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德尔和小卡特里斯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男人叫斐德尔;有一个女人叫小卡特里斯;他们两人结了婚,过着青年夫妇的生活。有一天,斐德尔说:“小卡特里斯,我现在要到田里去;我回来的时候,你必须准备一点烤肉在桌子上给我吃,一点新鲜饮料给我喝。”小卡特里斯回答说:“斐德尔,你去吧,我一定准备好。”快到吃饭的时候,她从烟囱里拿出一根香肠,放到平底锅里,加上奶油,放到火上煎。香肠煎得响,小卡特里斯站在旁边,拿着锅把,想东想西。她想:“香肠快好的时候,我到地窖里去打酒。”她就把锅把放稳,拿了一只壶,到地窖里去打啤酒。啤酒流到壶里,小卡特里斯看着,她忽然想:“唉呀,狗在上面没有关好,它会吃锅里的香肠。幸亏我想到了!”她一溜烟上了地窖楼梯;尖嘴狗已经含着香肠,在地上拖着走了。小卡特里斯急忙跟着它,追了一段路到田里;但是狗比小卡特里斯跑得快些,不肯放掉香肠,让它在田里跳跃。“失掉就失掉了!”小卡特里斯说了就转身,因为她跑累了,慢慢地走着乘凉。这时候啤酒一直从桶里流出来,因为小卡特里斯没有把龙头关上。壶装满了以后,啤酒就流到地窖里,直到整桶流完才止。小卡特里斯在楼梯上看见了这种不幸,她叫道:“真有鬼,我得怎么办,才能瞒过斐德尔呢!”她考虑了一下,最后想到,去年秋祭后,还有一袋好面粉在暗楼上,她要去把它拿下来,撒到啤酒上面。她说:“是的,谁在适当的时候节约了什么东西,以后遇到困难就有什么东西。”她到暗楼上去,把那袋面粉背下来,恰巧丢到装满啤酒的壶的上面;壶翻了,斐德尔要喝的酒也泼在地窖里了。小卡特里斯说:“真对劲儿,一个在那里,别个也应该在那里。”她就把整个地窖都撒上面粉。她做完了,非常高兴,说:“这里很干净、清爽!”

斐德尔中午回家。“唔,太太,你给我预备了什么东西?”她回答说:“小斐德尔,我本来给你煎了一根香肠,我去打啤酒,狗从平底锅里拖走了。我去追狗,啤酒又流出来了;我去拿面粉把啤酒吸干,又把壶打翻了。但是你尽管放心,地窖已经完全干了。”斐德尔说:“小卡特里斯,小卡特里斯,你不应该让狗把腊肠衔去,啤酒从桶里流光,又把我们的面粉也倒了!”“是的,小斐德尔,那我不知道,你本来应该先告诉我。”

丈夫想道:“我的太太是这样,我应该好好当心。”他曾经积蓄了一笔大勒,他把它们换成金子,对小卡特里斯说:“你看,这是小黄钮扣,我要把它放到一个罐子里,埋在牛栏里槽底下;但是你千万不要动我的,不然,对你是不利的。”她说:“不动,小斐德尔,我一定不动它。”斐德尔走了之后,有一些卖瓦盆瓦壶的小贩来到村庄里,问那个青年太太,是不是要买点东西。小卡特里斯说:“哦,客人们,我没有钱,不能买什么东西;但是如果你们要用小黄钮扣,我就买一点。”“为什么不用小黄钮扣呢?你拿来看一看吧!”“那你们就到牛栏里去,在水槽底下挖,你们就能找着小黄钮扣,我不敢到那里去。”流氓们就去挖,找着的尽是金子。于是他们把金子包着跑了,把壶、盆留在屋里。小卡特里斯以为她应该用那些新的陶器;因为在厨房里,横竖不缺少东西,她就把每个壶底打穿,一齐挂在房子周围的篱笆桩上做装饰品。斐德尔回来,看见了这些新装饰,说:“小卡特里斯,你做了什么事情呀?”“小斐德尔,这是我用埋在牛槽底下的小黄钮扣买的,我自己没有去,是小贩们自己去挖出来的。”斐德尔说:“啊,太太,你做了什么事情呀!那不是小黄钮扣,那尽是金子,是我们的一切财产;你不应该这样做。”她回答说:“是的,小斐德尔,那我不知道,你本来应该先告诉我。”

小卡特里斯站了一下,考虑了一下说:“小斐德尔,你听我说,我们把金子弄回来,我们去追那些小偷。”斐德尔说:“好吧,我们要试一试;你把奶油和干酪带着,让我们在路上吃。”“是的,小斐德尔,我要带着。”他们起身去了,因为斐德尔会走些,小卡特里斯落在后面。她想:“这对我很好,如果我们回去的时候,我就在他前面了。”她走到一座山旁,路两边是很深的车辙。小卡特里斯说:“大家可以看到,他们把可怜的土地弄得四分五裂,压得不成样子!它终生都不得好了。”她抱着可怜的心情,拿出她的奶油,把车辙左右两面都涂了一下,免得它们被车轮辗得难看。她弯腰做慈善事业的时候,一块干酪从袋里掉出来,滚下山去。小卡特里斯说:“这路我已经走过了一回,我不愿意再下去,叫另外一块干酪把它接回来吧。”她就拿出另外一块干酪让它滚下去。但是两块干酪都不回来,她又叫第三块下去,心想:“或许是它们在等伴,不愿意单独走路。”它们三个都不回来的时候,她说:“我不明白是什么道理!或许第三个没有找着路,走错了。我再派第四块去,叫它喊它们回来。”但是第四个同第三个一样。小卡特里斯气起来,又把第五块第六块丢下去,这是最后的了。她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等它们来;但是它们老是不回来。她说:“哦,你们很久不回来,派你们到死神那里去倒很好!你们以为我还要等你们吗?我走我的路,你们可以来赶我;你们比我年轻些。”小卡特里斯走了,找着了斐德尔;他站在那里等着,因为他要吃东西。“唔,把你带来的东西给我。”她把干面包递给他。丈夫问:“奶油和干酪在哪里?”小卡特里斯说:“啊,小斐德尔,我用奶油涂了车辙,干酪马上就来;有一块干酪跑了,我派另外的干酪去追,叫它们喊它回来。”斐德尔说:“小卡特里斯,你不应该把奶油涂到路旁,把干酪滚下山去。”“是的,小斐德尔,你本来应该先告诉我。”

于是他们一起吃干面包。斐德尔说:“小卡特里斯,你走的时候,把我们的房子锁好了没有?”“没有,小斐德尔,你应该先告诉我。”“那你回家去,把房子锁好了,我们再走,你再带点别的东西来吃,我在这里等你。”小卡特里斯回去,想道:“小斐德尔要吃点别的东西,奶油和干酪不合他的口味;我要包一满手巾干梨给他吃,再带一罐醋给他喝。”她把上面的门闩上,把下面的门板卸下扛着;她以为门到了安全的地方,那房子自然也很安全了。小卡特里斯慢慢地走,心想:“这样,小斐德尔可以多休息一下了。”她又赶上他的时候,说:“小斐德尔,这里是屋门,那你可以自己照管房子了。”他说:“啊,上帝,我有这样一个聪明的太太!你把下面的门卸下,一切东西都可以跑进去,又把上面的门闩着。现在太晚了,不能再回家去;你既把门板扛到这里来了,索性把它扛到远处去吧。”“小斐德尔,门板我要扛着,但是干梨和醋罐我觉得太重了,我把它们挂到门板上,让门板去背它们吧。”

于是他们到森林里去找小偷,但是没有找着。天黑了,他们爬到一棵树上过夜。可是他们刚坐在上面,那些硬拿人家东西和首先看见一件东西变成赃物的小偷便来了。他们恰巧坐在斐德尔和小卡德特里斯蹲着的那棵树底下,点了一个火,要分他们的赃物。斐德尔从另一边下来,拾了些石头,带着上去,要把小偷打死。但是石头都没有打着,小偷喊道:“天快亮了,风把松球吹下来了。”小卡特里斯老是把门板扛在肩上,因为压得很重,她以为那是干梨子的原故,她说:“小斐德尔,我要把干梨丢下去才好。”他回答说:“不,小卡特里斯,现在不要丢,丢了就有人知道我们。”“啊,小斐德尔,我一定要丢,压得太重了。”“那么你丢吧,真是有鬼!”干梨从树枝中间滚下去,树底下的小偷说:“鸟在拉屎。”过了一会儿,因为门板还是压着小卡特里斯,她说:“啊,小斐德尔,我要把醋倒掉才好。”“不,小卡特里斯,不好倒,倒了就有人知道我们。”“啊,小斐德尔,我一定要倒,它压得太厉害了。”“那么你倒吧,真是有鬼!”于是她把醋倒掉,喷到小偷身上。他们互相说:“露水已经滴下来了。”最后小卡特里斯想:“这样压着我的,大概就是这扇门了。”她说:“小斐德尔,我要把门板丢下去才好。”“不,小卡特里斯,现在莫丢,丢了就有人知道我们的。”“啊,小斐德尔,我非丢不可,它压得太厉害。”“不,小卡特里斯,紧紧地拿着它。”“啊,小斐德尔,我把它放下去。”斐德尔生气了,回答说:“那么你就放它下去,真是有鬼!”于是门板落了下来,砰訇一声,小偷们叫道:“鬼从树上下来了。”他们都赶快跑开,把所有的东西都丢下了。清早,两个人下来,找着了他们所有的金子,拿回家去。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斐德尔说:“小卡特里斯,现在你应该辛勤工作。”“是的,小斐德尔,我一定要做,我要到田里去割麦子。”小卡特里斯到田里,自言自语地说:“我究竟是在割麦子以前吃饭,还是在割麦子以前睡觉呢?唉,我要先吃饭!”于是小卡特里斯吃饭,因为吃得太多,疲倦得要睡,才开始割麦子,在半睡半醒之中把她所有的衣服,如裙子、褂子和衬衫都割破了。小卡特里斯睡了很久才醒,赤裸着半身站着,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我呢,或者不是我呢?啊,这不是我!”这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小卡特里斯跑进村庄,敲她丈夫的窗户,叫道:“小斐德尔!”“什么事?”“我想知道小卡特里斯在不在里面。”斐德尔说:“是的,是的,她大概在里面躺着睡觉呢。”她说:“好,那我一定在家里。”说完,她就跑开了。

小卡特里斯在外面看见一些小偷,他们要偷东西。她走到他们跟前说:“我要帮助你们偷。”小偷们以为她熟悉那地方的情形,就答应了。小卡特里斯走到几家门前面叫道:“人们,你们有什么东西吗?我们要来偷。”小偷们想道:“糟了!”想叫她走开。他们向她说:“村庄前面有教士的萝卜田,你去给我们拔几个萝卜来。”小卡特里斯走到田里,开始拔萝卜;但是她很懒,老是弯着身子,不向上伸。过路的人看见了,站着想道,一定是鬼在拔萝卜。他跑到村子里向教士说:“教士先生,你田里有鬼在拔萝卜。”教士说:“啊,上帝,我一只脚跛了,不能出去赶它。”那人说:“那么我背你去吧。”那人就背教士到村庄外面去。他们走到田边,小卡特里斯站起来活动。教士叫道:“啊,魔鬼来了。”两个人都跑了,教士因为非常害怕,虽然一只脚跛了,但是他跑得比那个背他的、腿很健全的人还要快。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