桧树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离现在很久,大约两千年前,有一个富人,他有一个漂亮虔诚的妻子。他们互相亲爱,只是没有孩子。他们很想有一个孩子,妻子为此日夜祈祷;但是仍旧没有。他们房子前面院子里长着一棵桧树。冬天里,女人站在树下,削一个苹果。她削苹果的时候,把手指割伤了,血流出来,滴到雪里。女人哼了一声,看着她面前的血,心里很是疼痛,她说:“啊,我希望有一个孩子,像血那么鲜红,像雪那么白净。”她说的时候,心里很高兴,以为她的希望可以实现了。她回到屋里去。过了一个月,雪化了。第二个月树木都发青了。第三个月地上的花都开了。第四个月森林的树木都长大了,青枝绿叶互相连接着,整个树林都有小鸟的叫声,花从树上落了下来。第五个月过去了,她在桧树底下站着,树的香气使她心里欢喜得跳跃。她跪下来,很是难过。第六个月过去之后,树上的果子又多又好,她心里很安静。第七个月她摘下桧树的果子,连忙吃了,她以后又悲哀,又害病。第八个月过去了,她喊她的丈夫来,哭哭啼啼地说:“如果我死了,你把我埋在桧树底下。”于是她非常愉快、高兴。等到第九个月过去之后,她生了一个孩子,像雪那么白净,像血那么鲜红。她看到他,非常喜欢,就死去了。

她的丈夫把她埋在桧树底下。起初,他哭得很厉害,过了一些时候,哭得少些,又过了一些时候,就不哭了,再过了一些时候,他另外娶了一个妻子。

他的第二个妻子生了一个女孩子。他第一个妻子的孩子是男孩子,像血那么鲜红,像雪那么白净。第二个妻子看见自己的女儿就很爱,但是看见那个男孩子,她就心痛,她觉得男孩随时都挡着她的路。她老是想怎样才能把所有的财产都给她的女儿。魔鬼使她非常讨厌这个男孩子。她把他从一个角落推到另外一个角落,在他身上这里打一下,那里敲一下,弄得那可怜的男孩子常是害怕。他从学校里回来,无论是哪里都得不到安静。

有一次,女人到卧房里去,小女儿跟着去说:“妈妈,你给我一只苹果吧。”女人说:“好的,我的儿。”于是她从箱子里拿出一只很好的苹果给女儿。箱盖子很大很重,装着一把很大、很锐利的铁锁。女孩子说:“妈妈,哥哥也可以吃一只吗?”女人急躁起来,但是她说:“是的,他放学回来,我就给他。”她从窗户里看见男孩子来了,好像有魔鬼嗾使她把女孩的苹果又夺回去,她说:“等哥哥来了一起拿吧。”她把苹果丢到箱子里,把箱子关好。男孩子进门的时候,魔鬼嗾使她和和气气地对他说:“我的儿子,你要一只苹果吗?”她凶恶地看着他。男孩子说:“妈,你的脸色为什么这样怕人!好的,你给我一个苹果吧。”她觉得应该劝他不要。但是她说:“你跟我来。”她打开箱盖子说:“你拿一只苹果吧。”男孩子弯腰到里面,魔鬼嗾使她把箱盖放下来,砰的一声关上了。男孩子的头被砍掉了,落到苹果当中。她很害怕,想道:“我要同这件事脱离关系才好!”于是她到楼上自己房间里,从大橱最上面抽屉里拿了一块白布,把男孩子的头装到颈上,用布缠着,使人看不见痕迹。然后她把他靠在门口椅子上,把苹果放到他手里。

以后女孩小马雷到厨房里找她的母亲,母亲在火旁站着,不住地搅一锅热水。小马雷说:“妈,哥哥在门口坐着,脸色苍白,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我请他把苹果给我,但是他不回答,我很害怕。”母亲说:“如果你再去,他不回答你,你打他一个耳光。”于是小马雷去说:“哥哥,你把苹果给我吧。”但是他不做声,她就打他一个耳光。头掉了下来,她很害怕,号啕大哭,跑到她母亲那里去说:“啊,我把哥哥的头打下来了。”她哭了又哭,总是不得安宁。母亲说:“小马雷,你做了什么事情呀?但是你别做声,不要让人知道,那是没有法子的事;我要把他拿来煨汤。”于是母亲把男孩子切成碎块,放到锅里煨汤。小马雷在旁边站着,哭了又哭,她的眼泪掉到锅里,根本不用放盐了。

父亲来到家里,坐在桌子旁边,说:“我的儿子在哪里?”母亲端了一大碗黑汤来,小马雷忍不住哭。父亲又说:“我的儿子在哪里?”母亲说:“啊,他到别处去了,到外婆家里去了。他要在那里住些时候。”“他到那里去做什么?也不向我讲一声吗?”“哦,他很愿意去,请我准他在那里住六个星期;他在那里也很好。”男人说:“啊,我很悲哀,事情有些不好,他应该向我讲一声。”他一面说,一面吃饭,又说:“小马雷,你哭什么,哥哥就要回来的。”他说:“啊,太太,肉味道这样好!再拿些给我!”他越吃越有味,说:“都给我吧,你们不要吃,这肉汤都是我的。”他吃完之后,把骨头都丢在桌子底下。小马雷到她衣柜跟前,从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她的最好的绸手帕来,把桌子下面的脊椎骨和大块骨头都捡起来,包在绸子里面,拿到门前,哭出像血一样的眼泪。然后她把骨头包好,放到桧树下面青草中间。放下之后,她觉得心里很轻松,不再哭了。那桧树动弹起来,树枝不断地互相分开,又互相合拢,好像人高兴时拍手一样。于是从树里面升起一阵像雾一样的东西;雾中间像有火燃烧;火里面飞出一只很美丽的鸟,它叫得很好听,在空中飞得很高。它飞走之后,桧树仍和从前一样,包骨头的手帕也没有了。小马雷心里很轻松快乐,好像她的哥哥还活着一样。于是她十分高兴,回到屋里,坐到桌子旁边吃饭。

这鸟飞走之后,落到一个金匠的屋顶上,开始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我的父亲吃了我,

我的妹妹小马雷,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放到桧树底下。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金匠正坐在他的工厂里做一根金链条,他听到屋顶上有鸟唱歌,觉得很好听。他就站起来走出去;他走过门槛的时候,掉了一只拖鞋。但是他就这样穿着一只拖鞋,一只袜子,面前罩着围裙,一手拿着金链条,一手拿着钳子走到街上去。太阳照在街上,很是明亮。他就站在那里,看那只鸟。他说:“鸟儿,你唱得实在好听!你把那只歌再唱一遍给我听吧。”鸟说:“不行,没有报酬我不唱第二遍,你把金链条给我,我就再唱给你听。”金匠说:“你到这里来拿金链条,再唱一遍给我听。”鸟把金链条抓在右爪子里,落到金匠面前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我的父亲吃了我,

我的妹妹小马雷,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放到桧树底下。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然后鸟又飞到一个鞋匠那里,落到他的屋顶上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我的父亲吃了我,

我的妹妹小马雷,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放到桧树底下。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鞋匠听到这个,他没有穿褂子,就跑到门外面去,朝他的屋顶看。他用手遮着眼睛,免得太阳使眼睛发花。他说:“鸟儿,你唱得实在好听!”他向门里面喊道:“太太,你出来,这里有一只鸟。你看这只鸟,它唱得很好听!”他又叫他的女儿、别的孩子们、伙计、学徒和丫头都来,他们走到街上,看见那只鸟非常美丽,它有鲜红、碧绿的羽毛,脖子周围都像是金子,头上的眼睛灿烂得和星星一样。鞋匠说:“鸟,你把那首歌再唱一遍给我听。”鸟说:“不行,没有报酬我不唱第二遍,你应该送我一点东西。”鞋匠说:“太太,你到暗楼上去,在顶高的板子上有一双红鞋子,你把它拿下来。”妻子去拿了鞋子来,鞋匠说:“鸟儿,你拿去吧,你现在把那首歌再唱一遍给我听。”鸟把鞋子抓在左爪里,又飞到屋顶上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我的父亲吃了我,

我的妹妹小马雷,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放到桧树底下。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它唱完之后就飞走了。它右爪抓着链条,左爪抓着鞋子,飞到一座磨坊那里,磨子在“克里卜,克拉卜,克里卜,克拉卜,克里卜,克拉卜”地转,磨坊里坐着二十个伙计,他们在“喜克哈克,喜克哈克,喜克哈克”地砍着一块石头,磨子也在“克里卜,克拉卜,克里卜,克拉卜,克里卜,克拉卜”地转。鸟落在磨坊前面一棵菩提树上,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于是一个人停止了工作,

“我的父亲吃了我,”

又有两个人停止了工作,听它唱,

“我的妹妹小马雷,”

又有四个人停止了工作,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现在只有八个人砍石头了,

“放到……”

现在只有七个人工作了,

“桧树底下。”

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工作了,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于是最后的一个人也停止了,他还听到了最后的几个字。他说:“鸟儿,你唱得这样好听!让我再听一次。你再给我唱一遍吧。”鸟说:“不行,没有报酬我不唱第二遍,你把那块磨石给我,我就再唱一遍。”他说:“是的,如果磨石是我一个人的,我就可以给你。”别的人说:“是的,如果你再唱一遍,你就可以得到它。”于是鸟落下来,二十个磨坊伙计,用木梁抬起石头来;鸟把脖子穿到磨石孔里,当做一条领,飞到树上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我的父亲吃了我,

我的妹妹小马雷,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放到桧树底下。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它唱完之后,展开翅膀,右爪抓着链条,左爪抓着鞋子,脖子挂着磨石,飞了很远,直飞到他父亲的房子上。

父亲、母亲和小马雷坐在房里桌子旁边,父亲说:“啊,我心里非常轻松,我很舒服。”母亲说:“不,我很害怕,好像要扯闪打雷的样子。”可是小马雷坐着,哭了又哭。鸟飞来落在屋顶上的时候,父亲说:“啊,我很高兴,外面太阳照耀,非常美丽,我觉得好像要会到一个老朋友一样。”妻子说:“不,我很害怕,牙齿打架,血管里好像有火在烧。”她把胸前的衣服拉开了。小马雷坐在一个角落里哭,用围裙遮着眼睛,哭得把围裙都湿透了。鸟落在树上,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母亲掩着耳朵,闭着眼睛,不要看,也不要听,但是她的耳朵里响得和暴风雨一样,她的眼睛烧得通红,发出闪闪的光。

“我的父亲吃了我,”

“啊,母亲,”父亲说,“这只美丽的鸟,唱得很好听,太阳照得这样和暖,像有许多肉桂花的香气。”

“我的妹妹小马雷,”

小马雷把头放在她的膝上哭,父亲说:“我出去,我要走到跟前去看那只鸟。”母亲说:“啊,你不要去,我觉得全屋都在震动,在燃烧。”父亲还是出去看那只鸟。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放到桧树底下。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鸟唱着把金链条放下来,恰巧套在父亲的脖子上,非常合适。于是他进去说:“你看,这是那只美丽的鸟,送给我的一根金链条,颜色非常漂亮。”但是母亲害怕,倒在房间的地上,帽子从头上掉下来。接着鸟又唱道:

“我的母亲杀了我,”

“啊,但愿我在地下,有一千辆车子的土盖着我,免得我听见这个声音。”

“我的父亲吃了我,”

母亲倒下和死了的一样。

“我的妹妹小马雷,”

“啊,”小马雷说,“我也要出去,看鸟儿是不是送什么东西给我!”于是她出去了。

“拣起我所有的骨头,

包在绸子手帕里,”

于是它把鞋子扔下来给她。

“放到桧树底下。

启威特,启威特,我是非常美丽的鸟啊!”

她觉得轻松快乐。她穿了新红鞋,就在里面舞蹈、跳跃。她说:“啊,我出去的时候很伤心,现在我很轻松,这是一只很好的鸟,它送我一双红鞋。”母亲跳起来,头发像火焰一样竖着,她说:“我觉得好像天要塌了,我也要出去试一试,或许我也可以轻松一些。”她从门里出去的时候,鸟把磨石丢到她的头上,砰的一声落了下来,把她压得粉碎。父亲和小马雷听到了,连忙走出来,看见起了烟子和火焰。烟火散了之后,小哥哥站在那里。他牵着父亲和小马雷的手,三个人都很愉快地走到屋里,到桌子旁边去吃饭。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