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帽子和号角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三个兄弟,他们越过越穷,最后非常困难,竟至没有东西可吃,只得挨饿。他们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要到别处去找我们的幸福,或者好一些。”于是他们起身,走了很远的路,踏了很多的草,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幸福。有一天,他们来到一个大森林里,森林里有一座山,他们走到跟前的时候,看见山完全是银的。大哥说:“现在我找着了希望的幸福,不再要求更大的了。”他尽量拿了些银子,转身回家去。但是另外两个弟弟说:“我们还要比银子更多的幸福。”他们根本不碰它,继续往前走。他们又走了几天,来到一座完全是金的山跟前。二哥站在那里想,不知怎样办好。他说:“我应该怎样办呢?我究竟是拿些使我终生够用的金子,或者再向前走呢?”最后他拿定主意,把他的袋子装满金子,向他的弟弟告别回家去了。但是三弟说:“银子和金子都不能动我的心,我不愿放弃我的幸福,或许我还找得着更好的东西呢。”他继续向前走,走了三天,来到一个森林里,那森林比以前的还要大,简直没有止境;因为他找不着东西吃喝,几乎要饿死了。他爬到一棵高树上,看是不是从上面看得见森林的尽头,但是他眼睛能够望到的地方,只是树木的尖端。于是他又从树上下来,饿得很难过,心里想道:“我希望我的肚皮还能饱吃一次。”他下来的时候,看见树底下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丰盛的食物,热气向他扑来,他很惊异。他说:“这一次我的希望在适当的时候满足了。”他不问食物是谁拿来,是谁烧的,走到桌子跟前,高兴地吃了一个饱。他吃完了的时候,想道:“如果让这块精致的小桌布在森林里坏了,是很可惜的事情。”他仔细把它折好,放到袋里。以后他又向前走,晚上他又饿了的时候,他要试试他的小桌布,把它摊开,说:“我希望你再端上好的食物来。”这希望刚一说出口,就有很多碗,装着极好的食物,把桌子摆满。他说:“现在我晓得,是哪个厨房替我烧的这些菜了。我宁愿要你,不要金山和银山。”因为他知道,那是一张会开饭的桌布。但是这块小桌布不能使他心满意足、安静地坐在家里;他还要到别处旅行,继续试试他的运气。有一天晚上,他在一座孤独的森林里,遇见一个满身黑灰的烧炭的人,在那里烧着煤炭,火旁边烤着洋山芋,要把它当晚饭吃。他说:“晚安,你这黑鸟,你不嫌寂寞吗?”烧炭的人回答说:“天天一样,每天晚上吃洋山芋;你高兴做我的客人吗?”旅行的人说:“非常感谢,我不要吃你的饭,你没有准备请客;如果你不嫌弃,我要请你做我的客人。”烧炭的人说:“谁替你准备呢?我看你没有什么东西,而且几小时内,周围也没有人能给你东西。”他说:“但是虽然如此,还是有你从来没有吃过的好食物。”然后他从背包里拿出小桌布铺在地上,说:“小桌布,端饭吧。”马上就有清炖、红烧的东西,热气腾腾,好像刚从厨房端出来的。烧炭的人睁大眼睛,不待人请他,便伸手去拿,大块大块地向他黑嘴里送。他们吃完了,烧炭的人笑着说:“你听我说,你的小桌布我很欢喜,在森林里,没有人替我烧好东西吃,这桌布对我很适用。我提议同你交换,那角落里挂着一个兵士背包,它虽然旧了不好看,却有意想不到的力量;因为我不用它了,所以我要把它来换这块小桌布。”他回答说:“我应该先知道,它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效力。”烧炭的人回答说:“我要告诉你,如果你用手在上面敲,每次出来一个伍长,带着六个背着枪和刺刀的人,他们会按照你的命令办事。”他说:“我随便,如果你一定要,我们就交换吧。”他把小桌布交给烧炭的人,从钉上取下背包背着,告别走了。他走了一段路的时候,他要试试背包的意想不到的效力,就在上面敲。马上就有七个兵士到他面前来,伍长说:“我的主人,你要什么东西?”“你赶快到烧炭的人那里,拿回我的小桌布。”他们向左转走,没有好久,就从烧炭的人那里拿来了桌布。他叫兵士们回去,自己再朝前走,他希望有更好的幸运。太阳落山的时候,他来到一个另外的烧炭的人那里,烧炭的人在火旁烧晚饭。那个满身黑的伙伴说:“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吃有盐无油的洋山芋,就请你坐在我旁边。”他回答说:“不必,这一次我要你做我的客人。”他摊开桌布,马上就摆满了最好的食物。他们一起吃喝,很是高兴。他们吃过之后,烧炭的人说:“梳妆台上有一顶破旧的帽子,它有意想不到的效力,如果人把它戴着,在头上转动一下,就像有十二门并排摆着的野战重炮在开火,摧毁一切东西,没有人能够抵抗。我要这顶帽子没有用,我想把它换你的桌布。”他回答说:“这个可以。”他把帽子戴上,留下他的桌布。但是他刚走了一段路,他就敲他的背包,他的兵士又去给他拿回桌布。他想道:“好上加好,我觉得我的幸福还没有完。”他的想法并没有错。他又走了一天之后,来到第三个烧炭的人那里。烧炭的人同前两个一样,请他吃没有油的洋山芋。但是他叫他一起吃他魔布上的东西,烧炭的人觉得很有味,以后他拿了一个号角来换,号角的性质和帽子完全不同。如果人把号角一吹,一切城墙和要塞,最后一切城市和村庄都要坍塌。他虽然把桌布给了烧炭的人,但是不久又叫他的兵士去讨了回来,他终于有了背包、帽子和号角。他说:“现在我是一个非常幸福的人。我在外面很久了,我要回家去,看我的哥哥们的情况怎样。”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的哥哥们用他们的金子和银子造了一幢美丽的房子,生活非常优裕。他走到他们家里,因为他穿着破烂衣服,戴着破帽子,背着旧背包,两个哥哥不承认他是兄弟。他们嘲笑地说:“你冒充我们的弟弟。他瞧不起金子和银子,要找更好的幸福,他一定非常阔绰,像一个有势力的国王坐着车子来,不会是一个讨饭的人。”他们就把他赶出去。他气了,在背包上敲了很久,一直敲到有一百五十个兵士在他面前排队站着。他命令他们,把他两个哥哥的房子围着,又叫两个兵士拿着榛树枝,痛打两个骄傲的人,叫他们知道他是谁。他们叫得很厉害,人们一起跑来,想在危难中救那两个哥哥;但是他们看到兵士,什么事都不能办。最后国王得着报告,非常生气,派了一个上尉带着队伍来,叫他把扰乱治安的人驱逐出城。但是带着背包的人,马上又集合了更多的兵士,击退了上尉和他的军队,他们只得头破血流地走了。国王说:“我们应该把这个跑来的家伙镇压下去。”第二天,他又派了一支更大的队伍去打他,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他弄了更多的人来抵抗,为了迅速了结起见,他把他头上的帽子转了几下,重炮就开始射击,国王的人都被打跑了。他说:“如果国王不把他的女儿给我做妻子,让我以他的名义统治全国,我就不讲和。”他叫人把这话告诉国王,国王向他的女儿说:“这自然是件苦事;如果我不照着他所要求的做,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呢?如果我要和平,保持我头上的王冠,我就只得舍弃你了。”

婚礼举行了,公主很不高兴,因为她的丈夫是一个下贱人,戴一顶破帽子,挂一个旧背包。她想打发他走,日夜动脑筋、想办法看怎样才办得到。她想:“或许他的意想不到的力量在那背包里面?”她假装对他很亲热,等他的心软了的时候,她说:“请你放下这个旧背包,挂着非常难看;我都替你难为情。”他回答说:“亲爱的孩子,这背包是我最大的宝贝,我有了它,就不怕世界上的任何力量。”他就把背包意想不到的力量向她说了。她抱着他的脖子,好像要吻他,但是马上把背包从他肩头拿下来带着跑了。她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就在背包上敲,叫兵士去捉他们从前的主人,带到王宫外面去。他们照着她的话做了,那坏女人还派了许多人跟着他,叫他们把他赶出国去。如果他没有那顶帽子,那他就完了。但是他的手一自由的时候,他就把帽子转了几下,马上大炮开始轰击,把一切的东西都打倒了,公主只得亲自来请求饶恕。因为她请求得很动人,答应改过自新,所以他被说服了,同意了和平。公主待他很亲热,假装很爱她,过了一些时,把他骗住了;他告诉她,纵然有人拿了那背包,如果那顶旧帽子还在他手里的话,人对他还是没办法。公主知道了这项秘密,等他睡着了的时候,就把他的帽子拿去了,叫人丢到马路上。但是他还有号角,他非常愤怒,用力吹号角。不久,城墙、炮台、镇市和村庄都坍塌了,把国王和公主都砸死了。如果他不把号角拿开,再吹一会儿,那么,所有的东西就都要坍倒,没有两块石头能够叠在一起了。因为没有人反抗他,他就做了统治全国的国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