下去,波浪就淹了他的头。

到了晚上,猎人没有回家,他的妻子就害怕起来。妻子出去找他,因为猎人屡次向妻子说,他要当心水妖的阴谋,不敢冒险到池塘跟前去,所以妻子已经预料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妻子赶快到水边,看见丈夫的猎袋在岸上,晓得出了祸事,不再怀疑了。她痛哭着,难过地喊她爱人的名字,但是没有用;她跑到池塘的那边,重新喊叫,她用粗暴的话骂水妖,但是没有回答。水面平静,只有月亮的半个面孔,毫不动弹地从水里看着她。

可怜的妻子并不离开池塘。她毫不休息,快步围着池塘走,有时沉默,有时大叫一声,有时轻轻叹息。最后她的力量完了,倒在地上,深深地睡着了。不久她做了一个梦:

她非常害怕,从大岩中间上去;荆棘和蔓草绊着她的脚,雨打着她的面孔,风吹着她的长头发。她到了山顶上,风景完全不同。天空是蔚蓝的,空气是温和的,地渐渐低下去,一片碧绿的草地上开着五颜六色的花,立着一所干净的草屋。她去推开门,门里面坐着一个白发老太太,和和气气地向她招手。眨眼之间可怜的女人醒了。这时天已经亮了,她决定马上照着梦做去。她辛苦地爬上山,情形完全和夜里所见的一样。老太婆和和气气地接待她,指给她一只椅子,叫她坐下。老太婆说:“你大约遭遇了不幸的事,才找到我这寂寞的草屋里来。”女人一面流泪,一面向老太婆讲经过的情形。老太婆说:“你放心,我要帮助你;我给你一把金梳子。等到月亮圆的时候,你到池塘跟前去,在岸边坐下,用梳子梳你乌黑的长头发。你梳完了,把梳子放在岸上,你就要看到发生的事情。”

女人回家去,她等月亮圆,只觉得日子过得很慢。最后一轮明月在天上出现了,她就到池塘旁边坐下,用金梳子梳她乌黑的长头发,梳完了,把梳子放在水旁边。一会儿,水深处就响起来,一阵波浪涌到岸上,把梳子卷去了。梳子刚刚沉到水底下的时候,水面分开,猎人的头伸出来。他不说话,眼光悲惨,看着他的妻子。在同一刹那间,第二个浪头又来了,盖着猎人的头。一切都不见了,池子和以前一样平静,只有圆月的面孔在水上发光。

女人失望回家,她又梦见老太婆的草屋。第二天早晨,她起身到女预言家那里,诉说她的痛苦。老太婆给她一只金笛,说:“等到月亮再圆的时候,你带着这只笛子坐到岸边,吹好听的曲子,吹完了,把笛子放在沙上;你就要看见发生的事情。”

女人按照老太婆的话做了。笛子刚放到沙上,水深处就响起来,一阵波浪涌到岸上,把笛子卷去了。一会儿,水分开了,不但猎人的头,而且半个身体也伸出来了。他满怀热望,向她伸开两臂,但是第二个浪头又来了,淹着猎人,把他拉下去了。

不幸的女人说:“啊嘿,我只是看见我的爱人,就把他失掉了,对我有什么帮助呢?”她心里充满了怨恨,但是她又第三次梦见到老太婆屋里去。她起身上路,女预言家给她一个金纺车,安慰她说:“事情还没有完呢,等到月亮圆的时候,你把纺车搬到池塘旁边,坐着纺完一轴线,然后把纺车竖到池塘跟前,你就要看到发生的事情。”

女人完全按着办理。月亮一圆她就搬了金纺车到塘边辛勤地纺,把亚麻纺完了,轴上完全是线。但是纺车刚一放到岸边,水的深处比寻常响得更加厉害,一阵巨大的波浪涌来,把纺车卷走了。不久,猎人的头和整个身体,同一股喷泉一起升起来。他快快跳到岸上,抓着妻子的手逃跑。他们刚刚走了一小段路,全池的水都汹涌起来,声音大得怕人,好像千军万马冲到广大田地里去。两个奔逃的人,看见死亡已在眼前,妻子非常害怕,喊老太婆帮忙。眨眼之间他们都变了,妻子变成一只癞蛤蟆,猎人变成一只青蛙。他们后面的潮水,不能淹死他们,但是把他们两个冲开,使他们隔得很远。

水消了,两人接触着干地又恢复了人形。但是这个不知道那个在哪里;他们周围都是陌生人,那些人都不知道他们的故乡。两人中间隔着高山和深谷。为了维持生活,两个人都不得不放羊。他们赶着羊群,走过田野和森林,满肚子的忧愁和愿望,这样过了许多年。

有一回,当春回大地的时候,两个人在同一天带着羊群出去,恰巧走着相对的方向。猎人看见遥远的山坡上有一群羊,就把他的羊也赶到那里去。他们走到一条谷里,互不相识,不过都很高兴,不再像以前那样寂寞了。从现在起,他们每天把羊群赶到一块;他们不多说话,但是觉得很愉快。有一天晚上,一轮明月在天空照着,羊都在休息,牧羊的男人从袋里拿出笛子来,吹着好听但是悲哀的曲子。他吹完了,觉得牧羊女在痛哭。他问:“你为什么哭呢?”她回答说:“啊嘿,我最后一次吹笛子就是吹的这个曲子,我爱人的头从水里伸出来的时候,月亮也是这样照着。”他仔细看她,好像眼睛上的一层薄膜掉下来了,他认得她是他亲爱的妻子;妻子看他的时候,月亮正照着他的面孔,她也认得他是她的丈夫。他们互相拥抱接吻,至于他们是不是幸福,那就不用问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