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和他的妻子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有一次,一个渔夫和他的妻子住在海边破船里。渔夫每天去钓鱼,钓鱼,老是钓鱼。

有时他也拿着钓竿坐着,总是朝着清水里看,他坐着,坐着。

现在钓丝很深地往下沉,他拿了起来,钓着一条很大的比目鱼。比目鱼向他说:“渔夫,你听我说,请你饶了我吧。我不是一条真正的比目鱼。我是一个被施了魔法的王子。你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呢?吃掉我也没有好味道。你还是放我到水里,让我游泳去吧。”渔夫说:“唔,不用多讲了。会说话的比目鱼,我一定要放你的。”他一面说,一面放比目鱼到清水里,鱼沉下去,带着一长条血丝。渔夫站起来,到破船里妻子那里去。

妻子说:“丈夫,你今天没有钓到东西吗?”丈夫回答说:“没有,我钓着了一条比目鱼,它说它是被施了魔法的王子,我就把它放了。”妻子问:“你没有向它要点东西吗?”丈夫说:“没有,我向它要什么东西呢?”妻子说:“唉,我们不能永远住在破船里,又臭又讨厌。它可以替我们要一间草棚子。你可以去叫它,向它说,我们要一间草棚子,它一定办得到。”丈夫说:“啊,我为什么还要去呢?”妻子说:“唉,你先钓了它,又把它放了,它一定会办的,你马上去吧。”丈夫不愿意,但是又不敢反对他的妻子,就再到海边去。

海夫到海边的时候,海水又绿又黄,没有以前清亮,他站着说:

“小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斯比尔

和我的意见不一致。”

比目鱼游来,问:“她要什么呢?”渔夫说:“啊,我先钓着了你,我的妻子叫我向你要点东西。她不愿意住在破船里,愿意有一间草棚子。”比目鱼回答说:“你去吧,她已经有一间了。”

渔夫回去,他的妻子不在破船里了,那里有一个草棚子,妻子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妻子握着他的手,向他说:“你进来看看,现在好得多了。”他们进去,草棚中间有一个走廊,一间漂亮的卧室,里面摆着他们的床,一间厨房和一间储藏室;都放着很好的家具,还摆设着整齐的锡器和铜器,凡是要用的东西,都应有尽有。后面还有小院子,院里有鸡有鸭,还有长着蔬菜和果木的菜园。妻子说:“你看,这不是很好吗?”丈夫说:“是,就是这样好了,我们可以愉快地生活了。”妻子说:“我们还要想一想。”然后他们吃饭,上床睡觉了。

这样过了一两个星期,妻子说:“丈夫,你听我说,这草棚太窄,院子和菜园也太小了。比目鱼可以给我们一幢较大的房子。我很想住在一座石头造的大宫殿里。你到比目鱼那里去,叫它送我们一座宫殿。”丈夫说:“啊,太太,这草棚很不错,我们为什么要宫殿呢?”妻子回答说:“胡说,你去吧,比目鱼可以办到的。”丈夫说:“不行,比目鱼给了我们草棚,我不愿意再去,恐怕比目鱼会不高兴的。”妻子说:“你去吧,它很容易做到,也愿意做的,你就去吧。”丈夫心里难过,不肯去,自言自语地说:“这不好。”但是他终于去了。

渔夫到海边的时候,海水又紫又蓝,又灰又深,再也不绿,也不黄了,但是还很平静。他站在那里说:

“小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斯比尔

和我的意见不一致。”

比目鱼说:“她要什么呢?”渔夫有点难为情地说:“她要住在一座石头造的大宫殿里。”比目鱼说:“你去吧。她已经站在宫殿的大门前面了。”

渔夫回去,他到家的时候,看到一座很大的石头宫殿,他的妻子站在台阶上,正要进去;她牵着他的手说:“你进来。”他同她进去,宫里有大理石铺的大厅,许多仆人,用力打开大门;墙上糊着好的花纸,房里摆着金制的桌椅,天花板上挂着水晶灯,所有的房间和卧室都铺着地毯,桌上摆着最好的酒菜,非常丰盛。房子后面有很大的院子,里面有马房、牛栏和最好的马车。还有一个又大又漂亮的花园,里面长着最美丽的花和最好的果树,还有几里路长的公园,园里有鹿、獐、兔子和其他人们所想要的动物。妻子说:“这不是很好吗?”丈夫说:“啊,是的,就是这样好了。我们现在住在这富丽堂皇的宫殿里,要心满意足才好。”妻子说:“我们还要考虑一下,以后再说吧。”于是他们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晨,天刚刚亮,妻子先醒了,她从床上看见美丽的田地在她面前。丈夫还在伸懒腰,她用肘碰碰他的身子说:“丈夫,起来,从窗户里向外瞧。你看,我们难道不能做这一带地方的国王吗?你到比目鱼那里去,说我们要做国王。”丈夫说:“啊,太太,我们为什么要做国王呢?我不要做国王。”妻子说:“哦,你不要做国王,我要做国王。你到比目鱼那里去,说我要做国王。”丈夫说:“啊,太太,你为什么要做国王呢?我不愿意向它说。”妻子说:“为什么不愿意呢?你马上去,我一定要做国王。”于是丈夫去了,因为他的女人要做国王,他很不高兴。他想:“这样不好,这样不好。”他不愿意去,但是终于去了。

渔夫走到海边的时候,海水成了深灰色,又黑又浓,水从下面涌了上来,发出一种臭气。他到那里站着说:

“小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斯比尔

和我的意见不一致。”

比目鱼问:“她要什么呢?”渔夫说:“她要做国王。”比目鱼说:“你去吧,她已经做了国王了。”

于是渔夫回去,他走到宫殿跟前,宫殿比以前大得多,有一座高大的宝塔和富丽堂皇的装饰品,门口站着一个卫兵,还有许多带着鼓和喇叭的兵士。他走到屋里去,看见一切东西,都是大理石和金子做成的,天鹅绒的桌布,周围吊着很大的流苏。大厅的门开了,合朝侍臣都在里面,他的妻子坐在金子和金刚石做成的很高的王位上,头上戴着大金冠,手里拿着纯金和宝石做成的王笏,两边都有六个侍女成行站着,依次矮一个头。他走上去站着说:“啊,太太,现在你做了国王了。”妻子说:“是的,现在我做了国王。”他站着看她,看了一会儿,说:“听,你做了国王,多么好啊!我们不要再希望什么了。”妻子很急躁地说:“不,丈夫,我已经很苦闷,有些不耐烦了。你到比目鱼那里去,我做了国王,但是我还要做皇帝。”丈夫说:“啊,太太,你为什么要做皇帝呢?”她说:“你到比目鱼那里去,说我要做皇帝。”丈夫说:“啊,太太,比目鱼不能叫人做皇帝,我不愿意向它讲这些话;一国只有一个皇帝,比目鱼不能叫人做皇帝,它不能,它不能。”妻子说:“我是国王,你不过是我的丈夫,你还不赶快去吗?你马上就去,如果它能叫人做国王,也能叫人做皇帝。我现在要做皇帝,你马上就去。”因此他非去不可。丈夫去的时候,心里很害怕,他一面走,一面想:“这样不好,这样不好,她要做皇帝真不知羞耻,比目鱼终于要厌烦了。”

他这样想着,走到海边,海面还是很黑很浓,水从下面涌了上来,发出泡沫,刮着很大的风,波涛汹涌,冲击着海岸。渔夫很害怕。他在那里站着说:

“小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斯比尔

和我的意见不一致。”

比目鱼问:“她要什么呢?”他说:“啊,比目鱼,我的妻子要做皇帝。”比目鱼说:“你去吧,她已经做了皇帝了。”

于是渔夫回去,他走到家的时候,整个宫殿都是水磨的大理石造的,有雪花石膏的人像和黄金的装饰品。门前有军队操演,吹喇叭,打大鼓和小鼓。屋子里面有男爵,伯爵,公爵走来走去,像仆人一样,他们来替他打开纯金的大门。他进去,看见他的太太坐在用整块黄金制成的,约有两英里高的宝座上。她戴着两英尺高的大金冠,嵌着金刚钻和红宝石。她一只手拿着王笏,一只手拿着玉玺。在她的两旁站着两排侍臣,一个比一个矮,从两英里高的巨人到小指头一样小的矮子。许多侯爵和公爵站在她的面前。丈夫走过去,站到他们中间说:“太太,你现在做了皇帝吗?”妻子说:“是的,我做了皇帝。”他走去站着,仔细看了一会儿说:“啊,太太,你做了皇帝,这样漂亮!”妻子说:“丈夫,你站在那里做什么?我现在做了皇帝,但是我还要做教皇,你到比目鱼那里去吧。”丈夫说:“啊,太太,你还要做什么呢?你不能够做教皇,基督教世界里只有一个教皇,比目鱼不能叫人做教皇。”她说:“丈夫,我要做教皇,你马上就去,我今天就要做教皇。”丈夫说:“不,太太,我不愿意向比目鱼讲这种话,这是不行的,太过分了,比目鱼不能叫人做教皇。”妻子说:“不要胡说,它能够叫人做皇帝,也能够叫人做教皇。你马上就去吧,我是皇帝,你不过是我的丈夫,你还不肯去吗?”他害怕,就去了,但是他丝毫没有气力,身体颤动,膝盖和小腿都发抖。晚上快黑的时候,到处刮着风,云从四面飞来。叶子从树上落下,海水涨了起来,响得好像沸腾一样,向海岸冲来。他看见远处有船在波浪中摇摆,放枪,求救。在天空中间还有一点蓝色,但是周围都是红的,像有雷雨的样子。渔夫颓丧地走去,站在那里害怕地说:

“小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斯比尔

和我的意见不一致。”

比目鱼问:“她要什么呢?”渔夫说:“啊,她要做教皇。”比目鱼说:“你去吧,她已经做了教皇了。”

于是渔夫回去,他到家里的时候,看见一座很高大的教堂,周围有许多宫殿。他从人群里挤过去。教堂里面点着成千成万的灯,照得通明。他的妻子穿着金制的衣服,坐在一个更高的宝座上。她头上戴着三个大的金冠,周围有很多的主教。两旁点着两行蜡烛,最长的和顶大的宝塔一样高一样粗,挨次短小,最小的像厨房里用的蜡烛。所有的皇帝和国王都跪在她的面前,和她的鞋子接吻。丈夫仔细看了她一会儿说:“太太,你现在做了教皇吗?”她说:“是的,我做了教皇。”他站着仔细看,好像观望太阳一样。他看了说:“啊,太太,你做了教皇,这样漂亮!”但是她笔直地坐着,像一棵树,丝毫不动。他说:“太太,你现在做了教皇,应该心满意足,不能再要别的什么了。”妻子说:“我还要考虑。”于是他们两人上床睡觉,但是她还不满意,欲望叫她睡不着,总是想到还能要点什么。

丈夫睡得很好,很舒服,因为他白天跑了很多路;但是妻子睡不着,整夜翻来覆去,老是想还能要什么,可是想不起来。后来太阳出来的时候,她看见了朝霞,就从床上坐起来,从窗户里看见太阳升上来,想道:“难道我不可以叫太阳和月亮上升吗?”她用肘触触丈夫的肋骨,说:“丈夫,起来,你到比目鱼那里去,我要和亲爱的上帝一样。”男人还没有全醒,吓得从床上掉下来。他以为听错了,揉着眼睛说:“啊,太太,你说什么话?”她说:“丈夫,如果我不能够叫太阳和月亮出来,只能看着它们出来,我实在忍耐不住,没有一小时的安静,因为我自己不能叫它们出来。”她一面说,一面很凶地看着丈夫,丈夫吓得发抖。她说:“你马上就去,告诉它说我要和上帝一样。”丈夫跪在她面前说:“啊,太太,比目鱼办不到。它只能叫人做皇帝和教皇;我请你要知足,只做教皇算了吧。”她非常生气,头发竖起,撕开胸前的衣服,踢了他一脚,叫道:“我忍耐不住了,我再也忍耐不住了,你还不去吗?”于是他赶快穿上裤子,发疯似的跑去。

外面大风呼呼地吹着,他几乎站不住;房屋和树木都被吹倒了,山在震动,崖石滚到海里;天上完全漆黑,打雷扯闪,海里起了很大的黑浪,像教堂的塔,又像高山,都带着白沫的浪头。渔夫叫喊,连自己的话都听不见:

“小王子,小王子,

海里的比目鱼,比目鱼,你出来吧,

我的妻子伊尔斯比尔

和我的意见不一致。”

比目鱼问:“她要什么呢?”渔夫回答说:“啊,她要和上帝一样。”“你去吧,她又坐在破船里面了。”

于是他们就在破船里一直住到今天。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