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旅行的人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山和谷是不碰头的,但是好人和坏人却会碰头。有一次,一个鞋匠和一个裁缝在旅行时到了一起。裁缝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总是高兴,快乐。他看见鞋匠从对面走来,看到他的背包,知道他是做什么手艺的,就唱了一首歌嘲笑他:

“替我缝鞋缝,

替我拉鞋线,

把两边涂上沥青,

把小钉替我敲紧。”

鞋匠不知道是开玩笑,皱着面孔,好像喝了醋,又好像要抓小裁缝的脖子。但是小伙子笑起来,把他的酒瓶递给鞋匠说:“我没有坏意,请你喝一点酒,不要生气吧。”鞋匠喝了一大口,脸上的怒容就没有了。他把瓶子还给裁缝,说:“我喝了一大口,人只说喝得多,但是不说渴得厉害。我们要一起旅行吗?”裁缝说:“如果你高兴到一个不缺少工作的大城市里去,我也同意。”鞋匠回答说:“我正要到城里去;在小镇市上赚不到钱,乡下人都喜欢赤脚。”于是他们一起继续旅行,像黄鼠狼在雪里一样,总是一脚一脚地朝前走。

他们两个有的是时间,但是没有东西吃。他们到一个城里,就各自去拜访他们的同行。小裁缝很健康活泼,又有非常好看的红脸蛋,所以大家都高兴给他工作;如果运气好,他告别的时候,师傅的女儿还会在门口给他一个吻。他同鞋匠又到一起的时候,他小包里的东西总比鞋匠多些。性情乖怯的鞋匠歪着嘴脸说:“越是流氓,越有福气。”但是裁缝总笑着、唱着,把他得到的东西,分给他的同伴。如果他袋里有几角钱,就叫人开饭,高兴得在桌子上拍,弄得杯子跳起来。“赚得容易,花得也容易”,他就是这样。

他们旅行了一些时候,到一个大森林跟前,到京城的路是通过森林的。但是有两条小路,一条要走七天,一条只要走两天,他们不知道哪一条是近路。两个旅行的人坐在一棵橡树底下商量,看应该怎样预备,要带几天的面包。鞋匠说:“人应当从坏处着想,我要带七天吃的面包。”裁缝说:“我为什么背着七天的面包,像个驮兽似的,不能向周围看一看呢?我靠着上帝,什么都不管。我袋里的钱在夏天和冬天都是一样,但是面包在热的时候要干,并且还要霉烂,我的衣服也会很快破掉。我们为什么不找正确的道路呢?只带两天的面包就好了。”于是各人买了面包,然后听天由命,走到森林里去。

森林里非常寂静,好像一座教堂。没有风吹,没有水流,没有鸟叫,并且没有日光射过密叶的树枝。鞋匠不说一句话,沉重的面包压在他的背上,汗珠从他那讨厌的阴森的面孔上流下来。但是裁缝非常活泼,跳跳蹦蹦,拿着一片叶子吹哨,或者唱一首小歌;他想:“上帝看到我这样快乐,一定很高兴的。”他们这样走了两天,但是第三天那森林还没有完,裁缝的面包也吃完了,他的心却加重了一磅;这时候,他还没有失掉勇气,还依靠上帝和他的幸运。第三天晚上,他饿着躺在一棵树下,早晨又饿着爬起来。第四天也是一样。鞋匠坐在一棵倒下的树上吃面包的时候,裁缝在旁边看着。裁缝向鞋匠讨一块面包,鞋匠就嘲笑说:“你老是很快活,现在你可以尝尝忧愁的味道了;早晨叫得太早的鸟,晚上就要被鹰抓去的。”总而言之,他没有怜悯心。但是第五天早晨,可怜的裁缝站不起来了,非常疲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的脸色发白,眼睛红了。于是鞋匠向他说:“今天我要给你一块面包,但是我要挖掉你的右眼。”不幸的裁缝愿意保存他的生命,没有别的办法;他还睁着两只眼睛哭了一回,然后直躺着,让那铁石心肠的鞋匠,用一把快刀挖掉他的右眼。裁缝想到他从前在食物橱里偷了东西吃,他的母亲向他说的话:“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无可奈何的事,只得忍受。”他吃完了用大价钱买来的面包之后,他又起来走路,忘记了他的不幸,并且安慰自己说,我用一只眼睛,仍也可以看得见呢。但是到了第六天,饥饿又重新来到,差不多把他的心都吃光了。晚上,他又倒在一棵树旁边,第七天早晨,他非常疲倦,不能起来,死神已经坐在他背后了。于是鞋匠说:“我要做慈善事业,再给你一块面包;但是我不能让你白吃,我要挖掉你的左眼。”这时候,裁缝才认识到他的放浪生活,请求亲爱的上帝赦罪;他说:“你要怎样办,就怎样办吧,我要忍受无可奈何的事;但是你想一想,上帝不是随时都来裁判的,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你对我做了这种坏事,将来是要得报应的。我在得意的时候,把我的钱分给你用。我的手艺是一针赶一针的工作。如果我没有眼睛,不能生活,那我只有讨饭。如果我瞎了,你不能让我单独躺在这里,不然,我就应该饿死。”但是那无法无天的鞋匠,拿着刀子又把他的左眼挖掉了。以后鞋匠给他吃了一块面包,递了一根棍子给他,牵着他走。

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走出森林;森林外面的原野上有一个绞架。鞋匠引瞎子裁缝去,叫他躺下,就自己走了。裁缝因为疲倦、疼痛和饥饿,睡着了,并且睡了一整夜。天亮的时候,他醒了,但是不知道躺在哪里。绞架上挂着两个可怜的犯人,每个头上落着一只乌鸦。一个吊死鬼说:“兄弟,你醒了吗?”第二个吊死鬼回答说:“是的,我醒了。”第一个又说:“我告诉你,今天夜里从绞架上落下来的露水,谁拿来洗脸,瞎了的眼睛可以看得见。但愿瞎子们知道这件事!瞎子不相信,他是可以恢复视力的。”裁缝听到了这些话,拿着他的手巾,按到草上,手巾被露水润湿了,他用它洗他的眼窝。不久,那吊死鬼所说的话都应验了,一双明亮健康的眼睛填满了两个眼窝。没有多久,裁缝看见太阳在山后升起;他面前的平地上,就是伟大的京城,有高大的城门和成百的宝塔,塔尖上的金球和十字架,开始发光。他能够辨别树上的每片叶子,看见飞过去的鸟和在空中跳舞的蚊子。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缝针,穿线比以前更快,他的心喜得跳起来。他跪在地下,感谢上帝赐给他的恩惠,做早晨的祷告,他也没有忘记替那可怜的犯人祈祷,他们吊在那里,像钟里面的摆,风吹得他们互相撞击。然后他背上他的行李,不久就忘记了所遭遇的伤心事,一面唱歌吹哨,一面向前走。

他最先遇着的是一匹棕色小马;它在田里乱跳。他抓着它的鬃,要骑它到城里去。但是小马请求释放它。小马说:“我年纪还太轻,连你这样身子很轻的裁缝都要把我的背脊压断,让我跑吧,等我强壮的时候再来骑。或许我将来还有机会可以报答你的。”裁缝说:“去吧,我看你还是一个非常顽皮的孩子。”他用树枝在马背上打了一下,马喜得用后腿踢,跳过篱笆和壕沟,跑到田里去了。

小裁缝从昨天起就没有吃东西。他说:“虽然太阳充满我的眼睛,但是面包不充满我的嘴巴。我遇到了勉强可吃的东西,我一定要吃它。”这时,一只鹳在草地上十分庄重地走来。裁缝叫道:“停住!停住!”他就抓着它的腿说:“我不晓得你是不是可以吃,但是我饿得很,不许我有长时间的选择,我只得切下你的头来烤了吃。”鹳回答说:“不要这样,我是一只圣鸟,没有人害我,我要把伟大利益带给人类。你饶我的命吧,我将来要报答你的。”裁缝说:“长腿老哥,你去吧。”鹳就起飞,吊着两只长腿,慢慢飞走了。

裁缝自言自语地说:“怎么办呢?我饿得越发厉害了,我的胃越发空了。我在路上遇着的东西,都没有了。”这时候,他看见池上有几只小鸭子游来。他说:“你们来得真巧。”他抓着当中的一只小鸭子,要扭断它的脖子。一只老鸭子藏在芦苇里,开始大声叫喊,张着嘴巴游过来,恳求他饶了小鸭子。老鸭说:“你没有想到,如果一个人把你抓去,要打死你,你的母亲该是如何悲哀吗?”裁缝心肠很好,他说:“不要说了,给你留下小鸭子。”他就把捉住的小鸭子又放到水里。

他转身的时候,有一棵老树站在他面前,树干已经空了一半;他看见野蜂在那里飞出飞进。裁缝说:“我做了好事,在这里马上找着了报酬,蜜蜂会补养我。”但是蜂王出来,恐吓他说:“如果你挨着了我的人民,毁坏了我的窠,那我们的刺就同万根火一样,射到你的皮肤里。但是如果你让我们安居乐业,再走你的路,我们有机会一定要为你服务。”

小裁缝看到在这里也不能有什么希望。他说:“三只碗是空的,第四只碗里什么也没有,这是一顿很坏的饭食。”他拖着饿肚子到城里,那里正打十二点钟,客栈里已经替他烧好了饭,他可以马上坐到桌边去吃。他吃饱了说:“现在我要工作了。”他在城里到处找师傅,不久就有了很好的工作。因为他的手艺学得很好,所以没有多久,他就出了名,大家都要小裁缝替他们做新褂子。他的声名一天比一天大。他说:“我的本领不能再有进步了,虽然如此,还是一天比一天好。”最后,国王请他做宫中裁缝。

但是世界上的事有些凑巧。同日,他从前的同伴鞋匠,也做了宫中鞋匠。他看见裁缝,又有了两只健全的眼睛,他的良心很难过。鞋匠想:“在他向我报仇以前,我应该给他掘一个坑。”但是谁给别人掘坑,自己是要落进去的。晚上鞋匠下了工,天已经黄昏,他悄悄地到国王跟前说:“国王,裁缝是一个骄傲的人,他大言不惭;说能够把古时候失掉的金子王冠,再找出来。”国王说:“那我很喜欢。”国王叫裁缝第二天早晨到他面前来,吩咐他去找那个王冠,不然,他就永远离开京城。裁缝想:“哦,这是流氓说的话。如果这个暴戾的国王要我做人力做不到的事,那我不等到明天,今天马上就出城去。”他捆了行李,走出城门,很是难过,因为他得放弃他的幸福,离开那使他一切顺利的城市。他走到他跟鸭子结交的池边,恰巧那只老鸭,坐在岸旁,用嘴整理羽毛。因为他饶过了小鸭子的命,所以老鸭子马上认识他,问他为什么垂头丧气。裁缝回答说:“如果你听了我的遭遇,你一定不觉得奇怪了。”他就向老鸭子讲他的命运。老鸭子说:“如果没有别的,那我们可以想法子。那王冠掉到水里去了,在池塘的底上,我们马上就去拿来。这时候,你只要把你的手巾摊到岸边上。”老鸭子带着十二个小鸭子泅下去,五分钟之后它又上来,它的翅膀上放着王冠,十二个小鸭子在周围游着,把嘴壳放在下面,帮助抬它。它们游到岸旁,把王冠放在手巾上。你想不到那王冠是怎样美丽;太阳照在王冠上,灿烂发光,好像十万颗红宝石。裁缝把手巾的四角系在一块,拿给国王,国王非常高兴,把一根金链子套在裁缝的脖子上。

鞋匠看到这个诡计失败了,他又想到第二个。他到国王面前说:“国王,裁缝又骄傲起来,他说,他能够把整个王宫和里面所有的东西,能动的和不能动的,里面的和外面的,都用蜜蜡做个模型。”国王叫裁缝来,要他把整个王宫和里面所有的东西,能动的和不能动的,里面的和外面的,都用蜜蜡做个模型。如果他做不成功,或者墙上少了一个钉子,就叫他终身住在地下监狱里。裁缝想:“越来越讨厌了,没有人能忍受得住。”他把行李丢到背上走了。他来到那株空心树旁边坐下,垂头丧气。蜜蜂飞了出来,蜂王问,他的头这样歪着,是不是得了硬颈病。裁缝回答说:“啊,不是的,有别的事情压迫我。”他就讲国王向他要求的事情。蜜蜂们开始嗡嗡地叫,蜂王说:“你回家去吧,明天这时候再来,带一块大布来,一切就都好了。”于是他转身回去。蜜蜂朝王宫飞,从敞着的窗户进去,爬到每个角落里,极其详细地观察一切。然后它们飞回来,用蜜蜡做王宫的模型,非常迅速,眼看着长了起来。晚上,一切都完成了。裁缝第二天早晨来的时候,整个漂亮的建筑物已经站在那里,连墙上的一个钉,屋顶的一片瓦都不缺少,又细致,又洁白,又香又甜,和蜂蜜一样。裁缝很当心地用布包着它,送给国王,国王见了,真是说不出的惊讶,把它陈列在最大的大厅里,赏了裁缝一所大的石头房子。

但是鞋匠仍旧不放松;他第三次到国王那里说:“国王,裁缝听说宫院里没有喷水池,他夸口说,院子里要有水喷出来,和人一样高,和水晶一样亮。”于是国王喊裁缝来说:“如果明天我院子里没有像你说的喷水池,那么刽子手就要在那里把你的头砍掉。”可怜的裁缝没有想好久,就跑到城外,因为这一次对他的生命有关系,眼泪从脸上滚下来。他正在非常悲哀地走着,从前被他放了的那匹小马跑来;它已经长成一匹漂亮的棕色马了。马向他说:“现在是我报答你的恩惠的时候了。我已经晓得你缺少什么,但是我要马上帮助你,请你骑到我身上,我可以背得起两个像你这样的人了。”裁缝的勇气又来了,他一跳上马,马飞快进城,一直到宫院里。它在那里转了三圈,快得和闪电一样,转第三圈的时候,它倒下去。但是在眨眼间,轰地响了一声,很是怕人;院子中间的一块地,像一个球跳到空中,从王宫上面出去了,马上出来了一股喷泉,有骑在马上的人高,水清洁得像水晶,日光开始在上面跳舞。国王看见了,惊讶得站起来,在所有的人面前拥抱小裁缝。

但是幸运没有多久。国王有许多女孩,一个比一个美丽,但是没有儿子。那恶毒的鞋匠第四次到国王那里说:“国王,裁缝还是很骄傲。他现在夸口说,如果他高兴,他可以从空中给国王背一个儿子来。”国王叫人喊裁缝来,说:“如果你在九天之内,给我送一个儿子来,你就娶我的大女儿做妻子。”小裁缝想道:“虽然报酬大,人可以多出些力;但是樱桃吊得太高,如果我上去摘,下面的树枝一断,我就要跌下来。”他回家,盘腿坐在他的工作台子上,想想应该怎样办。最后他叫道:“这不行,我要走,我在这里不能安静生活。”他于是捆好行李,赶快出城。他来到草地上,看见了他的老朋友,鹳;它好像一个哲学家,在那里走上走下,有时候静立着,仔细观察着一个蛙,终于把它吞了下去。鹳走来问候他。它说:“我看见你背着背包,你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呢?”裁缝对它讲国王向他要求的事,他不能办到,并且悲叹他的不幸。鹳说:“你不要为了这件事情愁出白头发来,我要从患难中把你救出来。我早已送了些婴孩到城里,我也可以从井里拿一个小王子来。你回去,安静些。第九天你到王宫里,那时候我也要来的。”小裁缝回家去,后来在约定的时候到了王宫里。没有多久,鹳飞来敲窗户。裁缝给他开窗户,长腿老哥小心谨慎地提起长脚走进来,用庄严的步子在光滑的大理石上走;但是它嘴里含着个小孩,和天使一样美丽,他的小手向王后伸着。鹳把小孩放到王后怀里,她抱着吻他,喜欢得不知怎样才好。鹳在飞走以前,从肩上拿下它的旅行袋,递给王后。袋里有很多纸盒,装着各种颜色的甜豌豆,王后把豌豆分给小公主。但是最大的公主没有得着豌豆,却得到快乐的裁缝做丈夫。裁缝说:“我好像得了头彩一样。母亲说得很对,她常常说,谁信赖上帝,就有幸福,不会失败。”

鞋匠只得给小裁缝做结婚的跳舞鞋,然后国王就叫他永远离开京城。他沿着到森林的路走,来到绞架跟前。他心里愤怒,天气又热,十分疲倦,倒在地下。他闭着眼睛要睡,落在吊死鬼头上的两只乌鸦,大声叫喊地冲下来,啄去了他的两只眼睛。他疯了,跑到森林里去,一定在里面饿死了,因为没有人再看见他,也没有人听到他的消息。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