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开饭的桌子,会吐金子的驴子和自己会从袋子里出来的小棍子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古时候有一个裁缝,他有三个儿子和仅有的一只山羊。因为山羊用奶养活全家,所以它应该有良好的饲料,每天被牵到牧场上去吃草。三个儿子轮流着放羊。有一次,大儿子把它牵到墓地上去吃草,那里长着极茂盛的草,他让山羊在那里跳来跳去地吃。晚上应该回家的时候,他问:“山羊,你吃饱了吗?”山羊回答说:

“咩!咩!我吃得很饱,

一张叶子也不能再吃了。”

“那么我们就回家去吧。”大儿子说;他拿着小绳子把它牵到栏里拴牢。老裁缝问:“山羊吃饱了吗?”大儿子说:“哦,它吃得很饱,连一张叶子再也吃不下了。”但是父亲要亲自问一问,就到栏里,抚摩着那可爱的牲畜说:“山羊,你吃饱了吗?”山羊回答说:

“咩!咩!我哪里吃饱?

我只是跳小沟,

没有找着一张叶子。”

裁缝叫道:“岂有此理!”他跑出去向大儿子说:“唉,你这个撒谎的人,你说山羊吃饱了,原来是叫它饿着!”他很生气,从墙上拿下尺来,把他打跑了。

第二天轮到二儿子放羊,他在花园篱笆旁边,找了一块长着许多青草的地方,山羊把草都吃光了。晚上二儿子要回家,他问:“山羊,你吃饱了吗?”山羊回答说:

“咩!咩!我吃得很饱,

一张叶子也不能再吃了。”

二儿子说:“那么我们就回家去吧。”他牵山羊回家,在栏里拴牢。老裁缝说:“山羊吃饱了吗?”二儿子回答说:“哦,它吃得非常饱,连一张叶子再也吃不下了。”裁缝不相信,到栏里问:“山羊,你吃饱了吗?”山羊回答说:

“咩!咩!我哪里吃饱?

我只是跳小沟,

没有找着一张叶子。”

裁缝叫道:“无法无天的坏东西!让一个好牲畜挨饿!”他跑上去,拿尺打二儿子,把他赶到门外。

现在轮到小儿子了。他要把他的事情做好,选了一棵叶子最茂盛的小树,让山羊吃。晚上回家的时候,他问:“山羊,你吃饱了吗?”山羊回答说:

“咩!咩!我吃得很饱,

一张叶子也不能再吃了。”

小儿子说:“那么我们就回家去吧。”他把它牵到栏里拴牢。老裁缝说:“山羊吃饱了吗?”小儿子回答说:“哦,它吃得非常饱,连一张叶子再也吃不下了。”裁缝不相信就去问:“山羊,你吃饱了吗?”那坏牲畜回答说:

“咩!咩!我哪里吃饱?

我只是跳小沟,

没有找着一张叶子。”

裁缝叫道:“哦,撒谎的东西!你同两个哥哥一样不尽职!你们总是把我当呆子!”他气得没有办法,跳上去,拿尺打那可怜的孩子的背,打得非常厉害,小儿子逃出去了。

现在只有老裁缝和山羊了。第二天早晨,他到栏里,抚摩着山羊,说:“来,我的小牲畜,我要自己牵你到牧场上去。”他用绳子牵它到绿色篱笆旁边,到长着蓍草和其他山羊爱吃的东西的地方去。他对山羊说:“你可以称心如意地饱吃一顿了。”他把山羊一直放到晚上。他问:“山羊,你吃饱了吗?”它回答说:

“咩!咩!我吃得很饱,

一张叶子也不能再吃了。”

裁缝说:“那么我们就回家去吧。”他牵它到栏里拴牢。临走又回转来说:“现在你吃饱了吧!”但是山羊对他也不见得好些,叫道:

“咩!咩!我哪里吃饱?

我只是跳小沟,

没有找着一张叶子。”

裁缝听到了这些话,大吃一惊,才晓得他赶走了他的三个儿子是毫无理由的。他叫道:“等着吧,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只是赶走你,那太便宜你了;我要给你做个记号,叫你不敢在正直的裁缝面前出现。”他急忙跑到屋里,拿来他的剃须刀,把羊的头涂上肥皂,剃得非常光滑,像他的手掌心一样。因为尺太贵重了,他去拿鞭子,把它重重地打了一顿,它狂跳着跑了。

裁缝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家里,非常悲哀,虽然想再同三个儿子在一起,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大儿子到一个做家具的木匠那里当徒弟,他勤劳不倦地学习。期限满了以后,他要到各处去旅行,师傅送了他一张小桌子,表面看来,它并不特别好看,是平常的木头做的;但是它有一个好处,只要把它放下来,说:“小桌子开饭吧!”那好桌子马上就铺上一块干净的小台布,上面有盘子,有刀叉,摆满了一碗碗清炖和红烧的食物,还有一大杯红葡萄酒,闪闪发光,使人看了心里都笑。大儿子想:“我有了这张桌子,一辈子都够吃了。”他很高兴,就到处去旅行,旅馆好坏,里面是不是有东西吃,他都满不在乎。如果他高兴,他简直不用进旅馆,随便在田野里,森林中或者草地上,把小桌子从背上拿下来,放到面前,说:“开饭吧!”于是他心里想的一切东西都在那里了。他这样旅行了一些日子,最后觉得该回家去了,父亲大概已经不生气了,而且他有了这张会自己开饭的桌子,父亲也很愿意接待他的。他在回家的路上,一天晚上走到一家旅馆,里面已经客满,但是客人们欢迎他,请他坐在他们中间一起吃饭,不然他是很难得到食物的。但是那做家具的木匠回答说:“不必,我不要吃你们的东西,我倒要请你们做我的客人。”他们大笑,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把他的木头小桌子放到房间当中说:“小桌子,开饭吧!”转眼之间,桌子上便摆满了非常好的,不是旅馆老板能够买得到的食物;香气扑到客人的鼻子里,很好闻。做家具的木匠说:“亲爱的朋友们,请随便用吧!”客人们看到他是真心实意,不等他请第二遍,就把椅子向桌子旁边靠拢,拿出刀叉,大吃特吃。最使他们奇怪的是一碗吃完了,马上又有一满碗出来。旅馆老板站在角落里,留心看着。他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但是心里想:“这样一个厨师,我旅馆里很用得着。”做家具的木匠和他的客人一直闹到深夜,最后他们躺下睡觉,木匠上床,把他的小宝桌放到墙边。旅馆老板不住地动脑筋;他忽然想到他储藏室里有一张旧桌子,样子和这张完全一样,就悄悄地拿来,把小宝桌换去了。第二天早晨,做家具的木匠付了房钱,背起他的小桌子走他的路,没有想到它是假的。中午的时候,他走到他父亲家里,父亲非常高兴地接待他。父亲问他说:“啊,我亲爱的儿子,你学会了什么?”“爸爸,我成了一个做家具的木匠。”老人说:“那是一项好手艺。你出去旅行,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吗?”“爸爸,我带回来的最好的东西是这张小桌子。”裁缝把它四面八方仔细看了一遍说,“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一张又旧又坏的小桌子罢了。”儿子回答说:“这是一张自己会开饭的桌子,如果我把它放着,叫开饭,它马上就会摆出最好的菜,还有一杯令人心爱的葡萄酒呢。你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请来,使他们快乐一回吧,因为这张小桌子能够叫他们都吃饭。”客人都来了,他把小桌子放到房间当中,说:“小桌子,开饭吧!”但是小桌子不动,和别的桌子一样空空的,它不懂得那句话。那可怜的木匠才知道他的小宝桌被人家换去了,站在那里很难为情,好像是个撒谎的人。亲戚们都嘲笑他;他们既没有喝,也没有吃,只得走回家去。父亲去拿他的布继续做衣服,儿子到一个师傅那里去做工。

二儿子到一个磨坊老板那里当徒弟,期限满了的时候,师傅说:“因为你的品行好,我送你一头特别的驴子,它不拖车,也不背袋子。”小伙子问:“那有什么用处呢?”磨坊老板回答说:“它会吐金子,如果你叫它站在一块布上,说:‘卜利克勒卜利特’,这只好牲口前后都会落下金子来。”小伙子说:“那确是一件好东西。”他谢了师傅,到别处去了。他需要金子的时候,只要向驴子说一声“卜利克勒卜利特”,便有金子落下来,他只是费点气力,从地上拾起来就行了。他无论到哪里,都要最好的东西,越贵越好,因为他总有一满袋金子。他在世上旅行了一些时候之后,心想:“我应该去看看我的父亲了,如果我带着这头会吐金子的驴子回去,他一定会忘记他的愤怒,好好接待我的。”不料他也进了那个换他哥哥桌子的旅馆。他牵着他的驴子,旅馆老板要接过来拴上,但是小伙子说:“不必劳驾,我亲自牵我的驴子到栏里去,亲自把它拴上,因为我必须知道它在那里。”旅馆老板觉得很奇怪,以为一个要自己照顾驴子的人,一定没有多少钱吃饭;但是客人伸手到口袋里,拿出两块金币,叫他只管去给他买最好的东西,他不由得睁着一双大眼睛,跑出去找他能够买得到的最好的东西。吃饭之后,客人问他应该付多少钱,老板心想可以多讨他几倍的价钱,就说他还应当添几个金币。小伙子伸手到口袋里,但是他的金子刚刚用完了。他说:“老板,等一下,我去拿金子。”他带着桌布去。老板不知道那是什么道理。他很好奇,悄悄地跟在他后面。因为客人把栏门关上了,他就从门缝里瞧。客人在驴子下面铺好了桌布,叫了声“卜利克勒卜利特”,转眼之间,那驴子开始从前后掉下金子来,整整齐齐地落到地上。老板说:“唉,了不得,马上就造了金币!这样一个钱袋子到还不坏!”客人付了账,躺下就睡。夜里,老板悄悄到栏里,牵走了“造币局局长”,拴了一头另外的驴子在那里。第二天大清早,小伙子带着他的驴子走了,以为还是他那头会吐金子的驴子。中午,他走到父亲那里,父亲见了他,很是高兴,愿意接待他。老人问:“我的儿子,你学会了什么呀?”他回答说:“亲爱的爸爸,我成了磨坊师傅。”“你在旅行的时候,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吗?”“只带了一头驴子。”父亲说:“这里有的是驴子,我宁愿有一只好山羊。”儿子回答说:“是的,但这不是平常的驴子,却是一头会吐金子的驴子。如果我说‘卜利克勒卜利特’,这个好牲口就要给你吐一满块布的金子。你只管把所有的亲戚都请了来,我要把他们变成富裕的人。”裁缝说:“那我很高兴,以后我不必再用针做活,辛苦劳碌了。”他亲自跑去把亲戚都叫来。他们到齐了的时候,磨坊师傅叫他们坐下,铺了一块布,把驴子牵到房间里来。他说:“现在注意了。”他就叫一声“卜利克勒卜利特”,但是落下来的不是金币;显然,这畜生不懂得那项魔法,因为那不是每头驴子都能办到的。可怜的磨坊师傅,愁眉苦脸,他知道没有别的办法。老头子还得去拿针,二儿子就去帮一个磨坊老板做工。

小儿子到一个旋木师傅那里当徒弟。因为那是一项需要技巧的手工,所以他学习的时间最长。他哥哥们曾写信告诉他,说他们的遭遇是怎样不幸,旅馆老板怎样在他们旅行的最后一个晚上,把他们可爱的如意宝骗去了。旋工学徒期满要去旅行的时候,因为他的品行好,他师傅送他一只口袋说:“里面有一根棍子。”他说:“袋子我可以背着,它对我很有用处,但是要棍子做什么呢?棍子只能使袋子更重。”师傅回答说:“我告诉你,如果有人要害你,你只要说一声‘棍子从袋子里出来!’棍子便从你身边跳出来,到人们当中,在他们背上跳来跳去,叫他们八天不能动弹;直到你说‘棍子,进袋子里面去!’它才停止。”小伙子谢了他,背着袋子走了。如果有人得罪他,要打他的时候,他就说:“棍子,从袋子里出来!”棍子马上就跳出来,不等那人脱下上衣或者贴身短袄,就在他背上乱打;它打得非常快,你没注意到,它已经抡到你身上了。旋工晚上走到他两个哥哥被骗的旅馆里,把背包放到面前桌子上,开始讲他在别处看见的一切稀奇事情。他说:“是的,人们很容易找到会开饭的小桌子,会吐金子的驴子和类似的东西;这些好东西,我都认为不错。可是这些好东西如果同我得到的、带在身边袋子里的宝贝一比,都不算什么了。”旅馆老板张着耳朵听,心想:“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袋子里大概尽是宝石吧;天公地道,它也应归我有,因为好事成三啊。”睡觉的时候,这客人躺在板凳上,拿袋子当枕头。老板以为客人早已睡熟了,走过来,非常谨慎地挪动袋子,看是不是可以拿走,另换一个在下面。旋工已经等了好久,老板正要大胆抽动,他叫道:“棍子,从袋子里出来!”小棍子马上跑出来打老板,打得非常厉害。老板号叫,请求饶命,但是他喊得越响,棍子在他背上打得越是有力,越有节奏,直到最后他力竭声嘶,倒在地上。旋工说:“如果你不把会开饭的小桌子和会吐金子的驴子拿出来,你又得重新跳舞。”旅馆老板低声叫道:“啊,再跳不动了,我愿意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只是叫这可恶的魔棍爬到袋子里面去吧。”小伙子说:“我且饶你一次,但是你要当心我加倍惩罚你!”然后他叫道:“棍子,进袋子里面去!”棍子这才休息。

第二天早晨,旋工带着开饭的桌子和吐金子的驴子回到父亲家里。裁缝看见他,非常欢喜,也问他在外面学了些什么。他回答说:“亲爱的爸爸,我成了一个旋工。”父亲说:“那是一项精巧的手艺,你在旅行的时候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吗?”儿子回答说:“亲爱的爸爸,我带来一件贵重的东西;袋子里有一根棍子。”父亲叫道:“什么!一根棍子!真是难得的宝贝!你可以从任何一棵树上砍下来的。”“亲爱的爸爸,那不是普通的棍子;如果我说一声‘棍子,从袋子里出来!’棍子就跳出来,向对我不怀好意的人乱打,直到他躺在地上,讨饶为止。你看,我用这根棍子,把我两个哥哥被那偷东西的旅馆老板夺去的开饭的桌子和吐金子的驴子又弄回来了。现在你把他们两人喊来,并且请所有的亲戚都来,我要请他们吃饭,喝酒,把他们的口袋都装满金子。”老裁缝不敢相信,但还是把亲戚都叫来。旋工在房间里铺了一块布,把吐金子的驴子牵进来,向他二哥说:“唔,亲爱的二哥,你向它说吧。”磨坊师傅说:“卜利克勒卜利特”。眨眼之间就有金子落到布上,好像来了一阵大雨,而且很久不肯停止,直到大家都拿不动为止。(读者,我看你也愿意在那里的。)以后旋工又拿小桌子来说:“唔,亲爱的大哥,你同它说吧。”做家具的木匠刚说了“小桌子,开饭吧!”桌子上就铺好台布,摆着丰盛的、极好的食品。于是在这好裁缝家里举行了一次从来没有过的宴会,所有的亲戚都一直玩到深夜,个个高兴快乐。裁缝把针、线、尺和熨斗锁到一个橱里,同他三个儿子愉快地生活。

至于害得裁缝赶走他三个儿子的那只山羊到哪里去了呢?我告诉你吧。它秃着头,很难为情,跑到一个狐狸洞里躲着。狐狸回来的时候,山羊那双火红的大眼睛从黑暗中照着它,狐狸吓了一跳,又跑出去了。一只熊遇见它,看到它非常惊惶,就说:“狐狸兄,你怎么啦,脸色为什么这样难看啊?”狐狸说:“啊,一只恶兽坐在我的洞里,睁着火红的眼睛看我。”熊说:“我们马上要把它赶出去。”它就同狐狸一起到洞旁边,朝里面望;但是熊看到火红的眼睛也害怕,不愿意和那恶兽打交道,也逃走了。蜜蜂遇着熊,觉得它心里不舒服,说:“熊,你的样子非常烦恼,你的高兴到哪里去了?”熊回答说:“你说得倒容易,一双火眼的恶兽坐在狐狸洞里,我们不能赶它出去。”蜜蜂说:“熊,我同情你,我是个可怜的、无力的生物,你们平常看都不看我一眼,但是我相信我能够帮助你。”于是蜜蜂飞到狐狸洞里,落到山羊的光头上,狠狠地刺它,山羊跳起来,咩咩地叫,像疯了一样跑到别处去了,山羊究竟跑到哪里去了,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