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鸟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的国家在哪里,他叫什么名字,我都记不得了。他没有儿子,只有一个独养女儿,女儿时常生病,没有医生治得好。国王听到预言家说,女儿吃了苹果,病可以好。他就通告全国,谁给他的女儿送苹果来,她食了恢复健康,就可以娶她做妻子,并且将来做国王。一家夫妇听见了这件事。他们有三个儿子。父亲向大儿子说:“你到园子里去摘一满筐美丽的红苹果,送到王宫里去;或许公主吃了可恢复健康,你就可以和她结婚,将来做国王。”大儿子照着这话办理,上路去了。他走了一会儿,遇见一个花白头发的矮子,问他筐子里是什么东西。大儿子叫乌理。他说:“青蛙的腿。”矮子说:“唔,说什么,就是什么。”矮子说完就走。后来乌理到了宫里,叫人禀知,说他送了苹果来,公主吃了病可以好。国王非常喜欢,叫乌理进来,但是,把筐子打开,里面不是苹果,却是青蛙腿,还在一伸一缩地动呢。国王很生气,叫人把他赶出去。他回家把经过的情形告诉父亲。父亲派二儿子赛密去;赛密经过的情形和乌理完全一样。他也遇见花白头发的矮子,矮子问他筐子里是什么东西,赛密说:“猪鬃。”花白头发的矮子说:“唔,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到了王宫门口,说有苹果,公主吃了病可以好。那里的人不准他进宫里去,说已经有人来和他们开过玩笑。赛密再三请求,说他确实有苹果,请他们放他进去。后来他们相信他的话,把他带到国王面前。但是他揭开筐子,里面却是猪鬃。国王非常生气,叫人拿鞭子把赛密打出去。他回家之后,也讲了他经过的情况。最小的儿子,大家叫他笨罕斯的,来问父亲,他也可以送苹果去吗?父亲说:“啊,难道你是适当的人吗?聪明人都办不到,你还想成功吗?”但是孩子请求不住:“唉,父亲,我也要去。”父亲把背对着他说:“你走吧,笨东西,你等到聪明一点了再说。”罕斯在后面拉着他的衣服,说:“唉,父亲,我也要去。”父亲带着忌妒的声音回答说:“好,你去吧,你也要空手回来的!”孩子高兴得跳起来。父亲又说:“是的,你现在还是像一个傻子,一天比一天笨了。”这话没有感动罕斯,也没有扰乱他的快乐。天快黑了,他想,等到明天早晨再去吧,今天总是不能到王宫里去的。夜里,他在床上睡不好觉,最后睡着的时候,他梦见了美丽的公主、宫殿、金子、银子和各种各样的东西。大清早他就起身上路,马上遇见奇怪的矮子,矮子穿着灰色的衣服,问他筐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罕斯回答说是苹果,公主吃了病可以好。矮子说:“唔,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王宫门口的人,不让罕斯进去,他们说,已经来了两个人,都说拿了苹果来,但是一个拿来的是青蛙腿,一个拿来的是猪鬃。罕斯再三恳求说,他拿来的不是青蛙腿,却是国里生产的最好苹果。他说得千真万确,看门的,认为他不会撒谎,就放他进去。他们办得很好,因为罕斯在国王面前把筐子打开,里面的确是金黄色的苹果。国王很高兴,叫人马上送给公主。现在他满心不安地等候人来报告苹果有什么效力。没有多久,有一个人来报告:你们猜那个人是谁呢?原来就是公主自己。她吃了苹果,就恢复健康,从床上跳下来。国王怎样欢喜,是没有法子描写的。但是国王现在不肯把公主嫁给罕斯,叫罕斯先给他造一只在陆地上比在水里走得还要快的小船。罕斯接受了这个条件,回家讲他经过的情形。父亲叫乌理到森林里去,造那样的小船。他辛勤工作,嘴里吹哨。中午,太阳升得最高的时候,花白头发矮子来了,问他在那里做什么。乌理回答说:“一个勺子。”白发矮子说:“唔,说什么,就是什么。”晚上,乌理以为造好了一只小船,但是他坐到里面,却变成了勺子。第二天赛密到森林里去造船,他经过的情形和乌理完全一样。第三天笨罕斯去。他做得很起劲,整个森林都听到砍木头的声音,同时他又唱歌,吹口哨,非常高兴。中午很热的时候,矮子又来问他在那里做什么。“一只在陆地上比在水里走得还要快的小船。如果我把船造好了,就可以娶公主做妻子。”矮子说:“应该这样,永远这样。”晚上,太阳红得像金子的时候,罕斯把小船和零件都造好了。他坐在船里,划到王宫去。小船走得和风一样快。国王老远看见了,但是还不肯把女儿嫁给罕斯,他说,他还必须从清早到深夜带一百只兔子到外面去吃草,如果跑掉一只,他就不能和公主结婚。罕斯也答应了。第二天他就带着一群兔子到草地上去,非常注意,不要失掉一只。几个钟头之后,一个宫女来向罕斯说,叫他赶快给她一只兔子,好招待客人。罕斯知道她的意思,不肯给她,说到了明天国王可以用胡椒炒兔肉招待他的客人。宫女请求不住,最后她哭起来。罕斯说,如果公主亲自来,他就给她一只兔子。婢女到宫里去说了,公主便亲自去。这时候,矮子又到罕斯那里来了,问罕斯在那里干什么。“唉,我应该看守一百只兔子,不让失掉一只才可以同公主结婚,做国王。”矮子说:“好,这里有一个哨子,如果有一只兔子跑了,你把哨子一吹,兔子就回来了。”公主来了,罕斯给了她一只兔子,放在她的裙子里。但是公主大约走了一百步路的时候,罕斯就吹哨子,兔子从裙子里跳出来,又跑回兔群里面去了。到了晚上,看守兔子的人又吹了一次哨子。看见兔子都在,就把它们赶到宫里去了。国王很奇怪,罕斯怎样能够看守一百只兔子,一只也不失掉。国王还是不肯把公主给他。国王叫罕斯再给他拿一根鹏鸟尾巴上的羽毛来。罕斯马上上路,很快地向前走。晚上他到一座城堡跟前,请求寄宿一夜,因为那时还没有旅馆。主人很高兴地答应了他,问他到哪里去。罕斯回答说:“到鹏鸟那里去。”“哦,到鹏鸟那里去。大家都说鹏鸟什么事情都知道,我有一把开新铁箱的钥匙失掉了,请你问鹏鸟,钥匙在什么地方。”罕斯说:“哦,好的,我一定问。”第二天早晨,他又继续向前走,半路上到了另外一座城堡,他又在那里寄宿。城堡里的人听见他要到鹏鸟那里去,就说家里有一个女儿病了,他们用尽了一切药方都没有效果,请他去问鹏鸟,怎样可以使女儿恢复健康。罕斯说他愿意问,又继续向前走。他到一条河边,那里没有渡船,只有一个很高很高的人,把所有人都背过河去。那人问罕斯到哪里去。罕斯说:“到鹏鸟那里去。”那人说:“唔,你到鹏鸟那里,你问它为什么我应该背所有的人过河。”罕斯说:“好的,我的上帝,我一定要问。”大高个子背罕斯过河。最后罕斯来到鹏鸟家里,只有鹏鸟太太在家,鹏鸟自己不在。鹏鸟太太问他要什么东西。罕斯就向她讲了一切,他要一根鹏鸟尾巴上的羽毛,一个城堡里失掉了钱箱的钥匙,他要问鹏鸟钥匙在什么地方;又一个城堡里主人的女儿病了,他要知道什么东西能够叫女孩恢复健康;离这里不远有一道河,河边有一个人背人过河,他很愿意知道,那人为什么应该背所有的人过河。鹏鸟太太说:“好朋友,你看,没有一个基督教徒能和鹏鸟说话,它要把他们都吃掉;如果你要这样办,你可以在床底下躺着,夜里他睡熟了,你就伸手把它尾巴上的羽毛拔掉一根,你想知道的事,我可以问它。”罕斯非常满意,就躺到床底下去。晚上鹏鸟回来,一进房间就说:“太太,我闻到一个基督教徒的气味。”太太说:“是的,今天来了一个基督教徒,但又走了。”鹏鸟没有说什么。半夜,鹏鸟大声打鼾,罕斯就出来把它尾巴上的羽毛拔了一根。鹏鸟吃惊地说:“太太,我闻到一个基督教徒的气味,也觉得有人拉我的尾巴。”太太说:“你一定在做梦,我已经告诉你了,今天来了一个基督教徒,但是他又走了。他向我讲了一些事情。一座城堡里失掉了一把钱柜的钥匙没有找着。”鹏鸟说:“哦,那些傻子,钥匙在木材房的门背后,一堆木头底下。”“他又说一座城堡里有一个女孩病了,他们没有办法使她恢复健康。”鹏鸟说:“哦,那些傻子,地窖梯下有一只蛤蟆,它用女孩的头发做了一只窝。如果她把头发收了回来,病就好了。”“他又说一个地方有一道河,河边有一个人,他被迫背所有的人过河。”鹏鸟说:“哦,那个傻子,只要有一次他把一个人放在河中间,他就用不着再背别人了。”清早,鹏鸟起身走了。罕斯从床底下爬出来,他得到一根美丽的羽毛,也听到了鹏鸟说的关于钥匙、女儿和大高个子的话。鹏鸟太太还向他讲了一遍,免得他忘记。罕斯马上就向回走。他遇着河边的长子,长子马上问罕斯,鹏鸟说了什么话。罕斯叫他先背他过河,以后就告诉他。大高个子背他过河。到了那边,罕斯说,他只要把一个人放在河中间,就用不着再背别人了。大高个子非常高兴,向罕斯说,为了对他表示谢意,他要把他再背一个来回。罕斯说不,他要节省劳力,他对他已经很满意了。他说了就朝前走。他到了有女孩生病的城堡里。因为女孩不能走动,他背她走下地窖楼梯,从最后一级底下把蛤蟆窝取出来,放在女孩手里。女孩马上从他肩上跳下来,在他前面走上楼梯,她的病完全好了。她的父母非常高兴,送了罕斯许多金银的礼物。罕斯要什么,他们就给什么。罕斯又来到别一座城堡里,他马上到木材房里去,在门背后木材堆里找着了钥匙,交给主人。主人非常高兴,从箱子里拿出许多金子,还加上各种各样的东西,如母牛、绵羊和山羊送给罕斯,作为报酬。罕斯带着这一切东西,钱币、黄金、白银、母牛、绵羊和山羊到国王那里,国王问他这许多东西哪里来的。罕斯说,人要多少,鹏鸟就给多少。国王想,他也用得着,就动身到鹏鸟那里去,国王走到那条河旁边,他是罕斯去后,来到这里的第一个人。大高个子背他,把他放在河中间,自己走了,国王就淹死在水里。罕斯同公主结婚,做了国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