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有一个富人,他的妻子病了;她觉得自己活不久,就叫她的独养女儿到床前来说:“好孩子,如果你永远忠实、善良,亲爱的上帝就会时常帮助你,我也会从天上看着你,照顾你。”她说完就闭上眼睛,死去了。女孩每天到她母亲坟上去哭。她始终是忠实、善良。冬天来了,雪像一块白毯子似的盖在坟上。当春天来了,太阳把白毯子扯下去的时候,富人另外娶了一个妻子。

那女人带了她自己的两个女儿一同到男人家里来,那两个女儿面貌漂亮,但是心肠很坏,很恶毒。从此那可怜的晚女就受苦了。她们说:“难道这蠢丫头可以跟我们一起坐在客厅里吗?谁要吃饭,必须自己去劳动挣出来。你这个厨房里的小丫头,走出去吧。”她们夺去了她的漂亮衣服,给她穿上一件灰色的旧褂子和一双木屐。她们嘲笑着说:“你们看这个骄傲的公主,打扮得这样漂亮!”她们笑着带她到厨房里去。她在那里从早到晚做着苦工,天还没亮就起来挑水、生火、煮饭、洗衣服。除此以外妹妹们更想出种种办法来捉弄她。她们跟她开玩笑,把豌豆和扁豆倒在灰里,使她不得不坐着把它们拣出来。晚上,她工作得疲倦的时候,没有床睡觉,只得躺在灶旁的灰里。因此她总是满身灰尘,很龌龊,而她们就叫她“灰姑娘”。

有一次,父亲要到市场上去。他问那两个晚女,要他给她们带什么东西回来。一个说:“我要漂亮的衣服。”第二个说:“我要珍珠和宝石。”他又问:“灰姑娘,你要什么呢?”“爸爸,在你回家来的路上,碰着你帽子的第一根树枝,请你折下来带给我。”父亲给两个晚女买了漂亮的衣服、珍珠和宝石。在回家的路上他骑马穿过一座绿色的丛林,一根榛树的枝条碰着他,把他的帽子碰掉了。他就把那根枝条折下来带回家。他到了家里,把两个晚女所要的东西给了她们。把丛林里的榛树枝给了灰姑娘,灰姑娘谢了他,把树枝种在母亲坟上,哭得很惨,眼泪不断地落下来,把树枝都浸湿了。于是树枝长大起来,变成了一棵美丽的树。灰姑娘每天到树下去三次,哭啼祷告,每次有一只白鸟儿飞到树上来。如果她说出一个愿望,小鸟就把她希望的东西丢给她。

有一次,国王举行一个三天的大宴会,邀请国内所有的漂亮和年轻的姑娘都来参加,好让他的儿子选一个未婚妻。那姐妹两个听到她们也被邀请,很是高兴,就喊灰姑娘来说:“给我们梳梳头发,擦擦鞋子,再把皮带上的扣子缝好,我们要到王宫里去参加宴会。”灰姑娘照着她们的话做了,但是她哭起来,因为她也想一起去跳舞,就请求继母准许她参加。继母说:“灰姑娘,你满身都是灰尘,脏得很,也要去参加宴会吗?你没有衣服和鞋子,也要去跳舞吗?”但她还是不断的请求,继母终于说:“我倒一碗扁豆到灰里,如果你在两小时内把它们拣出来,就让你一起去。”女孩就从后门走到花园里,叫道:“乖乖的鸽子们,斑鸠们,天空中所有的鸟儿们,请你们都来帮助我,把扁豆拣出来:

好的拣在碗里,

坏的吞到肚子里。”

于是两只白鸽子从厨房的窗子里飞了进来,后面跟着斑鸠,最后天空中所有的小鸟都唧唧喳喳,成群结队地飞了进来,落到灰的周围。鸽子低下头去,开始一粒粒地啄着,其余的小鸟也一粒粒地啄着,把所有的好扁豆都拣在盆子里。一小时刚刚过去,它们已经拣完,又飞了出去。于是女孩端着盆子去找继母,心里很高兴,以为她可以一起去参加晚会了。但是继母说:“不行,灰姑娘,你没有衣服,不能跳舞,你要被人嘲笑的。”女孩又哭。继母说:“如果你在一小时内,把两满碗扁豆从灰里干干净净地拣出来,就让你一同去。”继母心里想:“这一回绝对办不到了。”她把两碗扁豆倒到灰里。女孩从后门到花园里去,叫道:“乖乖的鸽子们,斑鸠们,天空中所有的鸟儿们,都来帮助我吧!把扁豆拣出来:

好的拣在碗里,

坏的吞到肚子里。”

于是两只白鸽子从厨房的窗子里飞了进来,后面跟着斑鸠,最后,天空中所有的小鸟,都唧唧喳喳成群结队地飞了进来,落到灰的周围。鸽子低下头去,又开始一粒一粒地啄着,其余的鸟儿也开始一粒粒地啄着,把所有的好扁豆都拣在碗里。不到半小时,它们已经拣好了,又飞了出去。于是女孩把碗拿到继母那里,心里很高兴,以为她可以一起去参加晚会了。但是继母说:“一切都没有用,不准你同我们一起去,因为你没有衣服,不能跳舞;如果你去了,我们就很难为情。”说罢,她回转身不去理她,带着两个骄傲的女儿急急忙忙地走了。

现在,家里没有别人了,灰姑娘就到榛树底下母亲的坟前叫道:

“小榛树,请你动一动,请你摇一摇,

把金银制成的衣服给我朝下抛。”

鸟儿把一件金银制成的衣服和一双用丝线和银线织成的舞鞋,丢下来给她。她急忙穿着去参加舞会。她的姊妹和继母都不认识她,以为是一个外国的公主,因为她穿着金衣服非常美丽。她们根本没有想到这是灰姑娘,以为她还坐在家里的垃圾堆旁,从灰里拣着扁豆呢。王子向她走过来,和她握手,和她跳舞。他不愿意再和别的姑娘跳舞了,紧握住她的手不放。如果有别人来邀请她跳舞,他就说:“这是我的舞伴。”

她一直跳到晚上,要回家去。王子说:“我陪你一起去。”因为他要看这位美丽的姑娘是哪一家的。但是她从他身边逃脱了,跳到她家后面鸽房里去。于是王子站在那里等候,等到她的父亲回来,王子告诉他,有一位不知姓名的姑娘跳到鸽房里去了。父亲想:“难道是灰姑娘吗?”他们只得拿斧头和尖锄给他,把鸽房劈开,但是里面没有人。继母和姊妹回到家里的时候,灰姑娘穿着龌龊衣服,躺在灰里,在墙洞里点着一盏很暗的油灯。原来灰姑娘从鸽房后面很快地跳出来,跳到榛树跟前。她在那里脱下了美丽的衣服,放在坟上,鸟就来把它拿回去。她把灰色的旧褂子穿了起来,回到厨房里去,坐在灰里面。

第二天,宴会又开始了,父母和姊妹走后,灰姑娘走到榛树跟前说:

“小榛树,请你动一动,请你摇一摇,

把金银制成的衣服给我朝下抛。”

鸟儿又丢了一件比昨天还要美丽得多的衣服。她穿着这件衣服参加舞会,每个人看见她这样漂亮都很惊奇。王子一直在等着她,看见她来到,马上握住她的手,和她跳舞,不和别的姑娘跳了。如果别的男子来邀请她跳舞,他就说:“这是我的舞伴。”晚上,她要走的时候,王子跟着她,要看看她走到哪幢房子里去;但是她从他身边逃脱了,逃到屋后的花园里去。园里长着一棵美丽的大树,结着非常好的梨子,她像松鼠一样敏捷地爬到树枝当中,王子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他等她的父亲回来,向他说:“那位不知姓名的姑娘又逃走了,我相信她逃到梨树上去了。”父亲想:“难道是灰姑娘吗?”他于是叫人去拿斧头,把树砍掉,但是树上没有人。当继母、姊妹走到厨房里的时候,灰姑娘像平常一样,躺在灰里,原来她从树的另一边跳下来,把漂亮的衣服又交给榛树上的鸟儿,穿上了她的灰褂子。

第三天,父母、姊妹都出门了,灰姑娘又到她母亲的坟前,向小榛树说:

“小榛树,请你动一动,请你摇一摇,

把金银制成的衣服给我朝下抛。”

于是鸟儿丢下一件衣服和一双舞鞋给她,那件衣服比上件更加美丽,更加灿烂,那双舞鞋是纯金的。她穿了这件衣服去参加舞会,人们都很惊奇,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王子只同她跳舞,如果有人要邀请她跳舞,他就说:“这是我的舞伴。”

到了晚上,灰姑娘要回家,王子要陪着她一起去,她很快又从他身边逃脱了;他跟不上她。但是这一次王子用了一个计策,叫人预先把整个楼梯涂上了柏油。因此女孩逃下楼去的时候,左脚的舞鞋被柏油粘住了,留在那里。他们把鞋拾了起来,看见它小巧、精美,完全是金的。第二天早晨,他带着它到灰姑娘父亲那里,向他说:“哪一位姑娘穿得上这只鞋子,可以做我的妻子。”继母的两个女儿听了这话都很喜欢,因为她们的脚生得很好看。大姊姊拿着鞋子到房间里去试穿,母亲站在旁边看着。但是她的脚指头大,鞋子太小,穿不进去。于是母亲给她一把刀子,说:“把脚指头削下来吧,你做了王后,就用不着步行了。”女孩削下脚趾头,勉强把脚穿到鞋子里,忍着痛走出来见王子。王子就把她当做自己的未婚妻,扶她上马,带着她骑马走了。但是他必须经过灰姑娘母亲的坟前,两只鸽子蹲在榛树上叫道:

“回过头来看,回过头来看,

金鞋子里有血,

这鞋子给她穿太小了,

真姑娘还坐在家里呢。”

王子看看她的脚,看见血正在流出来。他拨转马头,把假新娘送回家,说这个不是真新娘,叫她妹妹穿那只鞋子。妹妹到房间里去,运气很好,脚指头穿到鞋里去了,但是脚后跟太大了,穿不进去。母亲给她一把刀子说:“把脚后跟削下一点儿,如果你做了王后,就用不着步行了。”女孩把脚后跟削去了一块,勉强把脚放进鞋子里,忍着痛,走出见王子。王子把她当做他的新娘,扶她上马,带着她骑马走了。他们走过榛树前面的时候,两只鸽子坐在上面叫道:

“回过头来看,回过头来看,

金鞋子里有血,

这鞋子给她穿太小了,

真姑娘还坐在家里呢。”

王子朝下看看她的脚,看见血正从鞋子里流出来,白袜子从下到上全染红了。他拨转马头,把假新娘送回家去。他说:“这个也不是真新娘,你们没有别的女儿吗?”灰姑娘的父亲说:“没有,只有前妻生的一个小得可怜的灰姑娘,她是不可能做新娘的。”王子叫把灰姑娘喊到面前来,继母回答说:“啊,不行,她太脏了,不能见人。”但是王子坚决要见她,她只好喊灰姑娘出来。灰姑娘洗干净了手和脸,去见王子,向他鞠躬,王子把金鞋子递给她。她坐到一张小凳子上,脱下笨重的木屐,穿上金鞋子,非常合适。她站起来的时候,王子看看她的面孔,认得她就是和他跳舞的那个美丽的姑娘,于是叫道:“这是真新娘!”继母和两个姐妹大吃一惊,面孔都气白了。王子把灰姑娘扶上马,带了她骑马走了。他们从榛树前面走过的时候,两只白鸽子叫道:

“回过头来看,回过头来看,

金鞋子里没有血,

金鞋子不大不小,

他带了真的新娘回家去了。”

它们叫罢,飞下来,蹲在灰姑娘的肩膀上,一只在右边,一只在左边,永远蹲着。

王子行婚礼的时候,两个坏姐妹来,想奉承她,分享她的幸福。新夫妇到教堂里去,姐姐在右,妹妹在左,鸽子把她们的眼睛啄掉了一只。因为她们恶毒狡猾,就得到终身做瞎子的处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