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娘滩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很多年以前,在川西平原上出现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干旱,没有水,树木都枯死了,田里的禾苗也都又焦又黄,每天都不见云彩,只有一轮火红的太阳烘烤着大地。

在靠近一条小河的村边,住着一户姓聂的人家,家里有一个四十多岁的母亲,大家都叫她聂妈妈,她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儿子,名叫聂郎。聂郎是个直爽的孩子,吃苦耐劳,又有一副热心肠,喜欢帮助别人,村子里的人都跟他很合得来,大家称赞聂郎是个好孩子。可是称赞不能填饱肚子呀,聂家母子俩虽然租种着周员外几斗粮的土地,但由于干旱,种的粮食不够吃,懂事的聂郎就去外面打柴、割草来贴补家用。

一天,公鸡才叫头遍,聂郎就一骨碌爬了起来,他熟练地把背篓往背上一甩,就出去割草啦。借着微弱的星光,聂郎一点儿也不害怕,不时地听见远处传来几声马鸣。聂郎边走边想:“听说有人给周员外家送了一匹雪花马,一天能走千里。周员外特别喜欢,要村子里的人割青草去喂。我要是能割得多,周员外一定能付给我更多的报酬!说不定还能让娘吃上肉呢!”他越想越来劲儿,脚步越走越轻松,咦?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赤龙岭啦!

聂郎知道,赤龙岭的山脚叫化龙沟,每年发春水的时候,水沟里都有很多的鱼虾,沟边常常长满绿色的水草,在那里一定能割到又多又好的草。可等聂郎走近一看,清澈的水沟早就干涸了,变成了乱石坝。聂郎叹了一口气,嘀咕道:“看来这里是没希望啦,换个地方吧。”他正想到别的地方去,忽然看见一团白影在土地庙背后一闪,那是什么?聂郎眨了眨眼,吃惊地说:“哎呀,白兔子!”

白兔不是吃青草的吗?既然这里有白兔,那附近肯定有青草!想到这儿,聂郎撒腿就追,跑呀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聂郎眼见白兔跑到卧龙谷的岩下,一闪就不见了。不过聂郎没工夫找白兔啦,放眼望去,那里是一片青幽幽的嫩草!聂郎好不高兴,取出镰刀,“刷刷刷”地割起草来,眨眼的工夫,大大的背篓就被装满了。

聂郎兴奋地跑到周员外家里,周员外眼睛都鼓出来了:“好啊,小伙子,你居然找到了这么好的青草,真不简单哪!”然后便买下了所有的草料,聂郎高兴得手舞足蹈。

第二天,聂郎又跑到那儿去割青草,说来也奇怪,昨天被割了的地方,竟然又长出了绿绿的草来!第三天,聂郎去那里一看,割过的地方又长出草来啦!

聂郎心想:“我不如把草搬回家去吧,只要栽在屋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鲜草,既能补贴家用,也免得天天跑十来里路。”他急忙上前把草周围的泥巴刨松,轻轻地连根拔起。

聂郎正想站起身来,忽然看见草根底下有一个小水坑,水上露出一颗亮晶晶的珠子,阳光照上去,映出了五颜六色的光斑。聂郎见了,十分喜欢,他小心地把珠子捡起来,在衣服上蹭干净,一蹦一跳地往家走。

太阳落山的时候,聂郎到家了。聂妈妈正在屋里煮玉米稀饭。见到儿子进了屋,就埋怨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我把米都用得差不多了,特意给你熬稀饭呢,这都凉了。”

聂郎笑嘻嘻地回答说:“妈妈,我把那一丛鲜嫩的草给带回来了,一会儿就种在屋后。而且呀,我还发现了好漂亮的东西呢!”说着,他从怀中摸出珠子。哎呀,不知为什么,珠子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照得整个屋子亮堂堂的,母子两人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聂郎,好刺眼哪!快把珠子放到米坛子里盖起来!”聂妈妈说,聂郎照做了,等吃了晚饭,就把青草栽在了屋后竹林边。

第二天,聂郎很早就爬起来,跑到竹林边一看,那窝青草已经干死了!他又赶忙进屋看珠子。他刚揭开坛子的盖,眼睛就瞪得像铜铃一般大小,盖子在手里也摇摇晃晃的!他大声喊道:“妈妈!你快来看呀!”

“怎么了?”聂妈妈匆匆地跑了过来,对着坛子里一看,也瞪大了眼睛。原本只剩几颗米的坛子里装满了米!那圆圆的珠子仍在米的上面。

“老天爷呀!这……这是一颗宝珠啊!”聂妈妈泪流满面,“儿子啊,我们有米吃了!”

聂郎也高兴得直点头。可是,既然珠子放在米里能让米变多,放在钱上是不是就能有更多的钱呢?聂郎打开放钱的盒子,把宝珠放了进去。你猜怎么着?第二天他惊喜地发现:盒子里的钱多了好几倍!

“妈妈,我们有了钱和米,就再也不愁吃不愁穿啦!”聂郎高兴地说。

“是啊,不过……聂郎啊,我们母子二人,也吃不了这么多的米,附近还有其他的人家吃不上饭,我们给他们送一点儿去吧?”

“当然好啊,妈妈!”聂郎想也不想,立刻就答应了。从此以后,只要他知道附近的哪家没吃的,就会立刻装上米送过去。要是有人来借米,他也会二话不说地给他们。

过了不久,聂郎家有宝珠的消息便传开了,村里的恶霸地主周员外也听说了这件事,他心里直痒痒,便找来管家说:“我非要把这颗宝珠弄到手来才安心,你有什么办法?”

管家想了想,说:“员外,聂家很穷,只要多给他点儿钱,就能买过来啦。”

可是聂郎是个聪明的孩子,当然不会上周员外的当,他拒绝了管家提出的价钱,管家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但周员外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买不来,那干脆就抢过来!

管家想了一条毒计,说:“员外,咱们就说那聂郎偷了周家的家传宝珠,让他还回来!”周员外连连点头:“好计策!我就派你带四个打手到聂家去抢,威胁聂郎说,如果不交出珠子,就捆送官府治罪!哈哈哈!”

但他们没想到,这番话被放马的长工听到了,他悄悄跑出去,告诉聂郎和聂妈妈快快逃走。聂郎大吃一惊,正想和妈妈往外走,周员外的管家就带着一帮人凶神恶煞地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大声喊道:“奸贼!快快将我家员外的传家宝珠交出来,要不你今天休想活命!”

聂郎听了又气又恨,愤愤地指着管家说道:“你们别以为周家有钱有势,就可以到处欺侮穷人!你说我偷盗宝珠,有什么证据?”

管家假装没听见他的话,大声喊道:“来人哪,给我进去搜!”

打手们推开聂家母子,冲进屋子去搜,可是搜了半天,连宝珠的影儿都没见到。管家把眼皮一翻,眼睛一瞪,又叫道:“给我搜他的身!”

眼见打手们就要搜自己的身上了,聂郎急忙把珠子放进嘴里,打手一见就慌了:“糟啦糟啦!聂郎把珠子吞下肚啦!”

管家一听,气急败坏地直跺脚,大叫道:“好你个臭小子,活得不耐烦啦?来人,给我打!”

话音刚落,就见铲子棍子像雨点儿一样“噼啪噼啪”地朝聂郎身上砸了下去,聂郎被打得昏死过去,聂妈妈在一旁泣不成声。

这时,左邻右舍出来几十个人,他们好言好语地说:“您这样硬打肯定没用的,今天就先算了吧,等他醒了,我们劝他把宝珠还给周员外。”

管家见再打也没什么用了,就哼了一声,带着打手们离开了。乡亲们连忙把聂郎抬进屋去.给他清洗伤口,敷上药膏。聂妈妈坐在床边,流着眼泪守着儿子,半步也不挪动。

半夜的时候,聂郎忽然醒来,喊道:“我口渴呀!我要喝水呀!”

聂妈妈看见儿子能够说话了,高兴得不得了,赶快擦干眼泪,递了一碗水给他,那碗水一到聂郎的嘴巴边儿,就被他一口喝干了。

“水呀!水呀!”聂郎扔掉碗,不住地喊着,聂妈妈怎么喂他都不够,后来聂郎索性从床上跳了起来,趴在水缸边,咕嘟咕嘟地把水缸里的水全都喝干了,聂妈妈吓得直发抖,颤巍巍地说:“儿子,你喝了这么多的水,怎么受得了啊!”

“妈妈呀!儿子的心头像是有烈火在烧,难受得很!水,水啊!”

“水缸里的水都被你喝干了,哪里还有水啊!”

“那我就下河去喝!”

聂郎刚刚说完这句话,“哗啦”一下,天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闪电,整个屋子都被照亮了,接着响起一片“轰隆隆”的雷声。聂郎也不害怕,翻身下床就朝屋外走去。

聂妈妈赶忙追上前去,看着儿子的样子,她害怕得不得了。不一会儿,面前出现了一条像灰色带子的河。聂郎发疯了似的,扑到水边,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这时天空闪过一道又一道的闪电,雷声也轰隆轰隆地响个不停。河里的水转眼间就被聂郎喝了一半。聂妈妈紧紧拽着聂郎的脚说:“儿子,别喝了!快停下来吧!”

听到母亲的话,聂郎掉转头来,哎呀,这哪里还是原来的聂郎啊!只见他头上长着双角,嘴边长满了蓝须,颈上冒出了闪闪发光的红鳞,他愤愤地说:“妈妈,快快放手,我要变成蛟龙,报这血海深仇!”

正说着,只见天上雷声、闪电交替,地面上暴风夹着大雨,河水陡涨,波浪翻滚,把一个平静的大地即刻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炼狱。这时候河边闪起了一些火把,原来是周员外亲自带人沿河赶来,他边跑边嚷嚷着:“聂郎那个臭小子,偷了我家的宝贝不说,居然还敢吞下去!我这就把他的肚皮划开,把宝贝取出来!”

听见这话,聂郎更是怒火中烧,转眼就在河边变成一条赤色的龙。可是聂妈妈还死死地拽住他的脚不放。这是,聂郎听见一片嘈杂的人声,料定周家的人已经不远了,就说道:“妈妈放手,儿要报仇!”说完拼命一摆,向河中一滚,立刻卷起了万丈波涛。

周员外跑过来,却不见了聂郎的踪影,他一把扯住聂妈妈的肩膀,使劲地摇晃着:“老婆子,你儿子到哪里去了?”

聂妈妈疼得直冒眼泪,她哭喊着说:“周贼呀,你把我儿子逼下了河还不甘心哪!聂郎啊,你的仇人来了!”

“废话真多,那小子竟敢跳河!”说完,周员外一脚把聂妈妈踢倒在地,追到河边,想去找寻聂郎。只见一道红色闪电划过,伴随着“轰隆”一声焦雷,如同千军万马般的波涛汹涌而来,周家的所有人全被卷下水去,淹死在波浪中。

风渐渐小了,雨也慢慢停了。天已经蒙蒙发亮,聂郎的龙头在水中仰起来说道:“妈妈,我要走了!”

“儿啊!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聂妈妈很伤心地问。在那汹涌的波浪里,隐隐听得聂郎回答道:“妈妈呀,人海两隔,要我回家,除非石头生花呀!”

聂妈妈知道,她的儿子从此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悲伤地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高声喊着:“儿啊!儿啊!”聂郎在水里听到妈妈喊一声,就仰起头来望一下,他回头望娘的地方就变成了一个滩。聂妈妈连喊了二十四声,聂郎回头望了他亲爱的妈妈二十四次。那地方就变成了二十四个滩。

后来,人们给这二十四个滩取名叫“望娘滩”。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