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舍尔和格莱特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一座大森林旁边,住着一个贫穷的樵夫同他的妻子和两个小孩;男孩叫亨舍尔,女孩叫格莱特。他们生活很困难。有一次荒年,他弄得没有饭吃。晚上,他睡在床上想,愁得翻来覆去,他叹了口气,向他的妻子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我们什么都没有,怎么能够养活可怜的孩子呢?”妻子回答说:“丈夫,你听我说,明天大清早,我们把孩子们带到森林里树木最密的地方。我们在那里给他们生一个火,给每人一块小面包,然后我们去做工,把他们留在那里。他们找不着回家的路,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丈夫说:“不,太太,我不能这样办;我怎么能忍心把我的孩子们丢在森林里?野兽马上会来把他们吃掉的。”她说:“哦,你这呆子,那我们四个人都得饿死,你去刨木板做棺材吧。”她吵得他不得安静,直到他答应为止。丈夫说:“但是我可怜这些苦命的孩子。”

两个小孩子也饿得睡不着,听到了继母向父亲说的话。格莱特悲痛地哭起来,向亨舍尔说:“我们快死了。”亨舍尔说:“别做声,格莱特,你不要伤心,我一定要想办法。”两个大人睡着了,亨舍尔起来,穿着上衣,把下面的门打开,悄悄地走出去。月光十分明亮,屋前的白色小圆石,像银币一样发光。亨舍尔弯下腰去,尽量把石头向衣袋里装。然后他回来向格莱特说:“好妹妹,你放心,只管安静地睡,上帝是不会遗弃我们的。”说完他又躺到床上。

天亮了,太阳还没有出,妻子就来唤醒两个孩子:“你们这些懒东西,起来,我们要到森林里去砍柴。”然后她给每人一小块面包说:“这是给你们的中饭,但是你们不要先吃,吃了就没有了。”格莱特把面包放在裙子里,因为亨舍尔袋里装着石头。后来他们一起到森林里去。他们走了一会儿,亨舍尔站着,回头朝家里望了又望。父亲说:“亨舍尔,你站在那里看什么,你留心不要忘记用你的腿。”亨舍尔说:“啊,爸爸,我看我的小白猫,它坐在屋顶上,向我告别。”母亲说:“呆子,那不是猫,是照在烟囱上的太阳。”其实亨舍尔并不是看小猫,却是把袋里明亮的小圆石丢在路上。

他们走到森林中间,父亲说:“孩子们,你们去拣柴,我要生个火,免得你们冷。”亨舍尔和格莱特把柴搬到一块儿,堆得有一个小山高。柴点着了,火焰燃得很高的时候,母亲说:“孩子们,你们躺到火旁休息,我们要到森林里去砍柴。我们砍完了,再来接你们。”

亨舍尔和格莱特坐在火旁,到了中午,各人吃自己的面包。因为他们听到斧头砍柴的声音,以为父亲在附近。其实不是砍柴的斧头声,是他绑在一棵枯树上被风吹得摆来摆去的树枝。他们坐了很久,眼睛疲倦得睁不开了,于是就睡着了。最后他们醒来,已经是黑夜了。格莱特哭着说:“我们怎样从森林里走出去呢?”但是亨舍尔安慰她说:“等一会儿,月亮出来了,我们就找得着路了。”满月升起的时候,亨舍尔牵着妹妹的手,顺着有小圆石的路走,小圆石闪闪发光,和新铸的银币一样,指示他们的路。他们走了一整夜,天快亮的时候,回到父亲家里。他们敲门,母亲起来,看见是亨舍尔和格莱特,她说:“你们这些坏东西,你们为什么在森林里睡了这样久,我们以为你们简直不要回来了。”但是父亲很欢喜,因为把他们单独丢在森林里,他心里十分难过。

不久以后,到处又发生了灾荒,夜里孩子们听见母亲向父亲说:“一切都吃完了,我们还有半个长圆面包,以后什么都没有了。孩子们应该走开,我们要把他们引到森林里更深的地方,免得他们又找到回来的路。除此以外没有法子救我们了。”丈夫心里难过说:“你还是把最后一点东西和孩子们分着吃了好些。”但是妻子不听他的话,骂他,责备他。做了第一次,就要做第二次;因为他第一次让步了,所以第二次也得让步。

孩子们没有睡着,都听见了这些话。两个大人睡着的时候,亨舍尔又起来,要出去拣小圆石。但是女人把门锁了,亨舍尔不能出去。他安慰他的妹妹说:“不要哭,格莱特,尽管安静地睡觉,亲爱的上帝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清早,妻子起来,从床上喊起孩子。他们都得到了一块面包,比第一次的还要小。亨舍尔在到森林去的路上,把面包在袋里弄碎,时常站住,丢一点在地上。父亲说:“亨舍尔,你站着看什么,走吧。”亨舍尔回答说:“我看我的小斑鸠,它站在屋顶上向我告别。”女人说:“呆子,那不是你的小斑鸠,那是照在烟囱上的太阳。”亨舍尔把所有的面包屑一点点全丢在路上了。

妻子把孩子们引到森林里的更深处。这是他们生平还没到过的地方。她在那里又生了一个大火堆说:“孩子们,你们坐在这里,如果疲倦了,可以睡一会儿;我们到森林里去砍柴,晚上砍完了,来接你们。”中午,格莱特把她的面包分给亨舍尔,因为他的一块撒在路上了。然后他们睡着了,没有人到可怜的孩子们这里来。他们直到黑夜里才醒,亨舍尔安慰他的妹妹说:“格莱特,等到月亮升起了,我们会看到我撒的面包屑,可以知道我们回家的路。”月亮出来了,他们起身,但是他们找不到面包屑,因为森林和田野里,飞着成千的鸟,把面包屑都啄去了。亨舍尔向格莱特说:“我们一定找得着路。”但是他们却找不着。他们走了一整夜,又从早到晚走了一天,还是没有走出森林。他们非常饥饿,因为除开地上长的几个浆果外,他们什么都没有吃。他们很疲倦,腿走不动,就躺在一棵树下睡着了。

他们离开父亲的房子,到现在已经有三天了。他们又开始走,但是他们在森林里迷了路,越走越深,如果没人来救,他们只得饿死。中午,他们看见一只美丽雪白的小鸟,蹲在一根树枝上,叫得非常好听,他们就站着听。它叫完了,展开翅膀在他们前面飞,他们跟着它来到一座房子跟前。小鸟落到房子顶上。他们走到很近的地方,看见房子是面包做的,屋顶是用饼干盖的;窗户是亮晶晶的糖做的。亨舍尔说:“我们要去吃一顿好饭。我要吃屋顶,格莱特,你可以吃窗户,味道很甜。”亨舍尔站起来,把屋顶拆了一点,尝尝味道,格莱特站到窗边啃得很响。屋里有一种很细的声音向外叫:

“啃,啃,

谁啃我的小房子?”

孩子们回答说:

“风,风,

天上的风。”

他们继续吃,并不慌张。亨舍尔觉得屋顶的味道很好,拉了一大块下来,格莱特掰下了一整块圆玻璃,坐下来,吃得很舒服。门忽然开了,一个老太婆,扶着拐棍悄悄地走出来。亨舍尔和格莱特看见了非常害怕,手里的东西都掉了。老太婆摇头说:“唉,亲爱的孩子,谁送你们到这里来的呢?你们只管进来在我家里住,不会叫你们受苦。”她握着两个人的手,带他们到屋里去。她端来很好的食物,有牛奶和糖饼子,苹果和胡桃。然后用白布铺好两张床,亨舍尔和格莱特睡上去,以为到了天堂。

老太婆假装非常和气,其实是一个恶毒的巫婆。她早暗中注意着这两个孩子,为了引诱他们,才造了那幢面包房子。如果有孩子落到她的手里,她就把他弄死,煮了吃;那是她的节日。巫婆们的眼睛是红的,不能看远,但是她们和动物一样,嗅觉特别灵敏,人来到附近,她们就觉得。亨舍尔和格莱特到了她跟前,她恶意地笑着轻蔑地说:“我拿到了他们,就不能叫他们再逃掉。”大清早,孩子们还没有醒,她已经起来。她看见他们俩睡觉,脸儿又红又胖,非常可爱,就自言自语地说:“这是一口肥肉。”她用骨瘦如柴的手抓住亨舍尔,抱到一间小马房里,把格门关了;无论他怎样喊叫,都没有用。然后她去摇醒格莱特,叫道:“起来,懒东西,去挑水,给你哥哥煮点好东西,他在外面马房里,你应该把他喂肥。他肥了,我要吃他。”格莱特开始痛哭,但是一切都没有用,她不得不做那恶毒的巫婆要她做的事。

于是格莱特给可怜的亨舍尔煮最好的食物,格莱特吃的只是螃蟹壳。每天早晨,巫婆悄悄地走到小马房跟前叫道:“亨舍尔,把你的手指伸出来,让我摸摸,看你是不是肥了。”亨舍尔伸了一根小骨头出来,巫婆眼睛昏花,看不清,以为是亨舍尔的手指,心里很奇怪,以为他养不肥了。四星期过去了,亨舍尔还是很瘦,她忍不住了,不能再等。她喊女孩说道:“喂,格莱特,赶快挑水来;不管亨舍尔是肥是瘦,明天我要杀了煮他。”唉,那可怜的妹妹必须去挑水的时候,大声痛哭,眼泪从她脸上流下来。她叫道:“亲爱的上帝,你帮助我们,如果我们在森林里被野兽吃了,我们也死在一块。”巫婆说:“你少叫喊些,一切都不能帮助你。”

清早,格莱特必须出去,把锅挂上,装水生火。巫婆说:“我们要先烤面包。面包炉已经烧热了,面也揉好了!”她把可怜的格莱特推到面包炉跟前,火焰已经从炉里伸出来了。巫婆说:“你走进去,看是不是烧热了,我们好把面包推进去。”如果格莱特进去了,巫婆就会把炉门关上,在里面烤格莱特,也要把她吃掉。格莱特晓得她的意思,她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怎么能够进去呢?”巫婆说:“蠢东西,洞有这样大,你看我都可以进去。”她爬过来,把头伸到面包炉里。格莱特把她推到炉子里面,关上铁门,插上闩子。啊!巫婆叫喊起来,非常怕人。格莱特跑了,那无法无天的巫婆,悲惨地烧死了。

格莱特一直跑到亨舍尔那里,打开小马房叫道:“亨舍尔,我们得救了,老巫婆死了!”亨舍尔跳出来,好像出了笼的鸟一样。他们非常欢喜,抱着脖子跳来跳去,互相接吻!他们再不害怕了,就到巫婆房子里去,里面到处都是箱子,装着珍珠宝石。亨舍尔说:“这比小圆石头好些。”他尽量装些到袋里。格莱特说:“我也要带点东西回家。”于是装满她的裙子。亨舍尔说:“现在我们要走了,走出这巫婆的森林。”他们走了几个钟头,走到一条大河旁边。亨舍尔说:“我们不能过去,我没有看见任何桥梁。”格莱特回答说:“这里也没有小渡船,只有一只白鸭子在游,如果我们请求它,它就会帮助我们过去。”于是她叫道:

“鸭子,鸭子,

亨舍尔和格莱特站在这里。

没有桥,没有船,

请把我们背到河对岸。”

小鸭来了,亨舍尔坐上去,叫妹妹和他坐在一起。格莱特说:“不行,太重了,鸭子背不动,叫它一个一个地背我们过去。”好鸭子照办了,他们平安地到了那边。他们又走了一会儿,觉得森林越来越熟悉,最后他们从远处看见了父亲的房子。他们开始跑,闯到屋里,抱住父亲的脖子。父亲自从把孩子遗弃在森林以后,就没有一时快乐过;继母已经死了。格莱特抖她的裙子,珍珠宝石在屋里乱滚,亨舍尔也一把一把地从衣袋里把珍珠宝石拿出来。一切顾虑都没有了,他们一起生活,非常快乐。我的童话讲完了,那里有一只老鼠在跑,谁捉住了它,就可以用它的皮子做一顶很大很大的帽子。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