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鹅姑娘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老王后,她的丈夫已经死了多年,她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女儿长大了,许给一个远地的王子。到了他们结婚的时候,女孩应该起程到外国去,老王后给她收拾了很多的贵重的家具和装饰品,金子和银子,杯子和珍宝;总而言之,王家嫁妆中应有的宝贝,无不应有尽有,因为老王后非常爱她的女儿。老王后又给了女儿一个侍女,叫她一起骑马,把新娘送到新郎手里。每人骑着一匹马旅行,公主的一匹马叫法拉达,能够说话。分别的时候,老王后到女儿卧房里,拿了一把小刀,割自己的指头,割得流血;老王后拿了一块小白布在下面接着,滴下三滴血,交给女儿说:“亲爱的孩子,好生把它保存着,你在路上用得着它的。”

于是母女两个伤心地告别了;公主把那块小布放在她的胸前,骑到马上,到新郎那里去。他们走了一点钟,她热得口渴,向侍女说:“你下去,用你给我带着的杯子,从小河里舀水,我想喝一点。”侍女说:“如果你口渴,就自己下去到水边去喝;我不高兴做你的丫头。”公主因为渴得厉害,只得到小河旁边,伏在水上喝,不敢用那个金杯子。她说:“啊,上帝!”三滴血回答说:“如果你的母亲知道了,她的心一定很痛苦。”但是公主很柔顺,不说什么话,又跨上马。她们向前走了几里,天气温暖,太阳晒着;她不久又渴起来。她们来到一条河边,她又叫她的侍女说:“下去,用金杯子舀水给我喝。”她早已忘记那丫头说的一切丑话了。侍女更傲慢地说:“如果你要喝,你就一个人去喝;我不高兴做你的丫头。”公主因为渴得厉害,下了马,伏在河上面哭着说:“啊,上帝!”三滴血又回答说:“如果你母亲知道了,她的心一定很痛苦。”她身体伏在河上喝水的时候,有三滴血的那块小布从胸前落下,随着水流走了;她因为非常害怕,没有觉得。但是侍女看见了很欢喜,因为她得到了控制新娘的权力,新娘失掉了这三滴血,就懦弱无力了。新娘又要跨上她那匹叫法拉达的马,侍女说:“我应该骑在法拉达上,你应该骑在我的劣马上!”公主只得忍受。后来侍女又用生硬的话,叫公主脱下漂亮的衣服,穿上她的丑衣服。最后公主还要在露天下宣誓,在王宫里不得向任何人讲这件事;如果公主不宣誓,她马上就要把公主杀掉。法拉达看到了这一切,知道得清清楚楚。

于是侍女骑到法拉达身上,真新娘骑到劣马上;她们朝前走,最后到了王宫里。她们来了,大家都很欢喜,王子向她们跑来,把侍女从马上扶下,以为她是他的夫人。她被引上楼梯,真公主留在下面。老王在窗户里观望,看见她站在院子中间,非常文雅、温柔、美丽,马上就到王子房间里,问新娘带来的站在下面的姑娘是谁。“那是我带在路上做伴的丫头;请你给她点事情做,免得她站在那里闲着。”但是老王没有工作给她,只是说:“我有一个少年在放鹅,她可以去帮助他。”那少年叫小昆尔特,真新娘就去帮他放鹅。

但是不久假新娘向王子说:“亲爱的丈夫,我请你做一件使我高兴的事。”他回答说:“我很愿意做。”“请你叫一个杀马的人来,把我骑来的那匹马杀掉,因为它在半路上叫我生气。”原来她怕马说她对待公主的情形。于是那忠实的法拉达就要被杀死了;这消息传到真公主的耳朵里;她暗地里许了杀马的人一笔钱,托他给她做点事。城里有一个又大又黑的城门,她每天晚上和早晨都要赶鹅从这门洞经过,她叫他把法拉达的头钉到黑门下面,让她能够常常看见它。杀马的小伙子答应照办,砍下马头,紧钉在黑暗的城门下面。

大清早,她同小昆尔特赶鹅从城门出去,她走过的时候说:

“哦,法拉达,你挂在这里。”

那马头回答说:

“哦,年轻的王后,你在这里走。

如果你的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一定很痛苦。”

她不做声,走到城外;他们把鹅赶到田里去。她到草地上,坐下来打开她的头发;头发是纯金的,小昆尔特看见了,欢喜她的头发发光,要拔下几根来。于是她说:

“小风,吹呀,吹呀,

吹掉小昆尔特的帽子,

让他去追它,

一直等我编好、梳光,

再戴上帽子为止。”

于是来了一阵很大的风,把小昆尔特的帽子吹过所有的田地,他只得去追它。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梳戴完毕,他弄不到头发了。小昆尔特生气了,不同她说话;他们放鹅,直到晚上才回家。

第二天早晨,他们从黑暗的城门下面赶鹅出去的时候,少女说:

“哦,法拉达,你挂在这里。”

法拉达回答说:

“哦,年轻的王后,你在这里走,

如果你的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一定很痛苦。”

她在野外又坐到草地上,开始梳她的头发,小昆尔特跑来抓她的头发;她赶快说:

“小风,吹呀,吹呀,

吹掉小昆尔特的帽子,

让他去追它,

一直到我编好、梳光,

再戴上帽子为止。”

于是风吹起来,把他头上的帽子吹得很远,小昆尔特只得去追它;他回来的时候,她的头发早已梳整齐了,他一根也捉不住。他们放鹅,直到晚上。

晚上,他们回家之后,小昆尔特到老王面前说:“我不要再同那女孩放鹅了。”老王说:“为什么?”“唉,她气了我一整天。”于是老王叫他讲他和她的情形。小昆尔特说:“每天早晨,我们赶着鹅群在黑暗的城门下面走过的时候,墙上有个劣马的头,她向它说:

‘哦,法拉达,你挂在这里。’

马头回答说:

‘哦,年轻的王后,你在这里走,

如果你的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一定很痛苦。’”

接着,小昆尔特讲放鹅场上的事,和他在风中追帽子的情形。

老王叫他第二天还是去放鹅。到了早晨,老王自己坐在黑暗的城门后面,听她怎样同法拉达的头讲话;然后他也跟着他们到野外去,躲在草地上一个丛林里。不久,他在那里亲眼看见,放鹅姑娘和放鹅少年怎样赶鹅;过了一会儿,她坐下,打开头发,头发灿烂发光。她马上说:

“小风,吹呀,吹呀,

吹掉小昆尔特的帽子,

让他去追它,

一直到我编好、梳光,

再戴上帽子为止。”

于是来了一阵风,把小昆尔特的帽子吹掉了,他跑得很远,姑娘梳头;从容编她的发辫。老王看到了这一切,然后他静悄悄地走回去。晚上放鹅丫头回家来,老王喊她到旁边,问她为什么做这些事。“我不敢告诉你,而且也不敢对任何人诉说我的痛苦,因为我在露天下赌过咒,不然的话,我就要牺牲我的性命。”老王逼得她不得安宁,但是他不能叫她说出什么话来。老王说:“如果你不肯向我说什么话,你就向这只铁炉诉说你的痛苦吧。”老王走开了。丫头爬到铁炉里面,开始号啕大哭,把她心里的话都讲出来,她说:“所有的人都舍弃了我,我本来是一个公主,一个很坏的侍女强迫我,叫我脱下我的好衣服,她在我新郎家里夺了我的地位,叫我当放鹅姑娘,做下贱事。如果我母亲知道了,她的心一定很痛苦。”老王站在外面火炉烟筒旁边听到了她的话。他又走进来,叫她从火炉里出来。给她换上了漂亮的衣服,真是稀有的美人。老王喊他的儿子,告诉他说,他的新娘是假的,她只是一个侍女,真新娘站在这里;她做过放鹅姑娘。少年国王看见她的美丽和德行,心里十分欢喜,于是举行一个盛大宴会,把王宫所有的人和好朋友都请了来。新郎坐在上面,公主坐在这一边,侍女坐在那一边,但是侍女的眼睛花了,认不出打扮得漂亮的那个人了。他们吃饭、喝酒,大家都非常高兴。老王出了一个谜语给侍女猜,说一个女人如此这般地欺骗王子,应该受怎样的处分,于是把全部经过都讲出来,问她应该受怎样的判决。假新娘说:“她应该脱得赤身露体,放到一只里面钉着尖钉的桶里,前面套上两匹马,从这条街拖到那条街,把她拖死为止。”老王说:“那就是你,你说了你自己的判决,应该照那样来办你。”这个判决实行了,少年国王同他的真新娘结婚,两人在和平幸福中,治理他们的国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