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旁的放鹅姑娘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婆,带着一群鹅住在山里荒地上小屋子里。荒地的周围是森林。每天早晨,老太婆拿着她的拐杖,摇摇晃晃到森林里去。她在那里很忙,她那样大的年纪,人是不相信她能做那样多的事情的,她给她的鹅割草,摘她手所能够摘到的野果子,然后把所有的东西背回去。人以为这样重的负担,一定要把她压倒在地上,但是她老是平安地背到家里。如果有人遇着她,她十分和气地说:“亲爱的同乡,日安,今天天气好。你看见我背草很奇怪吗?每个人都应该把他的负担放在背上。”但是人都不愿意遇见她,宁愿走弯路,如果父亲带着男孩从老太婆身边走过,他就轻声向孩子说:“当心这个老太婆,她很狡猾;她是一个巫婆。”

有一天早晨,一个漂亮的年轻人走过森林。太阳照得很明亮,鸟儿唱着歌,一阵凉风吹过树叶,他心里非常快乐。他还没有遇见一个人,忽然看见老巫婆跪在地上用镰刀割草。她已经装满了一包袱,旁边还有两只筐子装满了野梨和苹果。他说:“老太太,你怎么能拿得动这么多东西呢?”她回答说:“好先生,我非拿不可呀,有钱人家的子弟不用做这些事情。但是农民有句话:

不要向后看,

你的背是弯的。”

年轻人站在她跟前,她说:“你要帮助我吗?你的背是直的,你的腿很强壮,你背这种东西是不费力的。我的房子离这里不远,就在山后面的荒地上。你一跳就可以上去了。”少年对老太婆表同情;他说:“虽然我的父亲不是农民,是一个有钱的伯爵,但是为了叫你知道不只是农民能够扛东西,我要替你背包袱。”她说:“如果你要试一试,我是很高兴的。虽然你必须走一个钟头的路,但是对你有什么关系呢!那里的苹果和梨你也应该带去。”年轻的伯爵听说有一个钟头的路,心里有点为难,但是老太婆不放他走,把包袱放在他的背上,两只筐子挂在他的臂上。老太婆说:“你看,这很轻。”伯爵回答说:“不,这不轻。”脸上现出痛苦的样子。“这包袱非常重,里面好像尽是石头,苹果和梨好像都是铅做成的;我差不多气都透不过来了。”他想把东西放下来,但是老太婆不答应。她嘲笑地说:“你们看,我老太婆常常背的东西,这位年轻先生却不肯背。漂亮话他会说,但是认真做起来,他就要跑了。”她接着又说:“你为什么站在这里不动呢?走吧。没有人替你拿下包袱的。”伯爵在平地走的时候,还可以忍得住,但是他们来到山边,要上去的时候,石头好像活的一样在他的脚后滚动,他就吃不消了。额上尽是汗珠,从他背上滚下去,时冷时热。他说:“老太太,我不能再走了,我要休息一会儿。”老太婆回答说:“不行,我们到了,你可以休息,但是现在你应该朝前走。谁晓得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伯爵说:“老太婆,你真不讲道理!”他想丢下包袱,但是白费力气,不能成功,包袱在他肩上,好像生了根一样。他转来转去,总是不能摆脱它。老太婆看着笑,非常高兴,拄着拐杖跳来跳去。她说:“亲爱的先生,你不要生气,你的脸像火鸡那么红,你耐心背着包袱,等我们到了家,我要给你很多的酒钱。”伯爵有什么办法呢?他只得听天由命,耐着性子在老太婆后面慢慢地走。老太婆越来越伶俐,伯爵的包袱越来越沉重。她忽然跳到包袱上面坐着;她骨瘦如柴,但是比最胖的乡下大姑娘还要重。伯爵的两膝发抖,但是如果他不往前走,老太婆就用树枝和麻秆打他的腿。他不断地哼着走到山上,最后到了老太婆的家里,他差不多要倒下了。鹅看见老太婆,张着翅膀,伸着脖子,向她跑来嘎嘎地叫。一个上了年纪,又强壮,又高大,但是丑得像夜叉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鹅群后面走。她向老太婆说:“妈妈,你遇到了什么事情吗?你去了这么久。”老太婆回答说:“我的女儿,没有的事,我没有遇着什么坏事情,恰巧相反,这个亲爱的先生替我背了东西。你想想,我疲倦的时候,他连我也背着。我们一点也不觉得路远,我们很高兴,一路闹着玩呢。”最后老太婆溜下来,从小伙子背上拿下包袱,从臂上拿下筐子,非常和气地看着他说:“现在你坐到门口板凳上休息吧,你应该得到你的工资,一点都不得少的。”然后她向放鹅姑娘说:“我的女儿,你到屋里去,你同一个年轻的先生在一起不好,我们不应该火上添油;他会爱上你的。”伯爵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他想:“这样一个宝货,就是她再小三十岁,也不能打动我的心呢。”这时候老太婆像抚摩孩子一样抚摩了她的鹅,随即带着女儿到屋里去。小伙子躺在野苹果树下的板凳上。空气温暖柔和,周围是碧绿的草地,长满了樱草、麝香草和成千上万的花;中间有一条清清的小河水流发响,太阳照在河上闪闪发光;白鹅走来走去,或在水里游泳。他说:“这里实在可爱,但是我非常疲倦,眼睛都睁不开了;我要睡一会儿。但愿没有风来,把我的腿从身上吹掉,因为腿软得像火绒一样了。”

他睡了一会儿,老太婆来摇醒他。老太婆说:“起来,你不能呆在这里。虽然我叫你非常受苦,但是不至于有生命危险。现在我要给你的工资,金银财宝你都用不着,我要给你一点别的东西。”老太婆一边说,一边放了一个用整块绿翡翠雕成的小盒子在他手里。老太婆又说:“好好保存着,它会给你幸福的。”伯爵跳起来,因为他觉得非常新鲜,又有力气了,他谢了老太婆的礼物,起身上路,并没有回头看那个漂亮的姑娘。他走了一段路之后,远远地还听到鹅在高兴地叫呢。

伯爵在荒野里乱走了三天,才找着出路。他到了一个大城市里,因为没有人认得他,人把他带到王宫里,国王和王后正坐在宝座上。伯爵跪下,从口袋里拿出绿翡翠的盒子,放到王后的脚前。王后叫他起来,叫他把那小盒子递给她。王后刚把盒子打开,向里面一看,就像死了一样倒在地上。国王的仆人把伯爵捉住,要把他关到监牢里,王后睁开眼睛,叫仆人放了他,又叫别人都出去,她要和伯爵密谈。

王后单独一个人同伯爵在一起,就开始痛哭地说:“我周围的荣华富贵有什么用呢,我每天早晨一醒,总是忧愁痛苦。我有三个女儿,其中最小的顶漂亮,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她是天仙下凡。她像雪那么白净,像苹果花那么鲜红,头发像太阳光那么灿烂。每逢她哭,眼睛里掉下来的不是眼泪,完全是珍珠和宝石。她十五岁的时候,国王叫她姐妹三个到他的宝座前面来。你可以想到,小女儿进来的时候,大家都睁着眼睛,好像太阳升起来一样。国王说:‘我的女儿们,我不知道我的末日哪一天来到,我今天要决定,我死之后,你们每人得到一些什么东西。你们都爱我,但是你们当中哪个最爱我,哪个就得到最好的东西。’每个女儿都说她最爱他。国王回答说:‘你们能不能说,你们怎么爱我呀?我从你们的讲话中可以知道你们的意思。’大女儿说:‘我爱父亲像爱最甜的糖一样。’二女儿说:‘我爱父亲像爱最漂亮的衣服一样。’但是小女儿不做声。父亲就问:‘我最亲爱的孩子,你怎样爱我呢?’小女儿回答说:‘我不晓得,我的爱没有东西可以比较。’但是父亲一定要她说出一种东西来。最后她说:‘最好的食物如果没有盐,就没有味,所以我爱父亲和爱盐一样。’国王听到这话,非常愤怒,他说:‘如果你爱我和爱盐一样,我也要用盐来报答你的爱。’他就把国家分给大女儿和二女儿,叫人拿了一袋盐绑在小女儿的背上,叫两个农奴把她带到荒山野林里去。”王后说:“我们大家都为她恳求饶恕,但是无法改变国王的愤怒。她离开我们的时候,哭得非常伤心!整个路上都撒着从她眼睛里流出来的珍珠。不久,国王后悔自己太残忍了,叫人在整个森林里找那可怜的孩子,但是谁也找不着她。我一想到野兽把她吃掉了,就伤心到万分,不知道怎样才好。有时我也安慰自己,希望她还活着,藏在一个山洞里,或许有一个心肠慈悲的人保护着她。但是你想,我打开了你的绿翡翠盒子,看见盒子里放着一颗珍珠,恰巧和我女儿眼睛里流出来的完全一样,你可以想象得到,我看见了那珍珠,心情是怎样地激动啊。你应该告诉我,你怎样得到这颗珍珠的。”伯爵向她讲,他从森林里一个老太婆那里得到这颗珠子,他觉得她很奇怪,一定是一个巫婆;但是,他没有听她说起公主,也没有看见公主。国王和王后决定去找那个老太婆;他们想,在有珍珠的地方,一定可以探听到他们女儿的消息。

老太婆坐在外面荒地上的纺车边纺线。天已经黑了,灶旁燃着一块木片,发出微弱的亮光。忽然外面有声音,原来鹅从牧场上回来了,嘎嘎地叫。一会儿女儿也进来了。老太婆没有回答她的问安,只点了一下头。女儿在老太婆身边坐下,用纺轮绕线,很是灵敏,好像一个小姑娘。两个人坐了两个钟头,没有说一句话。最后窗户上沙沙地响,两只通红的眼睛朝里面望。那是一只老猫头鹰,叫了三声“呜呼”。老太婆朝上看了一会儿,然后向女儿说:“女儿,现在是时候了,你出去做你的工作吧。”

女儿起身出去。她走到哪里去呢?她走过草地直到山谷里。最后她到一口井边,井旁边长着三棵老橡树。月亮又圆又大,照到山上,非常明亮,连一根别针都找得出来。她把蒙在脸上的一张皮拉下,弯着腰在井边洗手洗脸,洗好了,又把皮浸到水里,然后放到草地上,让它在月光里漂白、晾干。但是这个姑娘变成了什么样子呢!这样的事情你们还没有看见过!花白的假辫子掉下了,金头发像太阳光一样落下来,好像一件外套罩着她整个身体。眼睛像天上的明星一样灿烂,面颊红得像苹果花。

但是这漂亮的姑娘很悲哀。她坐下痛哭。眼泪一颗一颗地从眼睛里迸出来,从长发中间滚到地上。她这样坐着,如果不是附近的树枝沙沙地响,她或许还要多坐一些时候。她跳起来,好像听到猎人枪声的鹿一样。月亮恰巧被一朵黑云遮着了,眨眼间那姑娘又穿着旧皮子,像风吹熄了的灯光一样不见了。

她跑回家去,像柏树叶子一样发抖。老太婆站在门口,女孩要向她讲经过的情况,但是老太婆很和气地笑道:“我已经都知道了。”她把姑娘带到房间里,把一块新木片点燃。她不再坐到纺车跟前去,却拿了一把扫帚,开始打扫、抹擦。她向女孩说:“一切都要弄得干干净净的。”女孩说:“妈妈,你为什么在这样晚的时候开始工作呢?你要做什么呢?”老太婆问:“你晓得现在是什么时候吗?”女孩回答说:“还没有半夜,但是已经十一点多钟了。”老太婆接着说:“你不记得,你是三年前的今天到我这里来的吗?你的时间到了,我们不能再住在一起了。”女孩大吃一惊说:“啊呀,亲爱的妈妈,你要赶我走吗?叫我到哪里去呢?我没有朋友,又没有故乡可以回去。你要我做的事我都做了,你一向对我很满意;你不要叫我走吧。”老太婆不肯把就要发生的事情告诉女孩。她向女孩说:“我不能住在这里了,我搬出去的时候,屋子房间都应该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你不要妨碍我的工作。你不必操心,你应该找一所房子住,我要给你工资使你满意。”女孩又问:“但是请你告诉我,究竟有什么事情呢?”“我再告诉你一次,不要扰乱我的工作。不要再说话了,到你房间里去,把你脸上的皮子拉下来,穿上你到我这里来的时候穿的绸衣服,以后在房间里等着我喊你。”

我现在又得回头讲国王和王后了。他们同伯爵出去,要到荒地上去找那个老太婆。夜里,伯爵在森林里和他们走散了,只得单独走。第二天,他觉得他是在正确的道路上。他笔直朝前走,到黄昏的时候,他爬到一棵树上去过夜,因为他怕走错了路。等到月亮照着周围的时候,他看见一个人从山上走下来。她手里没有树枝,但是他能够看到,那是放鹅的女人,他从前在老太婆屋跟前看见过的。他叫道:“哦呵!她来了,我逮着了这个巫婆,那一个也跑不了的。”女人到了井边,脱下皮子,洗手洗脸,金头发披在身上,非常美丽,他在世界上还没有看见过那样的人,十分惊讶。他气都不敢出,只是把脖子老向前伸,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也许他的腰弯得太远,也许有别的原因,树枝忽然哗啦一响,一眨眼的工夫,女孩穿上假皮,像鹿一样跳跑了,同时月亮又被云遮住,他就看不见她了。

女孩刚刚不见,伯爵就从树上下来,用迅速的脚步去追她。他没有走好久,在微光中看见两个人在草地上走。那是国王和王后,他们老远看见老太婆屋里的灯光,所以朝这里走来。伯爵向他们说,他在井边看见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他们毫不疑惑那就是他们失落了的女儿。他们非常欢喜,继续向前走,不久就来到小屋跟前。鹅蹲在屋的周围,把头塞在翅膀里面睡觉,毫不动弹。他们在窗户旁边瞧,看见老太婆坐在那里非常安静,一边纺线,一边点头,不向周围看。屋里非常干净,好像是脚上毫无灰尘的云雾小人儿住的。他们没有看见他们的女儿。他们看了很久,最后鼓起勇气,轻轻地敲窗户。老太婆好像等着他们的样子,站了起来,十分和气地叫道:“请进来,我已经认识你们了。”他们到了房间里,老太婆说:“如果你们在三年前,不把这个善良可爱的孩子无理地赶走,你们就可以省得走这样远的路了。她没有受苦,她放了三年的鹅;她没有学什么坏事,仍保持着她纯洁的心肠。但是你们在胆战心惊中过生活,受的惩罚也够了。”然后她走到小房间旁边叫道:“我的女儿,出来吧。”门开了,公主走出来,穿着绸衣服;金头发,亮眼睛,好像天仙下凡一样。

她走到她父亲和母亲跟前,抱着他们的颈,吻他们;他们大家都欢喜得哭起来了。年轻的伯爵站在他们旁边,姑娘看见他时,面孔红得像蔷薇,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国王说:“亲爱的孩子,我的王国我已经送给你两个姐姐了,叫我把什么东西给你呢?”老太婆说:“她什么也不需要,我把她为了你们而哭出来的眼泪给她,那都是珍珠,比在海里找着的还漂亮,比你们整个王国的价值还要大。我再把我的小屋给她,作为她给我服务的报酬。”老太婆说了这些话之后,就在他们面前不见了。墙壁哗啦响了一下,他们向周围一看,小屋变成了一座豪华的宫殿,摆了一桌帝王的筵席,仆人们忙着跑来跑去。

这个故事还没有完,但是给我讲故事的祖母,记忆力很不好,把别的都忘记了。我始终相信,美丽的公主同伯爵结了婚,他们一起住在这所王宫里,在上帝许可的时间里,过着十分幸福的生活。那些被老太婆收为己有,在小屋旁边养着的雪白的鹅,是不是尽是女孩子(请姑娘们不要见怪),现在是不是恢复了人形,做了年轻王后的侍女,我不很清楚,但是我猜想是这样的。老太婆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巫婆,是一个善良的仙女,那是肯定的。很可能她在公主生下来的时候,已送她一份礼物,让她在哭的时候,不流眼泪而流珍珠。现在没有这样的事了,不然,穷人马上可以变成富人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