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喜尔得布兰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农夫和农妇。村子的神甫很喜欢那农妇,他很想跟她在一起快快乐乐地过一天。农妇也是一样。有一次,他对农妇说:“你听我说,亲爱的朋友,现在我想了一个法子,我们可以在一起愉快地过一天。到了星期三,你躺在床上,向你丈夫说,你病了;你号叫大哭,一直装病到星期天。我布道的时候,我要向大家说,谁家里有一个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一个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什么人,如果他到意大利格克里山去朝山进香,在那里用一个铜元买一斗桂树叶子,那么他的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是谁,马上就可以恢复健康。”

农妇说:“我一定照办。”星期三,农妇躺到床上,号叫大哭,她丈夫把他知道的药给她吃,但是都没有用。到了星期天,农妇说:“我非常难过,好像快要死了,我在死以前,我还有一个愿望,愿意听神甫今天的布道。”农夫回答说:“啊,我的孩子,你不要去,如果你起来,恐怕病得更要厉害。让我去听布道,我要用心听,回来把神甫讲的话告诉你。”农妇说:“好,你去吧,用心地听,回来把你听到的话讲给我听。”农夫去听讲;神甫开始布道,说,如果一个人家里有一个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是什么人,如果他到意大利格克里山去朝山进香,在那里用一个铜元买一斗桂树叶子,那么,他的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是谁,马上就可以恢复健康。谁要到那里去旅行,在做过弥撒之后,可以到他那里去,他要给他桂树叶袋和铜元。这时候没有人比农夫更快乐的了。弥撒之后,他马上到神甫那里去,神甫就给他桂树叶袋和铜元。然后他回家,到了门口就向里面喊:“啊,亲爱的妻子。你的病可以说已经好了。今天神甫讲道,说谁家里有一个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是什么人,如果到意大利格克里山去朝山进香,在那里用一个铜元买一斗桂树叶子,那么他的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是谁,马上就可以恢复健康。现在我已经在神甫那里领了桂树叶袋和铜元,要赶快旅行去,使你早日恢复健康。”于是他就去了。他一出门,农妇就从床上起来,神甫也赶快来了。但是我们现在不讲他们两个,只讲那个农夫。他在这时候,不住地向前走,想更快地赶到格克里山。他这样走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朋友,朋友是一个卖鸡蛋的,他刚从卖掉鸡蛋的市场上回来。他说:“赞美上帝,老弟,你走得这样快,到哪里去呀?”农夫回答说:“永远赞美上帝,老哥,我的妻子病了,我今天听见神甫讲道,说,如果一个人家里有一个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是什么人,他可以到意大利格克里山去朝山进香,在那里用一个铜元买一斗桂树叶子,那么,他的生病的孩子,生病的丈夫,生病的妻子,生病的父亲,生病的母亲,生病的姊妹兄弟,或者无论是谁,马上就可以恢复健康。我从神甫那里领了桂树叶袋和铜元,现在要旅行去。”那朋友向农夫说:“老弟,你听,你太简单了,竟相信这种事情吗?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神甫想跟你妻子很快乐地过一天,所以这样骗你,叫你走开。”农夫说:“我愿意知道这话对不对。”朋友道:“你听我说,你坐在我的鸡蛋筐子里面,我背你到家里去,你就可以亲自看见了。”于是他就照这意见办理。朋友把农夫放在他的蛋筐里,背到他家里去。他们到家的时候,家里很快乐。农妇把院子里的东西差不多都杀了,烤了甜饼子。神甫已经来了,带着他的提琴。朋友敲敲门,农妇问外面是谁。朋友说:“是我,嫂子,唉,今天夜里,让我在你这里过夜,因为我在市场上没有卖掉我的鸡蛋,现在我还得背到家里去,太重了,我背不动,天又黑了。”农妇说:“是的,大哥,你来得不巧。但是没有别的法子,你就进来坐在火炉旁边的凳上。”于是那朋友带着他的背筐,坐在火炉旁边的凳上。神甫和农妇都很快乐。最后神甫说:“你听,我亲爱的朋友,你唱得非常好,唱一首歌给我听吧!”农妇说:“啊,现在我不能唱了,我年轻的时候很会唱,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神甫又说:“唉,你唱罢,只唱一段。”于是农妇唱道:

“我把我的丈夫送走了,

送到意大利的格克里山去了。”

神甫接着唱道:

“但愿他在那里住一年,

我不问他要桂树叶袋。

赞美上帝!”

现在那朋友也在后面唱起来(我还得说,农夫叫喜尔得布兰),他唱道:

“唉,我亲爱的喜尔得布兰,

你在火炉旁边的凳上干什么事情呀?

赞美上帝!”

于是筐子里的农夫唱道:

“现在我不愿意听那些歌了,

现在我要从筐子里出来了。”

于是他从筐子里出来,拿棍子把神甫赶到房子外面去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