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特歇尔斯鸟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魔术家,他装成一个贫穷的人,到人家门口去讨饭,把美丽的女孩都捉去。没有人知道他把她们带到哪里去,因为她们一去就不见了。有一天,他来到一个有三个漂亮女孩的人家门前;他装成一个又贫穷又衰弱的叫花子,背着一只篮子,好像要求施舍的样子。他向人家讨一点食物。大女孩出来,递给他一块面包,他只挨了女孩一下,女孩就跳到篮子里去了。然后他就迈开大步跑了,把她背到黑暗的森林里他的家里去了。他家里一切都富丽堂皇,女孩希望的东西,他都给她。他说:“我的爱人,你在我这里一定满意;你心里想的东西,都可以得到。”过了几天,他说:“我应当去旅行,短时期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这是屋的钥匙,你可以到处去看,只有用这把小钥匙开的一间房,不准你进去,不然就要你的命。”他又给她一个蛋,对她说,“你小心替我保存这个蛋,随时带在身边,因为如果失掉了它,就有大祸发生。”她拿着钥匙和蛋,答应一切遵照办理。他走的时候,她在屋里从下到上走了一遍,观察一切,房间里都有金银在发着光;她觉得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伟大豪华的地方。最后,她走到被禁止的门前。她本想走过去,但是好奇心使她不得安静。她细看那把钥匙,它同别的钥匙一样;她插进去,稍微扭转,那门就开了。她走进去,看见了什么东西呢?一只大血盆放在中间,里面装着砍碎了的死人,旁边有一只木砧,上面放着一把发光的斧头。她吓了一跳,手里拿的蛋就掉到盆子里了。她把蛋拿出来,想把血揩掉,可是没有用,一眨眼血迹又出来了。她拂拭、刮削,但是没有法子把血迹弄掉。

不久,那人旅行回来了;他第一件事就是要钥匙和鸡蛋。女孩把钥匙递给他,但是她发抖;而他一看到蛋上的红点子,就知道女孩到血房里去过了。他说:“你不听我的话到那间房里去过了;我也不听你的话,要你再进去。你的生命完结了。”他把女孩推倒,抓着她的头发拖到房间里去,在木砧上砍下她的头,把她砍碎,血流到地上,然后把她扔到盆里和别的死人放在一起。

魔术师说:“现在我要去拿第二个了。”他又装做一个穷人到那家门前去讨饭。二女儿拿了一块面包给他,他和捉大女儿一样,一挨着就把二女儿背走了。她的遭遇也同她的姐姐一样。她被好奇心引诱,打开血房朝里面看,魔术师回来的时候,她只得以生命赎罪。现在魔术师又去拿小女儿,但是小女儿很聪明、狡猾。魔术师把钥匙和鸡蛋交给她去旅行的时候,她先把鸡蛋小心地保存好,然后去看房子,最后走到被禁止的房间里。啊,她看见了什么东西呢?她两个亲爱的姐姐被人杀了,砍成碎块,放在盆里,悲惨得很。她开始寻找四肢,把头、身、臂、腿按着次序放好。一样都不缺少的时候,四肢开始动弹,并且联系在一起,两个女孩睁开眼睛又活了。她们都很欢喜,互相接吻、拥抱。魔术师回来了,马上就要钥匙和鸡蛋。他在鸡蛋上没有找着一点血迹,就说:“你试验及格,你应该做我的未婚妻。”现在他没有权力控制她了,只得照着她的要求做。她回答说:“好的,你应该先把一满篮金子送给我的父母亲;你必须亲自背着送去;这时候我要准备结婚礼。”她先把她两个姐姐藏在一个小房间里,现在她去向她们说:“我马上就可以救你们了;我叫那坏东西自己背你们回家去;你们一到家,就派人来救我。”她把两个姐姐放在一只篮子里,用金子把她们盖着,一点也看不见,然后她喊魔术师进来,说:“你把这篮子背走吧,我不准你在半路上停止休息,我要从窗户里看着你。”

魔术师把篮子背着走了,篮子非常沉重,压得他汗流满面。他坐下去,想休息一会儿,但是马上有人在篮子里叫道:“我从窗户里看见你在休息,请你马上再走吧。”他以为那是他的未婚妻喊他的,就继续走。第二次他又想坐下,但是篮子里马上叫道:“我从窗户里看见你在休息,请你马上再走吧。”以后每逢他站住的时候,就有人叫,他只得接着走,直到最后他又哼又喘气,把装着金子和两个女孩的篮子送到她们父母家里。

未婚妻在家里布置婚礼,叫人把魔术师的朋友都请来了。她拿了一个张牙露齿的死人头骨,加以装饰,上面放一个花圈,把它拿到顶楼的窗户前面,让它朝外看着。一切都准备好了,她自己跳到一桶蜂蜜里面,以后又把被子剪开,在里面打滚,使她看起来像一个奇怪的鸟,没有人认得她。她走到房子外面,半路上遇见一部分参加婚礼的客人。他们问:

“非特歇尔斯的鸟,你从哪里来?”

“我从非彻·非特歇尔斯家里来。”

“我的年轻的新娘子在家里做了些什么?”

“她从下到上打扫房子,

在顶楼窗户上朝外瞧。”

最后,她遇着慢慢回来的新郎。他同别人一样问,

“非特歇尔斯的鸟,你从哪里来?”

“我从非彻·非特歇尔斯家里来。”

“我的年轻的新娘子在家里做了些什么?”

“她从下到上打扫房子,

在顶楼窗户上朝外瞧。”

新郎朝上瞧,看见打扮的死人头骨,以为那是他的新娘子,就向它点头,很和气地问候它。新郎同客人一起走到屋里的时候,新娘的兄弟和亲戚也到了,他们都是来救她的。他们把所有的门都锁起来,一个人都跑不出去,放了一把火,把魔术师和那些坏东西都烧死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