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巨人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农夫,他有一个儿子,儿子只有一个大拇指长,他也不长,过了几年还是那样大。有一次,农夫要到野外去耕田,小孩说:“爸爸,我要一起出去。”父亲说:“你也要一起出去吗?你还是在家里吧,你到那里去一点用也没有;或许我还会找不着你。”大拇指哭起来,为了叫他安静,父亲便把他藏到袋里。到了外面田里,父亲又把他拿出来,放到一条新耕的犁沟里。他坐在那里的时候,一个巨人走过山来。父亲要吓小孩,叫他不要闹,他说:“你看见那里的大妖怪吗?他要来捉你去。”巨人的腿很长,刚走几步,就到了沟边。他用两个手指小心地拿起那大拇指看,一句话不说,把他带走了。父亲站在旁边,吓得不敢做声,他以为他的孩子是丢掉了,永远看不见了。

巨人带他回去,喂他的奶,大拇指渐渐长得又高大,又强壮,像巨人一样。两年之后,巨人带他到森林里,要试试他的力气说:“你自己拔一根棍子起来用吧。”男孩已经很强壮,把一根小树连根从土里拔起来。巨人说:“力气还要大些才好。”巨人把他带回去,又喂了他两年奶。巨人再试验他的时候,他的力气比以前大得多,能够把一根老树从地下拔起来。巨人觉得还是不够;他又喂了他两年奶,然后把他带到森林里去说:“你拔一根大树起来吧。”少年哗啦一声把最粗的橡树从地下拔起来,好像只是一个玩意儿。巨人说:“现在够了,你已经学会了。”巨人就把他送回原来捉他去的田里。他的父亲正在耕田,年轻的巨人走到他跟前说:“爸爸,你看你的儿子变成了什么样子了。”父亲惊讶地说:“不,你不是我的儿子,我不要你,你走开吧。”“我自然是你的儿子,让我工作,我会和你一样耕田,而且还要好些。”“不,不,你不是我的儿子,你也不会耕田,你走开吧。”但是因为他怕巨人,他把犁放下,向后坐到田旁边。少年拿着犁,用手在上面压,压力很重,犁深深地陷到地下。农夫看不过,向他叫道:“如果你要耕田,就不该用这么大的力气压,这样是做不好的。”少年把马卸下,自己拉犁说:“爸爸,你回家去,叫母亲煮一大盆吃的东西;我要在这时候耕完这块田。”农夫回家,叫他的妻子预备饭食;少年一个人耕那两亩田,然后自己套在耙上,同时用两副耙,把所有的地都耙过了。他做完了的时候,走到森林里,拔了两根橡树,放到两个肩头上,前后各放上一副耙,再前后加上一匹马,他扛着这一切好像一捆麦草一样,到父母的家里去。他到院子里的时候,他的母亲不认得他,她问:“这个可怕的巨人是谁呀?”农夫说:“这是我们的儿子。”她说:“不,这绝对不是我们的儿子。我们没有这样的儿子,我们的儿子是一个小家伙。”她向他喊道:“走开吧,我们不要你。”少年不做声,把马牵到栏里,给它们燕麦和干草,做一切应该做的事。他做完了,到房间里坐到板凳上说:“妈妈,我想吃东西,饭快好了吗?”她说:“好了。”她端了两个很大很大装得满满的盆子进来,足够她和她的丈夫吃一个星期的。少年一个人把它吃完,并且问她还有什么东西吃没有。她说:“没有了,我们只有这些。”“我只是尝一尝,我还要得多呢。”母亲不敢违抗他,去拿了一只很大的煮猪食的锅来,装满食物,放到火上烧好之后端了进来。他说:“到底还来了几口。”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吃了,但是还没有吃饱。他说:“我看我在你这里吃不饱;如果你能够给我找一根很硬的、我在膝前折不断的铁棍来,我就到别处去。”农夫很高兴,把他的两匹马套到车子前,到铁匠铺里拿了一根要两匹马才能拖得走的又长又粗的棍子来。少年把铁棍放到膝前,哗啦一声,像折豆秸似的把它从中间折断了。父亲套了四匹马,去拿了一根要四匹马才能拖走的、又长又粗的棍子来。儿子也把这铁棍放到膝前折断了,把它甩开说:“爸爸,这根铁棍对我没有用,你应该多套些马,去拿一根结实些的棍子来。”于是父亲套上八匹马,去拿了一根要八匹马才能拖走的又长又粗的棍子来。儿子把棍子拿到手里,马上从上端折了一截下来,他说:“父亲,我看你不能够给我弄一根合用的棍子,我不要住在家里了。”

年轻的巨人走了,假装一个铁匠的伙计。他到一个村子里,那里有一个铁匠;他是个守财奴,从来没有给过一点东西给别人,一切都是独得。少年走到铁匠店里,问铁匠用不用伙计。铁匠说:“用的。”他一面看他,一面想道:“这是一个有气力的人,他可以好好打铁,挣他的饭吃。”铁匠问:“你要多少工钱呢?”他回答说:“我不要工钱,只是每隔半个月,别的伙计拿工钱的时候,我要打你三下,你得忍受。”守财奴十分满意,因为这样可以节省许多钱。第二天早晨,陌生伙计先去打铁;师傅把烧红的铁条拿来时,他只打了一下,铁就飞散了,铁砧陷到很深的地下,他们没有法子拿起来。守财奴生气说:“唉,什么话,我不能用你,你打得太粗暴了,你打这一下,要多少钱呢?”他说:“我什么都不要,只是要轻轻地打你一下。”他就提起脚,踢了铁匠一下,铁匠就飞到四车干草后面去了。然后他选了铁匠店里最粗的铁棍子,拿在手里当做拐杖走了。

他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农庄旁边,他问管事的,是不是需要一个工头。管事的说:“是的,要一个;你好像是个能干人,一定能做事;你一年要多少工钱呢?”他还是回答说,他不要工钱;但是他每年要打管事的三下,管事的应该忍受。管事的很满意,因为他也是一个守财奴。第二天早晨,工人们要套车到森林里去搬木头,别的工人已经起来了,但是他还躺在床上。有一个叫他道:“起来,时候到了,我们要去搬木头,你应该一起去。”他非常粗暴地说:“你们只管去,我还要在你们以前回来呢。”别的工人到管事的那里,说工头还睡在床上,不肯一起去搬木头。管事的叫他再去喊他一遍,并且叫他去套马。但是工头和以前一样说:“你们只管去,我还要在你们以前回来呢。”然后他又睡了两点钟才起来,先到顶楼上去拿了两满筐豌豆,煮成稀饭,慢慢地吃,一切搞好之后,他套马去搬木头。离森林不远有一个凹道,他应该从那里过去。他先把车子向前赶,然后叫马停住,他走到车子后面,拿了些树木和柴枝,在那里做了一个大栅栏,叫马不能走过。他走到森林旁边,别人正赶他们装满的车子出来,要回家去;他向他们说:“你们只管赶车去吧,我还要在你们以前回家呢。”他不到森林里面去,马上从地下拔起两根最大的树丢到车子上,转身就走。他走到大栅栏跟前,别人还站在那里,不能过去。他说:“你们看,如果你们同我一起走,你们可以一样快地回家,并且还可以睡一点钟。”他要赶车走,但是马不能过去,他就卸下马,把马放到车上,自己拉着车把,嘘的一声把一切都拖过去了,非常容易,好像车上装的是羽毛。他到了那边,向别人说:“你们看,我过来了,比你们快得多呢。”他朝前走了,别人还是站在那里。他在院子里拿了一棵树在手里,指给管事的说:“这不是整整六尺长的东西吗?”管事的向他的妻子说:“这个工人很好;他虽然睡了好久,但是他比别人先回来。”

他在管事的那里做了一年工,工人们都得到了他们的工钱;他说,这也是他拿工钱的时候了。但是管事的怕挨打,恳切地请求饶恕他,说:他宁愿自己当工头,叫他当管事的。他说:“不,我不要当管事的,我是工头,还要做工头;但是我要实践诺言。”管事的说,他要什么东西就把什么东西给他;但是没有用,工头却说:“不要。”管事的没有办法,请求延迟两星期,好让他想办法。工头答应了。管事的召集所有管账的,叫他们替他出个主意。管账的们想了很久,最后他们说,没有人在工头面前敢担保自己的生命,他打死一个人和打死一只蚊子一样。管事的应该请工头到井里去淘井;他到了井底,他们就把放在旁边的一块磨石滚下去,压到他头上,然后他才不能再见天日。管事的同意了这个计策,工头也愿意到井里去。他站在井底的时候,他们把最大的磨石推下去,以为把他的头打碎了;但是他喊道:“你们把井边的鸡赶开,它们在上面扒沙,落了些沙子在我的眼睛里,我不能够看东西。”管事的叫道:“胡矢!胡矢!”好像在赶鸡。工头把工作做完了,上来说:“你们看看,我戴着一根好颈巾。”那就是围在他脖子上的磨石。现在工头又要他的工钱,管事的又请求两星期的考虑时间。管账的们商量了一个计策:请管事的叫工头夜里到有鬼的磨坊里去磨麦子,因为到里面的人没有活到第二天早晨出来的。管事的同意这个建议,他在当天晚上喊工头来,叫他用车运八个人能扛的麦子到磨坊里去,在夜里磨,因为他们要面粉用。工头就到顶楼上去,装了两个人能扛的麦子到右边口袋里,两个人能扛的麦子到左边口袋里,放了四个人能扛的麦子在褡裢里,一半背在背上,一半吊在胸前,到着了魔的磨坊里去。磨坊老板对工头说,白天里他可以在里面磨麦子,但是夜里不行,因为磨坊里有鬼,谁进去了,第二天早晨就只有死在里面。他说:“我一定有办法,你去睡觉吧。”他就到磨坊里去,把麦子倒在磨上。快到十一点钟的时候,他到磨坊老板房间里,坐在板凳上。他在那里坐了一会儿,门忽然打开了,来了一张很大很大的桌子,上面有葡萄酒、烤肉和许多好吃的东西,没有人端它们,一切都是自己来的。接着椅子来了,但是没有人来。他忽然看见手指在使用刀叉,放食物到盘子上;但是除此以外,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因为他饿了,又看见了食物,就坐在桌边一起吃,仔细地尝味。他吃饱了,别人把碗里东西吃完之后,他清楚地听到所有的灯都被吹熄了。那时,完全漆黑了,他被人打了一记耳光。他说:“如果你再打的话,我也想回打。”他第二次又被打耳光的时候,他就马上打过去。这样闹了一整夜,他不但没有白挨打,而且加倍奉还,不断地向周围乱打。天亮的时候,一切都停止了。磨坊老板起来之后就去瞧他,看见他还活着,很是惊讶。他说:“我饱饱地吃了一顿,挨了耳光,但是我也打了一些耳光。”磨坊老板很欢喜,说他救了这个磨坊,愿意给他很多钱作报酬。他说:“我不要钱,我有的是钱。”他把面粉背回家,向管事的说,他把事办好了,现在要他讲好的工钱。管事的听了这话,更加害怕;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办,在房里走上走下,汗珠从额角上滚下来。他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他没有料到,工头踢了他一脚,他从窗户里飞到空中,飞得很远,一直到人看不见他的地方。工头对管事的妻子说:“如果他不回来,你就应该挨第二脚。”她叫道:“不,不,我受不住。”以后她打开另外一扇窗户;因为汗珠从她的额角上流下来。他踢了她一脚,她也同样飞出去,因为她轻些!比她的丈夫还飞得高。丈夫叫道:“你到我这里来。”但是妻子叫道:“你到我这里来,我不能到你那里去。”于是他们在空中飞来飞去,没有一个能到另外一个跟前,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在那里飞,我不知道;但是年轻的巨人拿了他的铁棍走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