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壮锦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传说在古代的时候,有一座大山,山脚下有一块平地,平地上有几间茅屋。茅屋里住有一个叫妲布的女子,她的丈夫已经死去了,只剩下三个孩子。老大叫勒墨,老二叫勒堆厄,最小的叫勒惹。

妲布不但长得美丽而且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女子,她织得一手好壮锦。据说她织的花朵就像是真的一样,似乎都能闻见芳香味儿,织的鸟儿就像是天上飞的一样,似乎能听见鸟儿在叫。每一幅壮锦都活灵活现,犹如真的一般。所以人们都喜欢买她的壮锦来做衣服、被面儿和床毡子。妲布就靠着自己的一双手来养活一家四口。

有一天,妲布拿上几幅壮锦到街上去卖,忽然看见有一家店铺里挂着一张五彩的画,那画上有高大的房屋、美丽的花园、大片的田地;又有果园、菜园和鱼塘;还有成群的牛羊鸡鸭和远处蓝天上飘着的朵朵白云。妲布看了又看,越看越喜欢,于是就用卖布得来的钱把画买了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太喜欢啦,妲布好几次都忍不住坐在路边打开画来看。她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村子真美啊!要是我能生活在这么一个村庄里就好了。”回到家,她把画打开给儿子们看,边看边跟他们说着话儿。

妲布笑着对大儿子说:“勒墨,我们要是能住在这个村子里那该多好啊!”

大儿子勒墨耸耸肩、撇撇嘴,说:“妈妈,快别胡思乱想了!你这明明就是做白日梦!”

妲布又笑着对二儿子说:“勒堆厄,要是我们能住在这个村子里那该多好啊!”

二儿子勒堆厄也耸耸肩、撇撇嘴,说:“妈妈,别做梦啦!这得等到下辈子了吧。”

由于两个儿子都让妲布很失望,于是她皱着眉头,对小儿子说:“勒惹,要是不能住在画里面的村子我就会闷死了。”说完,妲布长长叹了一口气。

三儿子勒惹想了想,安慰妈妈说:“妈妈,你的锦织得很好,锦上的东西看着就像真的一样。如果你把这张图画织在锦上,不就和住在美丽的村庄里一样了吗?”

妲布想了一会儿,觉得三儿子说得很有道理,就笑嘻嘻地说:“哎呀,你说得很对,如果我把画中的景物织出来,不就和我住在那里一样吗。哈哈,我就织一幅吧!不然我会闷死的。”说完,妲布拿出五彩丝线,摆好织布机,依照图画“吱呀吱呀”地织了起来。

妲布织呀织呀,织了一天又一天,织了一月又一月,一点儿钱也没有赚回来,只靠儿子们砍柴换米生活。渐渐地,老大勒墨和老二勒堆厄对妈妈生起气来,他们常拉着妲布的手说:“妈妈,你织了这么多,可是一点儿都不拿去卖,专靠我们砍柴换米吃,我们太辛苦了!”

老三勒惹不喜欢他们说的话,对大哥、二哥说:“就让妈妈织吧,她不织的话会闷死的。哥哥们要是嫌砍柴辛苦,那就让我一个人去砍好了。”

“哼,老三,你说话可得算数!”老大和老二说。勒惹点点了头:“一定算数!”

就这样,老大和老二再也不去砍柴了,一家四口的生活就由勒惹不分日夜地上山砍柴来维持。妲布也不分日夜地织锦。她织呀织呀,一年以后,妲布的眼泪滴在锦上,她就在眼泪上织出了清澈弯曲的小河,织出了又圆又亮的鱼塘。两年以后,妲布的眼血滴在锦上,她就在眼血上织出了火红的太阳,织出了艳丽的花朵。织呀织呀,一连织了三年,这幅大壮锦才织成功。这幅壮锦可真是美丽啊!

看哪,上面有高高大大的房子,蓝瓦、青墙、红柱子,还有一扇黄色的大门。门前是一个大花园,各种花朵争相怒放。花园里还有鱼塘,金鱼在里面摆着尾巴。房子的左边是一座果园,火红的果子挂满了枝头,还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呢!房子右边是一座菜园,园里满是青青的菜、黄黄的瓜。房子后面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上有牛羊棚和鸡鸭笼。牛羊在草地吃草,鸡鸭在草地上啄虫。离房子不远的山脚下,还有一大片田地,田地里满是金黄的玉米和稻谷。清清的河水在村前流过,红红的太阳从天空照下来。

“哇,这幅壮锦真是太美了!”三个孩子齐声赞叹着。

妲布伸了个懒腰,擦了擦红红的眼睛,咧开嘴巴咯咯咯地笑了,开心又痛快。

可是还没等她好好欣赏,忽然一阵大风从西方“呼呼”地刮过来,“噼啪”一声,这幅壮锦就被卷出了大门,卷上天空,一直朝东方飞去了。啊!自己的心血被大风卷走了!

“我的壮锦啊!”妲布惊声尖叫起来,赶忙追了出去。哎呀!只是眨眼的时间,壮锦就不见了!妲布顿时昏倒在大门外。

“妈妈!”三兄弟跑出去,把妈妈扶起来,放在床上。他们熬了浓浓的姜汤,给妲布喂了下去,她才慢慢地醒过来。

她对老大说:“勒墨啊,你去东方把那幅壮锦找回来吧,那是妈妈的命根啊!”勒墨点点头,穿起草鞋,就朝东方走去。

走了一个月,勒墨走到了一个大山的隘口。大山隘口有一间石头屋子,屋子右边有一匹大石马。哎呀,那石马居然会动!它张开嘴巴,想吃身边红红的杨梅果。屋门口坐着一个白发老奶奶。

她看见勒墨走过就问他:“孩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勒墨说:“我要去找一幅壮锦,那是我妈辛辛苦苦织了三年的宝贝,被大风刮往东方去了。”

老奶奶说:“哎呀,那壮锦是东方太阳山的一群仙女拿走的。她们见你妈妈的壮锦织得好,要拿去做样子。到她们那里可不容易哩!你先要敲两颗牙齿下来,放进那匹大石马的嘴巴里。大石马有了牙齿就能动啦,才能吃身边的杨梅果。等它吃了十颗杨梅果,你骑到它的背上,它就驮你去太阳山啦!可是在路途中要经过燃着熊熊烈火的发火山,石马钻进火里,你得咬紧牙关忍耐,不能喊痛。只要喊一声,你就会被烧为火炭。过了发火山,就到了汪洋大海。海里风浪很大,还会夹着冰块向你身上冲过去哩!你得咬紧牙关忍耐,不能打冷战。只要打一个冷战,浪头就把你埋入海底。渡过汪洋大海,就可以到达太阳山啦,就能找仙女要回你妈妈的壮锦了。”

“这……”勒墨为难地挠了挠头,他摸摸自己的牙齿,天哪,还要经受大火烧身?还要被风浪冲刷?这太可怕了!想到这里,他的脸“唰”的一下变青了。

老奶奶看出了他的心事,笑眯眯地说:“孩子,不要去吧!你受不了的,太苦啦!这样吧,我送你一盒金子,回家好好过生活吧!”说完,老奶奶到石屋里拿出一小盒金子交给勒墨。勒墨接过盒子,立刻转身走了。

他一路走,一路想:“只要有这一小盒金子,我就能丰衣足食一辈子啦!可不能拿回家去,要是被他们分了,我可就享受不了啦!”勒墨想着想着,转身向一个大城市走去了。

妲布躺在床上望眼欲穿地等啊等啊,一直等了两个月,还是不见老大回家来。她虚弱地对第二个儿子说,“勒堆厄,你去东方把壮锦找回来吧。那幅壮锦是妈妈的命根啊!”

勒堆厄点点头,穿起草鞋,向东方走去。走了一个月,他也到了大山隘口,又遇见那个老奶奶坐在石屋门口。老奶奶又照样对他说了一番话。勒堆厄摸摸牙齿,天哪,还要大火烧身?还要被风浪冲刷?这太可怕了!他的脸“唰”地一下变青了。

老奶奶摇了摇头:“孩子,你还是回去吧。给你一盒金子。”说完,也交给他一小盒金子。他拿着金子,想来想去,竟然也跟大哥的想法一样,不肯回家,向着大城市走去了。

妲布病怏怏地躺在床上,等啊等啊,又等了两个月,身体越来越瘦,简直像一根干柴棒。她天天都眼巴巴地望着门外,看不到二儿子的身影就哭啊哭,哭呀哭的,就把眼睛哭瞎了。

有一天,小儿子勒惹对她说:“妈妈啊!大哥二哥这么久都不回来,肯定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让我去吧,我一定要把壮锦给找回来。”

妲布用游丝一般的声音轻轻说:“勒惹你去吧!一路上注意身体啊!不用担心我,邻居们会照顾我的。”

于是,勒惹穿起草鞋,挺起胸脯,大踏步向东方走去。只用了半个月勒惹就到了那个大山隘口,他也遇见老奶奶坐在石屋门前。

老奶奶照样对他说了那一番话,接着说:“孩子,你大哥、二哥都拿一小盒金子回去了。你也拿一盒回去吧!”

可是勒惹摇摇头、摆摆手,拍着胸脯坚定地说:“我不要金子,我要去找仙女要回壮锦!那幅壮锦是我妈妈织了三年才织成的。没有了壮锦,妈妈会死的。我要找回壮锦让妈妈开心!”说完,他立刻拾起一块石头,“咣咣”地敲下自己两颗牙齿,把牙齿放在大石马嘴里。大石马抖抖身子,活动了起来,伸嘴就开始吃杨梅果。一颗,两颗,三颗……十颗!勒惹立刻跳上马背,抓住马鬃毛,两腿一夹,石马仰起头长嘶一声,“哒哒哒”地向东方跑去。

大石马跑了三天三夜,到了发火山。红红的火焰恶狠狠地朝大石马和勒惹扑了过来,火焰烫着皮肤,嗞嗞地响。勒惹紧紧地伏在马背上,心里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能喊痛啊!”他咬紧牙根,咬得嘴皮子都出了血,过了半天,发火山终于被甩在身后了!

可还没等勒惹高兴,大石马就扑通一下跳进了汪洋大海里。海浪夹着大冰块“哗啦哗啦”地冲过来,打在勒惹的身上,又冷又痛,勒惹伏在马背上,心里不断地说:“不能打冷战啊!”他咬紧牙根忍受着。嘴皮又被咬出了血。足足花了半天工夫,大石马终于跑到了对岸。

太阳山!勒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头顶的太阳懒懒地照在勒惹的身上,暖烘烘的好舒服啊!

咦?勒惹竖起了耳朵,他突然听到了女子唱歌和嬉笑的声音。他循着声音望去,哎呀,太阳山的山顶上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房子!

勒惹拍了拍马屁股,石马纵身一跃,“嗖”地到了大房子的门口。勒惹跳下马来,走进大门,看见一大群美丽的仙女围在厅堂里织锦。啊!原来妈妈的壮锦就摆在正中间,大家都照它来学织锦呢。勒惹快步就往屋里冲。

“哎呀!你是谁啊?”仙女们见勒惹闯进来,都大惊失色。

勒惹便对仙女们说:“这幅壮锦是我妈妈三年才织成的,现在你们带走了,妈妈哭得眼睛都瞎了。我是帮妈妈要回壮锦的,有了壮锦,妈妈才会好起来。”

勒惹说明了来意后,一个仙女说:“这样吧!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织完啦,明天早上就还给你。请你在这儿等一晚吧。”

勒惹答应了。仙女拿了许多仙果给他吃。仙果味道真好啊!勒惹打了个哈欠,靠在椅子上呼呼睡着了。

夜里,仙女们挂起了一颗夜光珠,把屋子照得光芒四射。她们在光芒下连夜织锦。有一个穿红衣的仙女,她的手最巧,是第一个织完的。她兴高采烈地把自己织的和妲布的一比,哎呀呀,还是妲布织的好得多呢:太阳亮堂堂,鱼塘清澈澈,花朵水灵灵,牛羊活生生。

红衣仙女叹了口气,她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我能够在这幅壮锦上生活就好啦。”说完,她转头看了看别的仙女,大家都还没有织完呢,红衣仙女趁大家不注意,顺手拿起丝线,在妲布的壮锦上绣上自己的像:穿着红衣,站在鱼塘边,看着红艳艳的花朵。

勒惹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仙女们都回房睡觉了。在明亮的珠光下,他看见妈妈的壮锦还摆在桌子上,心想:“明天她们要是不把壮锦还给我,该怎么办呢?妈妈已经在床上躺很久了,并且连眼睛都哭瞎了,不能再拖延了啊!我还是连夜走吧。”

于是,勒惹轻轻地站起身来,把妈妈的壮锦折叠起来,悄悄地藏进衣服的口袋里。他溜出大门,跨上马背,两腿一夹,石马趁着月光,“哒哒哒”地跑了。勒惹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渡过了汪洋大海,翻过了发火山,很快又回到大山隘口。

老奶奶站在石屋前笑哈哈地说:“好孩子,快下马吧!”勒惹点点头,跳下马来。老奶奶从马嘴里扯出牙齿,“咔嗒咔嗒”地安进勒惹的嘴里,咦,牙齿瞬间就长回去了!勒惹看看石马,它又站在杨梅树边不动了。老奶奶从石屋里拿出一双鹿皮鞋,对勒惹说:“孩子,快穿着这双鹿皮鞋回去吧,你妈妈快要死了!”

勒惹一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套上鹿皮鞋,两脚一蹬,“嗖”地一下就到了家。果然,妈妈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只见妈妈犹如干柴一样有气无力地哼着,真的快要死了!

“妈妈!妈妈!”勒惹冲到床前,“你看哪,我把壮锦带回来了!”说完,他拿出壮锦,在妈妈面前铺开。壮锦放出耀眼的光彩,立刻把妲布的眼睛照亮了。她一骨碌爬起床来,眉开眼笑地看着她亲手织了三年的壮锦。她精神抖擞,对小儿子说:“孩子,茅屋里好黑啊,我们拿到大门外太阳光下看吧。”

母子俩走到大门外,妲布把壮锦“唰”地一下在地上铺展开来。一阵清风吹来,壮锦慢慢地越伸越长,哎呀,把几里宽的平地都铺满啦!忽然,妲布的茅屋不见了,变成了金碧辉煌的大房子,周围是花园、果园、菜园、田地、牛羊,和锦上织的一模一样!妲布和勒惹就站在大房子的门前。

“妈妈,我们真的住到这个村子里来啦!”勒惹欢呼道。

“是呀……”妲布也咯咯地笑了起来,突然,她望着花园,问道:“那是谁呀?”

勒惹一看,花园里的鱼塘边上,有个红衣姑娘在那里看花呢。

妲布走过去问:“你是谁呀?”

姑娘笑着回答说:“我就是拿走这幅壮锦的仙女中的一个……因为实在太喜欢啦,就把自己绣上来,现在到了这里呢。”

“原来是这样啊,姑娘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吧。”妲布热情地把仙女邀进屋里。仙女见到了勒惹,两人顿时都红了脸。

不久以后,勒惹和这个美丽的姑娘结了婚,过着幸福的生活。善良的妲布一家又邀请了附近的穷人也来这个村庄住。

有一天,村旁来了两个叫花子。他们就是勒墨和勒堆厄呀!这两兄弟跑到城里去大吃大喝。不久,金子用完了,又没脸回家,只得做叫花子,乞讨过活。他们看到这个美丽的村庄,想起了过去的事情。两个叫花子没脸进去,就拖着讨乞杖跑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