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发抖

  • A+
所属分类:格林童话

从前有一个父亲,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聪明伶俐,会应付一切,小儿子很蠢,什么也不懂,也不学习;人们看见那小儿子,就说:“这个孩子,他父亲还有得操心呢!”家里要做什么事,无论什么时候,总得大儿子去做。但是如果父亲在黄昏的时候或者在深夜里叫他出去拿什么东西,要经过墓地或一个黑暗地方的话,大儿子就回答说:“啊,父亲,我不去,到那儿去我要发抖!”因为他很胆小。如果晚上人们坐在火炉旁边讲故事,讲得叫人毛骨悚然的时候,听的人有时说:“啊,真叫我发抖!”小儿子坐在一个角落里,听了这句话,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想:“他们总是说:‘这使我发抖!这使我发抖!’但是并不能使我发抖。这一定也是我不懂得的一种本领。”

有一次,父亲向他说:“坐在角落里的人,你听我说,你长得又高大又强壮,应当学习一点东西,自己好挣饭吃。你看,你哥哥是怎样的工作,但是你一点出息都没有。”他回答说:“唉,父亲,我要学习;如果可以办到的话,我愿意学习发抖,关于发抖,我还一点都不懂呢。”哥哥听了这话,笑了起来,心想:“天呀,我弟弟真是一个傻瓜,一辈子都没有出息。如果是个有用的人,很早就应当有点表现了。”父亲叹气,回答他说:“发抖,你一定可以学会发抖,但是你不能靠它吃饭。”

不久以后,教堂里的司事到他家里来访问,父亲向他诉苦,说他的小儿子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学习。“你想想,我问他用什么来挣饭吃的时候,他公然要求去学发抖。”教堂司事回答说:“如果没有别的事,那他可以跟着我学习发抖,叫他到我家里去吧,我一定要严格地教育他。”父亲同意这样做,因为他想:“小孩子应该受点训练。”教堂司事带他到教堂里去,叫他打钟。过了几天,司事在半夜里喊他起来,叫他到教堂的钟楼上去打钟。司事想:“你马上就学会发抖了。”于是他就悄悄地走在他前面。当那少年到了钟楼上,转身拿钟绳的时候,看见楼梯上传声洞对面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人。他叫道:“谁在那里?”但是那人不回答,也不动。少年叫道:“答应我,要不就走开,夜里你在这里做什么。”但是教堂司事还是站着不动;少年以为他是一个妖怪。少年第二次叫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如果你是个正经东西,请你说话,不然我要把你摔到楼梯下面去了。”司事想:“大概不会这样吧。”他还是不做声地站着,好像一块石头。少年第三次叫他,仍旧没有用,于是他跑过去,把“妖怪”向楼梯下面一推。他滚了十层台阶,躺在一个角落里。少年打过钟,回到房间里,一句话没说,躺在床上睡觉了。司事的妻子等她丈夫等了很久,不见他回来,最后她有些不安,喊醒少年,问:“你晓得我丈夫在哪里吗?他比你先上钟楼去的。”少年回答说:“我不晓得,但是在传声洞对面的楼梯上站着一个人。因为他不回答我的话,又不走开,我以为他是一个小偷,把他推下去了。你到那里去看看,是不是他。如果是的话,那我就太抱歉了。”司事的妻子跑去,看见丈夫躺在一个角落里,哎呀哎呀地叫,他折断了一条腿。

她把他背了下来,然后大声叫喊着跑到少年的父亲那里。她叫喊道:“你的儿子闯了大祸,把我丈夫推下楼梯,折断了一只腿。你把那个坏家伙领回来吧。”父亲大吃一惊,跑去大骂儿子。“这样无法无天的事,一定是恶鬼挑唆你做的。”儿子回答说:“父亲,你听我说,我一点罪过也没有。他夜里站在那里,像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我不知道他是谁,我警告了他三次,叫他说话,不然就走开。”父亲说:“唉,跟你住在一起又有麻烦,滚开吧,我不要再见你了。”“好的,父亲,我非常愿意,等到天亮了,我就要出去学习发抖,这样我可学到独立生活的本领。”父亲说:“随便你学习什么,我都不管。这里有五十块钱你带去做路费,到广大的世界里去吧。不要向人说你是从哪里来的,也不要说出你的父亲是谁,因为有你这种儿子是很丢脸的。”“好的,父亲,你如果没有别的要求,那么我很容易记得你的话,就照你的意思去做。”

天亮了,少年把那五十块钱放在袋里,出门去,在大路上走着,总是自言自语地说:“只要我会发抖!只要我会发抖!”有一个人走来,听到少年自言自语地说话;他们一起走了一段路,看见一个绞架,那人向他说:“你看,那里是一棵树,有七个人同绳匠的女儿结了婚,现在正学飞哩,你坐在下面等到夜里,一定可以学会发抖了。”少年回答说:“如果没有别的事,这很容易办。如果我很快地学会了发抖,我就把这五十块钱给你;明天早晨你再到我这里来吧。”少年走到绞架跟前,坐在下面,等着夜晚的来到。因为他冷得很,就生了一个火;但是半夜,风吹得更冷,虽然有火还是不暖和。风吹着绞架上的人,互相撞击,摆来摆去,他想:“我在下面烤火还冷,他们在上面更要冷得难受了。”他同情他们,搭着梯子上去,把七个死人解开,抱了下来。他拨火,吹燃它,把他们放在火的周围取暖。他们坐在那里不动,火烧着他们的衣服。他说:“你们当心,不然,我再把你们挂上去。”但是那些死人没有听见,也没做声,让他们的破烂衣服继续燃烧着。他生了气,说:“如果你们不注意,我就不能帮助你们了;我不能同你们一起烧死。”他又把他们挂上去。然后他就坐在火边睡着了。第二天早晨,那个人来要那五十块钱,说:“啊,你晓得什么是发抖吗?”他回答说:“不,我从哪里知道呢?那上面的人都不做声,非常愚蠢,让他们身上的破烂衣服燃烧。”那人知道今天拿不到那五十块钱,一面走,一面说:“我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少年也走了,又自言自语地说:“啊,只要我会发抖!只要我会发抖!”在他后面走的一个车夫听见了,问:“你是谁?”少年回答说:“我不知道。”车夫又问:“你是哪里人?”“我不知道。”“你父亲是谁?”“我不能告诉你。”“你不住地唧唧咕咕地说些什么?”少年回答说:“唉,我要学习发抖,但是没人教给我。”车夫说:“不要胡说,你同我一起去,我要教会你。”少年同车夫一起走着,晚上来到一个旅馆里,他们在那里过夜。少年走进房间的时候,又大声说:“只要我会发抖!只要我会发抖!”老板听见了,笑着说:“如果你要发抖,这里有一个好机会。”老板娘说:“啊,不要做声,许多好奇的人都丧失了他们的性命;如果你这双漂亮的眼睛从此不能再看见日光,那是多么可惜的事啊。”但是少年说:“无论多么困难,我总要学习,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出来的。”他闹得老板不得安静,老板终于对他说,离这里不远有一座魔宫,如果有人在宫里守三夜,一定可以学到什么是发抖。国王曾经说过,谁敢在里面住宿,他把他的女儿给他做妻子。他女儿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魔宫里还藏着许多宝物,由恶鬼们守着,这些宝物如果被一个穷人取得,他就会变得很富。已经有许多人进去过了,但是还没有一个人出来过。第二天,少年到国王面前说:“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很愿意在魔宫里住三夜。”国王仔细看看他,很喜欢他,说:“你可以要求带三样东西进去,但必须是无生命的东西。”他回答说:“我请求带去一个火,一台车床和一个装着刀的切菜砧。”

国王叫人把这些东西在白天替他送到魔宫里。快到夜里的时候,少年走到魔宫里去,在一个房间里生了一堆明亮的火,把装着刀的切菜砧放在旁边,自己坐在车床上面。他说:“啊,只要我会发抖!但是我在这里也不会学到的。”快到半夜的时候,他要拨火;他正在吹火的时候,忽然屋角里有东西叫起来:“噢,喵!我们很冷呀!”——他叫道:“你们这些笨东西,喊什么呢?如果你们怕冷,就坐到火旁边来取暖吧。”他说了这话以后,有两只大黑猫猛地跳出来,坐在他的两边,睁着火一样的眼睛凶恶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当它们已经暖和了的时候,它们说:“伙计,我们来打牌好吗?”少年回答说:“为什么不打呢?不过请你们把脚伸出来看一看。”它们把爪子伸出来。他说:“唉,你们的脚爪这样长啦!等一等,我要给你们先剪一剪。”他一面说,一面抓着它们的脖子,拿到切菜砧上,把它们的脚紧紧地夹着。他说:“我看了你们的脚爪,就不高兴同你们打牌了。”说着他就把它们打死,摔到外面水里去。他把这两只猫解决以后,正要再坐到火旁边的时候,从四面八方走出许多黑猫和黑狗来,它们都带着烧红的链子。它们越来越多,挤得他无法移动;它们可怕地叫着,走到他面前的火边,把火拨开,要弄灭它。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但是它们闹得使他无法忍受的时候,他就拿起刀来喊道:“你们这些流氓,给我滚开。”说着就向它们打去。它们一部分跑掉了,另一部分被他打死,丢在外面池子里。他回来,把火星吹旺,坐下来取暖。他这样坐着,眼睛睁不开了,很想睡觉。他朝周围望望,看见屋角里有一张大床。他说:“我正好休息。”于是他就躺到上面。他正要闭眼的时候,床自己走动起来了,在整个魔宫里打转。他说:“好极了,只管好生走吧。”那床继续朝前走,好像六匹马拖着的一样,过门槛,上下楼梯。忽然砰的一声,床翻了身,倒转过来,像一座山似的压在他身上。但是他把被褥和枕头都抛出去,自己从床下爬了出来,说:“现在谁高兴,就去躺在它上面吧。”他就躺到火旁边,一直睡到天亮。第二天早晨,国王来了,看见他躺在地上,以为妖怪把他害死了,就说:“这样一个漂亮的少年,死得多么可惜。”少年听见了,站起来说:“还没有这样严重呢!”国王很吃惊,但是也很高兴,便问他经过的情况。他回答说:“很好,一夜已经过去了,还有两夜同样可以过去的。”他到旅馆老板那里去,老板眼睛睁得很大,对他说:“我没有想到会再看见你还活着。你现在学会怎样发抖了吗?”他说:“不,没有,一切都没有用,但愿有人能够告诉我!”

第二夜,他又到魔宫里去,坐在火旁,开始唱他的老调:“只要我会发抖。”到了半夜,他听到一种吵闹的声音,最初很轻,越来越大,最后静了一会儿,有一个半截的人,大声叫喊着从烟囱里下来,倒在他面前。他叫道:“嘿!还有一半呢,这是不够的。”吵闹的声音又起来了,接着是咆哮和怒号的声音,其余半截身子也从上面落了下来。他说:“等一等,我要先给你把火吹旺。”他把火吹旺了,又朝周围看看,两个半截身子已经合成一个可怕的人,坐在他的位子上。少年说:“这不行,凳子是我的。”那个人要把少年挤开,但是少年不愿意,用力把他推走,又坐到他自己的位子上。以后更多的人又一个一个地落下来。他们拿了九条死人的腿和两个死人的头,玩起九柱戏[1]来。少年也高兴玩,就问他们:“你们听我说,我也可以玩吗?”“可以的,只要你有钱。”他回答说,“有的是钱,但是你们的球不很圆。”他拿着死人的头,放到车床上,把它们磨圆。他说:“瞧,现在它们好滚些了,有趣!有趣!”他参加游戏,输了一点钱。钟打十二点的时候,这一切就都不见了。他于是躺下来安安静静地睡觉。第二天早晨,国王来探听消息,问道:“这一夜你过得怎样?”他回答说:“我玩了九柱戏,输了几分钱。”“难道你没有发抖吗?”他说:“唉,什么话,我玩得很高兴。如果我知道什么是发抖,那才好呢。”

第三夜,他又坐在他的凳子上,非常烦闷地说:“只要我会发抖!”到了很晚的时候,来了六个高大的人,他们抬着一口棺材。他说:“哈哈,这一定是我的表弟,他在前几天才死的。”他于是招招手,叫道:“来,表弟,来吧!”他们把棺材放在地上,他走去掀开盖子,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死人。他摸摸他的脸,那脸冷得像冰一样。他说:“等着,我给你一点温暖。”他走到火边,把手烘热,放在死人的脸上,但是死人还是冷冰冰的。他把死人抱出来,自己坐在火边,把他抱到怀里,摩擦死人的手臂,使血液流通。这仍旧没有用,他忽然想起:“如果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可以使他温暖。”于是他把死人抱到床上,给他盖上被褥,自己躺在他旁边。过了一会儿,死人暖和了,开始动起来。少年说:“表弟,你看,我不是把你弄暖了吗!”但是死人起来叫道:“现在我要杀死你。”他说:“什么,这是你对我的感谢吗?马上叫你再到棺材里去。”他举起他来,摔到棺材里,盖好了盖子。于是那六个人又把棺材抬走了。他说:“这并不能叫我发抖,我在这里一辈子也学不到了。”

这时候又有一个人进来,他比所有的人都高大,样子非常可怕;他年纪很老,长着很长的白胡须。他叫道:“哦,你这矮子,现在你可以学会什么是发抖了,因为你就要死了。”少年回答说:“没有这样快,如果要我死,我还得讲几句话。”那鬼怪说:“我马上要抓住你。”“慢慢来,慢慢来,你不要这样神气;我也和你一样有力气,也许比你的力气还要大些呢。”老头子说:“我们看吧,如果你比我强些,我就让你走;来,我们试试。”老头子带着他经过黑暗的走廊,到一个炼铁厂里,拿起一把斧头,一下子就把铁砧打到地里去。少年说:“我还可以做得好些。”说着他就走到另外一个铁砧那里,老头子在旁边站着看,他的白胡须垂下来。少年拿起斧头,一下子把铁砧劈做两半,把老头子的胡须夹在里面。少年说道:“现在我捉住了你,现在轮到你死了。”他就拿了一根铁棍,向老头子乱打,老头子急忙叫喊,请他停止,答应给他许多财宝。少年拔出斧头,放他走。老头子又带他回到魔宫里,在一个地窖里指给他看满满的三箱金子。他说:“一箱是穷人的,一箱是国王的,第三箱是你的。”这时候十二点钟打过了,那鬼怪不见了,少年站在黑暗里。他说:“我要想个办法走出去。”于是他摸索着找路,回到那房间里去,在火旁睡着了。第四天早晨,国王来了,说:“你学到了什么是发抖吧?”——他答道:“没有,我不知道发抖是什么,我死了的表弟来过。一个有胡子的人也来过,他指给了我看下面有许多财宝,但是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发抖。”国王说:“你已经救了这个魔宫,你应该和我的女儿结婚。”他回答说:“这很好,但是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发抖。”

金子拿了出来,婚礼举行了;少年王子虽然非常爱他的妻子,非常快乐,可是他还是时常说:“只要我会发抖,只要我会发抖!”最后公主讨厌了。她对仆人说:“我要想个办法,一定要叫他学会发抖。”她跑到花园里,在小河旁边捉了一满桶梭子鱼。夜里,王子睡着的时候,公主把他的被拉开,把满桶冷水和梭子鱼倒在他的身上,小鱼在他周身跳来跳去。于是他醒了叫道:“哎呀,亲爱的夫人我发抖了,我发抖了!现在我知道什么叫发抖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