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兄弟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两兄弟,哥哥有钱,弟弟很穷。有钱的哥哥是个金匠,心地很坏。贫穷的弟弟靠编扫帚过日子,心地善良正直。贫穷的弟弟有两个男孩子,是双胞胎,非常相像,正如这滴水和那滴水一样。两个孩子时常到那有钱的伯伯家里去,有时得到一些剩余的东西吃吃。有一次,穷弟弟到树林里去拣柴,看见一只鸟,全身是金的;这样美丽的鸟,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拾了一块小石头,向它扔去,恰巧打中了它,但是只落下了一根金羽毛,鸟却飞走了。穷弟弟拿了这根羽毛,带去给他的哥哥,哥哥仔细看了一看,说:“这完全是金的。”他给了弟弟许多钱买下了。第二天,穷弟弟爬上一棵桦树,想砍几根树枝,昨天那只鸟从树上飞出来了。他找到鸟窝,看见里面有一个蛋,是金的。他拿了那个蛋回家,去给他哥哥;哥哥又说:“这完全是金的。”他又按照它的价钱买下了。最后金匠说:“我想得到那只鸟。”穷弟弟第三次到树林里,看见那鸟又歇在那棵树上;他拾了一块石头,把它打下来,带去给他哥哥,哥哥给了他一大笔钱。弟弟想:“现在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了。”于是心满意足地回家。

金匠很狡猾,他晓得那是什么鸟。他对他的妻子说:“给我烤这只金鸟,当心不要丢掉什么;我要一个人把它吃掉。”那只鸟不是平常的鸟,而是一只神奇的鸟;谁吃了它的心和肝,每天在他的枕头下面就会发现一块金子。他的妻子把鸟准备好了,就穿到一根铁叉上去烤。鸟在火旁烤着,那妻子因为有事,离开了厨房。这时候,穷弟弟的两个孩子跑了进来,站到铁叉前面,把它转了几次。恰巧那时有两小块肉从鸟身上落到锅子里,一个孩子说:“我很饿了,这两块肉让我们吃掉吧,一定没有人发觉的。”于是他们把两小块肉吃掉了;可是金匠的妻子来了,看见他们在吃东西,说:“你们在吃什么?”他们回答说:“从鸟身上落下来的两小块肉。”妻子吓了一跳说:“那是心和肝啊。”她为了不使丈夫失望和生气,赶快杀了一只小公鸡,取出心和肝,放到金鸟的肚子里。等鸟烤熟了,就端去给金匠;金匠一个人把它吃了,一点都没有剩下。但是第二天早晨,他向枕头下面摸,希望拿出金块来,可是同平常一样,并没有金子。

两个孩子并不知道他们已经交了好运。第二天早晨,他们起身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叮叮当当地响。他们捡起来一看,是两块金子。他们把金子拿去给父亲,父亲惊讶地说:“这是哪里来的呢?”下一天早晨,他们又找到了两块,而且每天是这样。父亲到他哥哥那里,向他讲这奇怪的故事。金匠马上明白了是孩子们偷吃了金鸟的心和肝;他很会妒忌,很无情;他要报复。于是向弟弟说:“你的孩子们和魔鬼有勾结,你不要拿那些金子,不要让他们再在你家里住下去,因为魔鬼有制伏你的权力,它还要毁灭你呢。”那父亲很怕魔鬼,但是也只好把双生子带到森林里,忍痛遗弃了他们。

两个孩子在森林里跑来跑去,找路回家,但是找不着,而且越走越迷路了。最后他们遇到一个猎人;猎人问他们:“孩子们,你们是哪家的?”孩子们回答说:“我们是编扫帚的穷人的儿子。”他们又告诉他说:“父亲不要我们留在家里,因为每天早晨我们在枕头下面找到一块金子。”猎人说:“那倒不是什么坏事,只要你们保持正直,不懒惰。”猎人是个好人,没有孩子,很喜欢这两个孩子,就带他们到家里说:“我要做你们的父亲,把你们养大。”他们向他学习打猎;他们每天起身时得到的金子,猎人代他们保存着,预备他们将来需要的时候用。

他们长大了。有一天,养父带他们到森林里去说:“今天你们应该试射,我要承认你们毕业了,就让你们做正式的猎人。”他们一同到隐蔽的地方等了好久,可是没有野兽来到。猎人抬头一望,看见一群雁排成三角形飞过,他就向两兄弟中的一个说:“请你从每一个角上射一只雁下来。”这孩子照办了,完成了他的试射。隔了一会儿,又飞来一群雁,排成“二”字形,猎人叫另外一个孩子对准每一个角射下一只来,这孩子的试射也完成了。于是养父说:“我正式宣布你们毕业;你们是熟练的猎人了。”后来两兄弟一齐到森林里去商量好一件什么事情。晚上他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向养父说:“除非你答应我们的请求,我们不愿意碰一下食物,不愿吃一口。”养父说:“你们有什么请求呢?”他们回答说:“现在我们学成功了,我们应该到外面去试试自己的能力,请允许我们出去旅行吧。”老人高兴地说:“你们是忠实、勇敢的猎人,你们所要求的正是我所希望的;去吧,祝你们顺利。”于是两个孩子很高兴,才一起吃喝。

到了预定的日子,养父送给他们每人一支好枪和一条狗,他代他们保存的金子,也叫他们尽自己的需要取去。然后他送了他们一段路;在分别的时候,他还给了每人一把雪亮的刀子说:“如果你们两人要分别的话,就把这刀子插在十字路口的树上,你们当中的一个回到那里,看了刀子就可以知道另外一个兄弟的情况了。如果那个兄弟已经死了,刀子上朝着他走的方向的那一面,就要生锈;如果他还活着,刀子永远是雪亮的。”两兄弟一直朝前走,来到一个非常大的森林里;他们走了一天,还走不出来。他们在那里面过夜,把猎袋里装的东西拿出来吃了。第二天,他们又走了一天,也没有走出来。他们没有东西吃了,其中一个人说:“我们应该打点东西吃,否则我们要挨饿了。”他把枪装上子弹,向四周探望,一只老兔子跑来了,他端起枪瞄准,但是兔子喊道: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着吧,

我要给你两只小兔子。”

兔子说完,马上跳到丛林里面,带了两只小兔子出来;小兔子玩得很高兴,样子非常可爱,猎人不忍杀死它们。于是两只小兔子跟着他们走。不久,一只狐狸悄悄地走过,他们要射死它,但是狐狸喊道: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着吧,

我也要送给你两只小狐狸。”

狐狸去带了两只小狐狸来,两个猎人也不愿意杀死它们,叫它们给小兔子做同伴,于是它们跟着猎人走。不久,一只狼从草丛里走出来,猎人对它瞄准,但是狼喊道: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着吧,

我也要送给你两只小狼。”

猎人让两只小狼和其他四只小动物一起跟着他们走。不久,来了只熊,它不愿意死,还想多跑一些时候,喊道: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着吧,

我也要送给你两只小熊。”

两只小熊也被放到其他六只小动物旁边,它们现在已经有八只了。最后还有谁来呢?一只狮子走了来,摇着它颈上的毛,猎人们并不害怕,向它瞄准;但是狮子同样地说: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着吧,

我也要送给你两只小狮子。”

它去带了两只小狮子来,于是猎人有了两只狮子,两只熊,两只狼,两只狐狸和两只兔子,它们跟着猎人,并且为他们服务。这时候,猎人越来越饿,就对小狐狸说:“听着,你们这些小滑头,你们很聪明,很狡猾,去弄点东西给我们吃吧。”它们回答说:“离开这里不远,有一座村庄,我们已经到那里去捉过许多鸡;我们要指引你们到那里去。”猎人走到村庄里,买了一些东西吃,还买了一些饲料给他们的动物吃,然后继续向前走去。狐狸很熟悉这地方,知道哪里是养鸡场,因此它们指引猎人们走。

猎人到处走了一些时候,但是找不着一件可以两人合作的工作,他们说:“没有法子,我们只好分开了。”他们把那些动物平分,每人得到一只狮子、一只熊、一只狼、一只狐狸和一只兔子。然后他们分别,约定兄弟的情谊至死不变,他们把养父给他们的刀子,插在一棵树上,然后一个向东走,一个向西走。

弟弟带着他的野兽来到一个城里;那里到处挂着黑纱。他走到一个旅馆里,问老板,可以不可以安顿他的野兽。老板把一个牲畜棚让给他。那棚里墙上有个洞,兔子从洞里出去,拿了一棵卷心菜,狐狸也出去捉了一只母鸡,吃完以后,又去捉了一只公鸡;但是狼、熊和狮子,因为身体太大了,不能钻出去。于是老板带它们到草地上,那里躺着一头母牛,他让它们吃个饱。猎人把他的野兽照顾好之后,才问老板,为什么城里挂着黑纱。老板说:“因为我们国王的独养女儿明天要死了。”猎人问:“她病得厉害,所以要死吗?”老板回答说:“不,她很活泼健康,但她非死不可。”猎人问:“这是什么道理?”“在城外有一座高山,山上住着一条龙,它每年要吃一个贞洁的处女,否者它要把全国都毁坏。所有的少女都送去了,只剩下公主,但是没有办法,非把她交给龙不可;明天就要送去了。”猎人说:“为什么不把龙打死呢?”老板回答说:“啊,许多勇士都去试过,但是都牺牲了他们的生命;国王曾经答应,谁战胜了那条龙,他就把女儿嫁给他,自己死后还让他继承王位。”

猎人听了不再说什么。第二天早晨,他带着他的野兽,一起到龙山上去。山上面有一所小教堂,祭台上放着三个装满酒的杯子,杯上有字:“谁喝干这些杯子,谁就成为世界上最有力气的人,而且还可以使用埋在门槛前面的宝剑。”猎人没有喝酒,先出去找地下的剑,但是搬不动。于是他又进去,喝完了酒;这样一来,他的力气就大了,他能够把宝剑提起来,挥舞着一点不费力。到了把公主送给龙的时候,国王、元帅和朝臣都陪了她进去。她老远看见猎人在龙山上,以为是龙站在那里等她,不肯上去;但是她如果不上去,整个城市就要被毁灭了,因此她不得不走上那条死路。国王和朝臣十分悲伤,只好回家去,只叫元帅站在那里,从远处观看山上的情形。

公主到了龙山上,看见站在那里的不是龙,却是个年轻的猎人。他安慰她,说要救她,把她带到教堂里,锁在里面。不久,一条七头怪龙咆哮着跑来。它看见猎人,惊讶地说:“你在这山上做什么?”猎人回答说:“我要同你作战。”龙说:“许多勇士在这里都丢了性命,我也要叫你完蛋。”龙的七个喉咙就吐出火来;火烧着干草,想叫猎人在红火和烟雾里面闷死。但是那些野兽跑来,把火踏熄。于是龙向猎人扑来,猎人呼呼地挥舞着他的宝剑,砍下龙的三个头。龙更加愤怒,升到空中,向猎人身上吐出火焰,朝他冲下来。但是猎人在挥舞着剑,又砍掉龙的三个头。那怪物疲乏得要倒下地来,可是还要向猎人扑去;但是猎人用他最后的气力,砍下了龙的尾巴。猎人累得不能作战了,就喊他的野兽来,把龙撕成很多块。战斗结束了,猎人打开教堂,看见公主躺在地上。在人和龙搏斗的时候,她恐怖得昏过去了。他把她背出来。她恢复了知觉,睁开眼睛,他把撕碎了的龙指给她看,告诉她,她已经得救了。她很高兴,说:“你要做我亲爱的丈夫了,因为我的父亲曾经答应,把我嫁给杀死那条龙的人。”她解下她的珊瑚项链,把珊瑚赏给猎人的野兽,狮子得到了项链上的小金锁。她又把绣有她的名字的手帕送给猎人;猎人割下了龙的七个舌头,包手帕里,好好地保存着。

猎人因为受了火烤,又跟龙斗了好久,弄得非常疲倦,便对公主说:“我们两人这样疲倦,该睡一会儿了。”她说很好,他们便躺在地上。猎人向狮子说:“你应该保卫我们,免得有敌人在我们睡觉的时候来袭击。”于是他俩睡着了。狮子躺在他们旁边保卫着,但是它也因为战斗了一场,很疲倦了,便喊熊说:“我要睡一下,请你躺在我旁边;如果有什么东西来,你就喊醒我。”熊就躺在狮子旁边;但是熊也疲倦了,它喊狼说:“我要睡一下,请你躺在我旁边;如果有什么东西来,就喊醒我。”狼躺在熊旁边,但是它也疲倦了,喊狐狸说:“我要睡一下,请你躺在我旁边;如果有什么东西来,就喊醒我。”狐狸躺在狼旁边,但是狐狸也疲倦了,喊兔子说:“我要睡一下,请你躺在我旁边;如果有什么东西来,就喊醒我。”兔子坐在它旁边,但是可怜的兔子也疲倦了,它喊不到人来保卫,只好自己睡着了。现在,公主、猎人、狮子、熊、狼、狐狸和兔子都睡着了,而且都睡得很熟。

站在远处观望的元帅,看见龙没有带了公主飞走,山上一切都渐渐安静了,他就鼓起勇气,走上山去。他看见龙被撕成碎块,摊在地上,在离它不远的地方,公主、猎人和他的野兽都躺在那里,睡得很熟。元帅是一个坏人,他拔出剑,砍下猎人的头,抓着公主的膀子,背了她下山。她醒过来,大吃一惊,但是元帅说:“你现在在我手里,你必须说,龙是我打死的。”她回答说:“我不能这样做,龙是一个猎人同他的野兽杀死的。”他拔出剑来,威胁她说,如果不听他的话,就要杀死她。他这样威胁她,她只好允许。后来他送她到国王面前,国王原以为他心爱的孩子,已经被怪物撕碎了,现在看着她生还,喜欢得不知怎样才好。元帅对他说:“我把龙打死了,救了公主和整个国家,因此我要求你实践诺言,把她嫁给我。”国王问公主:“他说的是实话吗?”她回答说:“啊呀,大概是真的。但是我请求你,让我们在一年后再结婚。”她想,在这个时间里,她可以得到她亲爱的猎人的消息。

这时候,龙山上的那些野兽还躺在它们死了的主人身边,还在睡觉。后来有一只大土蜂,停在兔子的鼻上,兔子用爪子赶掉它,又继续睡觉。土蜂又来第二次,兔子又赶掉了它,土蜂又第三次刺了刺兔子的鼻子,兔子才醒了。兔子一醒就喊醒狐狸,狐狸喊醒狼,狼喊醒熊,熊喊醒狮子。狮子醒了,发现公主不见了,它的主人死了,它就发出可怕的咆哮,叫道:“这是谁做的?熊,你为什么不喊醒我?”熊问狼:“你为什么不喊醒我?”狼问狐狸:“你为什么不喊醒我?”狐狸问兔子:“你为什么不喊醒我?”只有可怜的兔子不知道怎样回答;于是罪过就归在它身上了。它们要从严处理它,但是兔子请求说:“你们不要杀我,我要把我的主人救活。我知道一座山,山上有一种回生的药草,谁把它含在嘴里,就可以治好一切疾病和一切伤口。可是那座山离开这里有两百小时远的路程。”狮子说:“你应该在二十四小时内跑个来回,把药草拿来。”于是兔子跳着去了;二十四小时后,它带着药草回来了。狮子把猎人的头安上,兔子把药草喂到主人嘴里,不久一切器官都连接好了,心脏也跳动了,猎人的生命又恢复了。猎人醒来,发现公主不在,大吃一惊,心想:“她大约在我睡熟的时候走了,不要我了。”狮子在急忙中把主人的头安反了,但是因为他想着公主,很悲哀,所以没有发现,直到中午他要吃东西的时候,低头看见了自己的背脊,才觉得奇怪。他不明白,就问那些野兽,他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狮子告诉他,它们因为疲倦都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见他死了,头被砍下来;兔子去弄来回生的药草,但它在急急忙忙中把头安反了;不过它要改正自己的错误。于是它又把猎人的头拉下来,转过来放好,再用回生药草把他治好。

猎人心里很悲哀;他到处旅行,叫他的野兽跳舞给人看。恰巧过了一年,他又到了他从龙手里救出公主的那个城市,这一次全城都挂着大红布。他问旅馆老板:“一年前全城挂着黑纱,今天挂着大红布,这是什么道理呢?”老板回答说:“一年前,国王的女儿要交给龙,但是元帅同龙作战,把它打死了。明天元帅和公主就要举行结婚礼。当时城中挂黑纱志哀,今天挂着大红布志喜。”

第二天,是结婚的日子,猎人在中午向老板说:“老板,我今天要在你这里吃国王桌子上的面包,你相信吗?”老板说:“好,我愿意和你赌一百块金元;你拿不到面包倒是真的。”猎人同意打这个赌,就在老板的一百块金元旁边放了一袋数目相等的金元。然后他叫兔子来说:“亲爱的赛跑家,去给我拿一些国王吃的面包来。”兔子是最小的角色,不能把这件事再委托别人,只得亲自去。它想:“如果我独自一个在路上跳过,屠夫的狗将会来追我的。”事情正如它所想的一样,狗在它后面追,要抓它那张好皮。但是它跳开去了——你没有看见吗?——逃到兵士站岗的岗亭里去。兵士没有看见它,狗跑来,要把它抓出去,但是兵士不知道是什么事,用枪把狗乱打,狗号叫着跑了。兔子看见外面没有危险,便跳进宫里,一直到公主那里,坐在她椅子下面,抓她的脚。她说:“你走开吧!”她以为是她的狗。兔子又抓第二次,她又说:“你走开吧!”她还以为是她的狗。但是兔子不灰心又抓第三次。她朝下看,看见了它的项链,就认出是那只兔子。于是她把它抱到房间里说:“亲爱的兔子,你要什么呢?”兔子回答说:“我的主人,那个杀死龙的人,现在在这里,他派我来讨国王吃的一个面包。”她满心欢喜,派人喊面包师傅,拿一个国王吃的面包来。小兔说:“但是面包师傅必须替我把面包送去,免得屠夫的狗来害我。”面包师傅替它把面包送到旅馆门口,兔子把后腿踏在地上,用前爪捧着面包,拿给它的主人。猎人说:“老板,你看,那一百块金元是我的了。”老板很惊奇,但是猎人又说:“老板,面包我有了,我还想吃国王的红烧肉。”老板说:“我愿意看看。”但是他不敢再打赌了。猎人喊狐狸来说:“我的小狐狸,你去给我拿些国王吃的红烧肉来。”狐狸比较狡猾,挨着墙壁走去,穿过小巷,没有遇到狗。它坐在公主的椅子下面,抓她的脚。她朝下看,看见了它的项链,就认出了那只狐狸,带她到她的房间里,说:“亲爱的狐狸,你要什么东西?”狐狸回答说:“我的主人,那个杀死龙的人,现在在这里,他派我来讨一碗国王吃的红烧肉。”她叫御厨师来,烧一碗红烧肉,要像国王吃的一样,然后给狐狸送到旅馆门口。狐狸接着碗,先用尾巴赶掉落在红烧肉上面的苍蝇,然后拿给它的主人。猎人说:“老板,你看,面包和肉都来了,我还要一样国王吃的蔬菜。”他喊狼来,对它说:“亲爱的狼,去给我拿一样国王吃的蔬菜来。”狼不怕任何人,它一直走到王宫里,跑到公主房间的客厅里。它在后面扯她的衣服。她向四周打量一下,看到它的项链,认出了狼,把它带到房间里说:“亲爱的狼,你要什么东西?”狼回答说:“我的主人,就是那个杀死龙的人,他现在在这里,叫我讨一份国王吃的蔬菜。”她叫御厨师来,预备一碗蔬菜,像国王吃的一样,再给狼端到旅馆门口。狼接着碗,拿去给主人。猎人说:“老板,你看,现在我有了面包、肉和蔬菜,但是我还要国王吃的糖果。”他喊熊来说:“亲爱的熊,你是爱吃甜东西的,去给我拿些国王吃的糖果来。”熊向王宫走去,个个人都给它让路;它走到王宫门口哨兵跟前的时候,哨兵端起枪来不让它进去。但是熊站了起来,用脚掌在哨兵们的左颊和右颊上打了几个耳光,所有的哨兵都倒了,然后它一直走到公主那里,站到她后面,轻轻叫了一声。她朝后看,认出了那只熊,叫它一起到房间里说:“亲爱的熊,你要什么东西?”熊回答说:“我的主人,那个杀死龙的人,现在在这里,叫我讨一份国王吃的糖果。”她叫做糖果的人,做一份糖果,就像国王吃的一样,并且替熊端到旅馆门前。熊在那里先把滚下来的糖舐着吃了,然后站起来,端着碗,送去给主人。猎人说:“老板,你看,现在我有了面包、红烧肉、蔬菜和糖果;但是我还要喝国王喝的酒。”他于是叫狮子来说:“亲爱的狮子,你是喜欢喝一杯的,去给我拿国王喝的酒来。”于是狮子大摇大摆走过街上,人们看见了它都逃跑了。它来到王宫门口,走到哨兵面前,他们要拦住它,但是它只吼叫一声,他们都跑开了。狮子走到公主的房间门口,用尾巴敲门。公主出来,看见了狮子,几乎吓了一跳,但是她看到它项链上的金锁,认出了狮子,叫它一起到房间里说:“亲爱的狮子,你要什么东西?”狮子回答说:“我的主人,那个杀死龙的人,现在在这里,他叫我来讨国王喝的酒。”她叫司酒员来,叫他拿些国王喝的酒给狮子。狮子说:“我要一同去看看,我要拿真正的好酒。”于是它同司酒员下地窖去。他们到了下面,司酒员要给它平常的酒,就是国王用人喝的那种。狮子说:“等着!我要先尝一尝。”它倒了半瓶,一口喝下说:“不行,这不是真正的好酒。”司酒员斜着眼睛瞧它,要把元帅喝的酒给它,狮子说:“等着!我要先尝一尝。”它倒了半瓶,喝下说:“这酒比较好些,但还不是真正的好酒。”司酒员生气地说:“这样一只蠢兽懂得什么酒!”狮子在他脑后打了一下,打得他倒在地上。他爬起来,一声不响,把狮子带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地窖里,那里放着国王的酒,这是从来没有人喝过的。狮子倒了半瓶,尝一尝,然后说:“这是真正的好酒。”它叫司酒员装了六瓶,然后回到上面。狮子从酒窖里跑到露天的时候,摇来摇去,有点醉了,司酒员只好把酒送到旅馆门前。狮子把提篮的环衔在嘴里,拿给主人。猎人说:“老板,我有了国王吃的面包、肉、蔬菜、糖果和酒,现在我要同我的野兽一起吃饭。”他就坐下去,吃着喝着,也让兔子、狐狸、狼、熊和狮子吃喝。他很高兴,因为他知道公主仍旧爱他。他吃过饭后说:“老板,我吃喝过国王吃喝的东西,现在我要到王宫里去和公主结婚啦。”老板说:“她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夫,而且今天就要结婚,那怎么能办得到呢?”猎人掏出公主在龙山上给他的手帕,里面包着七个龙舌头,说:“我手里拿着的东西,将帮助我做成这件事。”老板看看手帕说:“一切我都相信,这件事我却不相信,我要用我的房屋和院子来打赌。”但是猎人拿着一千块金元的袋子,放到桌上说:“我拿这个来打赌。”

国王吃饭的时候,向他女儿说:“那些在我这王宫里走进走出到你那里去的野兽要些什么东西呀?”她回答说:“我不敢说,你去派人把那些野兽的主人请来,那你就做了好事。”国王派了一个侍从到旅馆里去,请那陌生人来。侍从来到的时候,猎人正在同老板打赌。他说:“老板,你看,国王派侍从请我来了,但是我还不去。”他向侍从说:“我请国王派人送给我国王穿的衣服,一辆六匹马驾的车子和伺候我的侍从。”国王听了这个答复,向他的女儿说:“我应该怎么办呢?”她说:“照他的要求,叫人去接他,那你就做了好事。”于是国王派人送给他自己穿的衣服,一部六匹马驾的车子和伺候他的侍从。猎人看到他们来了说:“老板,你看,现在按着我的要求来接我了。”他穿上了国王穿的衣服,带了包着龙舌头的手帕,坐车到国王那里去;国王看到他来,向他女儿说:“我怎样迎接他呢?”女儿回答道:“你亲自去接他,那你就做了好事。”于是国王亲自去接他,引他进来;猎人的野兽跟在后边。国王让他在自己和女儿旁边坐着,元帅坐在另外一边当新郎,但是他已经不认得猎人了。现在有人抬上七个龙头来给大家看。国王说:“元帅砍下了龙的七个头,所以我今天把我的女儿嫁给他。”猎人站起来,打开龙头的七个嘴说:“龙的七条舌头在哪里呢?”元帅吓了一跳,面色苍白,不知道怎样回答;在恐慌中终于说:“龙是没有舌头的。”猎人说:“撒谎的人才没有舌头,但是龙舌头是战胜龙的证据。”他把包着七条舌头的手帕打开,把每条舌头插到它原来的嘴里,七条舌头完全合得上。然后他拿着绣着公主名字的手帕,指给她看,问她这是谁的。她回答说:“给杀死龙的人的。”接着他叫他的野兽过来,拿下它们的项链和狮子的金锁,指给公主看,问她是谁的。她回答说:“项链和金锁都是我的,我分给这些帮助战胜龙的野兽的。”猎人说:“当我打得很疲倦了,躺着睡觉的时候,元帅来砍下我的头。然后他背走公主,并且说杀死龙的是他;现在我拿舌头、手帕和项链来,证明他说了谎。”他又说,他的野兽怎样用珍奇的药草治好了他,他怎样带它们旅行了一年,终于又回到这里来,而从旅馆老板的谈话里,知道了元帅的欺骗。国王问他的女儿:“当真是这个人杀死龙的吗?”她回答说:“是的,现在不必我多说;元帅的罪恶真相都揭穿了,现在我要宣布这件事情,他强迫我答应,不把这件事告诉人家。因此我请求过一年才结婚。”国王叫十二个参军来,叫他们审判元帅;他们判决,用四匹牛把元帅的身体拉碎。元帅处决后,国王把女儿嫁给猎人,并且任命他做全国的总督。他们举行结婚典礼,十分欢喜,少年总督派人去接他的父亲和养父来,给了他们成堆的财宝。他也没有忘记旅馆老板,把他也叫了来,向他说道:“老板,你看我同公主结了婚,你的房屋和院子都是我的了。”旅馆老板说:“照理应该这样。”但是少年总督说:“我要给你一些恩惠,你不但保有你的房屋和院子,连一千块金元我也送给你。”

少年总督和夫人,很愉快地一起生活。他常常出去打猎,因为这是他的嗜好;那些忠实的野兽都陪伴着他。附近有一座森林,据说里边有鬼,任何人到了里面,就不容易出来。但是少年总督对这森林很有兴趣,要求到里边去打猎,弄得国王很不安心,国王终于答应了他。他就带着大队人马,骑着马去。他到了森林前面,看见一只白母鹿在里边,他就向手下人说:“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我要去赶那只美丽的母鹿。”于是他骑马到森林里去,只有他的野兽跟着他。手下人留在森林前面,一直到晚上,还不见回来;于是他们骑着马回家,报告总督夫人说:“少年总督在魔林里追一只母鹿,没有回来。”总督夫人听了很替他担心。但是他一直追那只漂亮的母鹿,老是赶不上;每逢他以为可以射击了,忽然它又跳到远处,接着就完全不见了。后来他觉得,他已经到了森林的深处,就拿起了号角来吹,可是得不到回答,因为他的手下人听不见。天快黑了,他看到当天不能回家,便下马,在一棵树旁边升火,预备在那里过夜。他在火旁坐着,他的野兽也躺在他旁边,他觉得仿佛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他向周围观望,看不见什么。不久,他又听到一种呻吟的声音,好像从上面来的。他抬头一看,看见一个老太婆坐在树上;她在不住地哀叫:“呼,呼,呼,我好冷呀!”他说:“若是你冷,就下来烤火吧。”但是她说:“不,你的野兽要咬我的。”他回答说:“老妈妈,它们不会伤害你,你只管下来吧。”原来她是一个巫婆;她说:“我要丢一根树枝给你,如果你拿着它打它们的背,它们就不会来伤害我了。”她就丢下一根树枝。他拿着它去打野兽,它们马上安静地躺着,变成石头了。巫婆制服了野兽,就跳下来,拿着一根树枝去碰了碰他,也把他变成石头。她笑着,把他和野兽拖到一个坑里,在坑里面,这样的石头已经放了许多。

少年总督一直不回来,总督夫人越发害怕和忧虑。恰巧在这时候,在分别时向东走去的另一个兄弟来到了王国里。他想找一件事情做,但是没有找到,于是他到各处去旅行,叫他的野兽跳舞给人看。后来他想起来,他要去看看和弟弟分别时插在树上的刀子,想知道弟弟的情形怎样。他到那里一看,刀子上朝着弟弟去的方向的那一面,一半已经锈了,一半还是雪亮的。他大吃一惊,想道:“我的弟弟一定遇到了很大的灾难;也许我还能够救他,因为刀子的一半是雪亮的。”他于是带着他的野兽朝西方走去。他来到城门口,卫兵走近他来,问他要不要去报告他的夫人;因为他没有回来,这几天少年总督夫人很是忧愁,怕他在魔林中死了。原来卫兵以为他就是少年总督,因为他太像他了,而且也有野兽跟在他后面。他知道,他们讲的是他的弟弟,心想:“最好我假装是他,也许我更容易救他。”他让卫兵伴他到王宫里去,宫里的人都来迎接,很高兴。少年总督夫人以为那是她的丈夫,问他为什么这样久没有回来。他回答说:“我在森林里迷了路,所以不能早些出来。”晚上夫人带他到床上睡觉,但是他放了一把双锋的剑在他和少年总督夫人中间;总督夫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不敢问。

他在那里住了几天,这个时期他调查了魔林里的一切情形,终于说:“我要到那里去打一次猎。”国王和少年总督夫人要劝止他,但是他坚持着,带着大队人马出去。他到了森林前面,像他兄弟一样,看见一只白母鹿。他向他手下人说:“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我要去赶那只美丽的母鹿。”他骑着马到森林里去,他的野兽跟在他后面。但是他追不着母鹿,一直追到了森林的深处,他不得不在里面过夜。他生起火来,听到有人在上面呻吟:“呼,呼,呼,我好冷呀!”他抬头一看,那个巫婆坐在树上。他说:“老妈妈,如果你冷,你就下来烤火吧。”她回答道:“不,你的野兽会咬我的。”但是他说:“它们不会伤害你的。”于是她说:“我要丢一根树枝给你,如果你拿它打它们,它们就不会来伤害我了。”猎人听了这话,不相信,就对那老太婆说:“我不打我的野兽。你下来吧,不然我来拉你。”她叫道:“你要干什么?你拉不着我的。”他回答说:“如果你不下来,我就要射你下来。”她说:“只管射吧,我不怕你的子弹。”他提起枪来瞄准,向她开枪,但是一切的铅弹都打不进巫婆的身体;她尖声地笑,并且说:“你是打不中我的。”猎人想出一个办法;他从褂子上扯下三个银钮扣,装到枪里,因为巫婆的妖术对于银钮扣是没有用的。他一开枪,她便立刻怪叫一声,跌了下来。他便用脚踏住她的身体说:“老巫婆,如果你不马上告诉我,我的弟弟在哪里,我就用双手捉住你,扔你到火里去。”她非常害怕,就讨饶说:“他和他的野兽变成了石头,躺在一个坑里。”于是他逼着她带他到那里去,恐吓她说:“老妖精,现在你把我的弟弟和这里所有的动物都弄活,要不然就把你丢到火里去。”她就拿起一根树枝,碰着那些石头,他的兄弟和那些野兽都活了。其他许多商人、手艺工人、牧童都站了起来,感谢他救活了他们,各自回家去了。两个双生兄弟久别重逢,互相接吻,非常快乐。然后他们捉住巫婆,捆着放到火里。她烧死了的时候,森林自动开了,里面很亮,很开阔,看来只要三小时的行程,便可以到达王宫。

两兄弟一起回家去。他们在路上各讲自己的命运。弟弟说他代替国王统治着全国的时候,哥哥说:“我已经知道了,因为我到城里,他们以为是你,我受到了人们对国王的一切敬礼。少年总督夫人以为我是她的丈夫,我和她同桌吃饭,同床睡觉。”弟弟听了这话,非常妒忌,非常生气,抽出剑来,把他哥哥的头砍掉了。但是他看见他的哥哥躺着鲜血直流,他又非常后悔,叫道:“我的哥哥救了我,但是我把他杀了!”于是大声痛哭。他的兔子来了,自告奋勇去找起死回生的药草;它跳去了,准时候取来了药草;那死人复活了,丝毫不知道他曾经受过伤。

他们接着走,弟弟说:“你的面孔像我,和我一样穿着王家衣服,那些野兽跟在你后面,也和我这些野兽跟在我后面一样;我们要从两道相对的城门进去,从两边同时到老国王那里。”于是他们分路走。两道城门的卫兵,同时来到老国王面前,向国王报告少年总督带着野兽打猎回来了。国王说:“两道城门相隔有一小时的路程,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这时候,兄弟俩从两边来到王宫院子里,同时走上殿来。国王向他的女儿说:“你说,哪个是你的丈夫?他们两人完全一样,我实在分别不出来。”她很为难,说不出来;最后她想起了她曾经把她的项链送给那些野兽,于是她就去找寻,在一只狮子的颈上找到了她的金锁。她喜欢得叫起来:“这匹狮子跟着的人,是我的丈夫。”那少年总督笑着说:“是的,这是对的。”于是他们一起坐到桌子旁边,吃饭喝酒,非常快乐。晚上,少年总督上床的时候,他的太太说:“前几夜,你为什么把一把双锋剑放在我们床上,我以为你要杀我呢。”现在少年总督才知道,他的哥哥是怎样的忠实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