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诗玛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从前,有个叫阿着底的地方,有一个贫苦的人家生下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她的阿爹和阿妈希望女儿能够像金子一样闪闪发亮,就给她取名叫阿诗玛。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阿诗玛渐渐地长大了,正如她父母所期望的,她美丽得就像一朵美伊花。这个美丽的姑娘还能歌善舞,她唱出的歌清脆甜美,她绣出的花儿活灵活现,大家都非常喜欢她。除此之外,阿诗玛还是一个富有同情心,非常勇敢的小姑娘。

有一天,阿诗玛上山放羊,忽然看到林子里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地晃来晃去,她捏紧鞭子,大声问:“有人吗?”

不一会儿,一个瘦巴巴的小男孩从树林里走出来,怯生生地看着阿诗玛。小男孩看上去似乎又累又饿,他身边的篮子里也是空空如也,里面什么吃的都没有。阿诗玛吃了一惊,心想,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小男孩呢?于是,她跑过去扶住男孩,把自己的干粮递给小男孩,还摸着他的小脸,关切地问道:“你是谁啊?迷路了吗?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呀?”

男孩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阿诗玛给他的东西,精神渐渐恢复了。他对阿诗玛说:“我的名字叫阿黑。今年刚好十二岁,我的父母被掌管土地的土司虐待,因为无法忍受双双死去。财主热布巴拉见我无人保护,就把我抓去服劳役。每天都要上山去采摘新鲜的果子,不管春夏秋冬,无一例外。刚才,我在山上采果子的时候,看到一大片野果,就兴高采烈地跑了过去,等我装满了篮子,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那你还要回去吗?”阿诗玛看着可怜的阿黑。

男孩听了直摇头,说:“不!不!我不要回去!虽然我在这里找不到足够的食物,也经常被凶猛的山猪追赶,可是总比在主人家里挨打好啊!如果回去了,主人一定会把我打死的!”

“那这样吧!你就跟我回家吧。以后你就住在我家里,再也别去财主家了。”说完,阿诗玛拉着男孩站了起来。

就这样,阿诗玛带着阿黑回了家。听了阿黑的遭遇,阿诗玛的阿爹和阿妈都很揪心。阿爹愤愤地说:“那狠心的财主,连个小孩子也不放过!简直丧尽天良!阿黑,以后你哪儿也别去了,就住在我家吧,我们收你当义子!”

听到这样的话,阿黑高兴地和阿诗玛跳起舞来,这两个孩子从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相亲相爱。渐渐地,阿诗玛长成了一个美丽可爱的大姑娘。而阿黑也长成了一个小伙子,就好像高山上的青松一样,能断不能折,不屈不挠。就像喜欢阿诗玛一样,大家也都十分喜欢他。

阿黑不仅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还十分勤劳,很会种庄稼。寸草不生的石子儿地,别人都绕道走,阿黑却去开荒种玉米,种出来的玉米比别人家的长得旺,玉米穗儿也比别人家的长得长。他上山砍柴,总是能比别的小伙子砍得多。他还爱骑光背马,他调理的马,骑起来矫健如飞。他挽弓射箭,百发百中。他的义父还把神箭传给了他,使他如虎添翼。

不过,阿黑还是最喜欢音乐,他的歌声特别嘹亮,笛子和三弦更是他的最爱。他吹的笛声格外悠扬,他弹的弦子格外动听,不知吸引过多少姑娘。

这年的火把节,美丽的阿诗玛和帅气的阿黑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小伙子和大姑娘。可是阿诗玛和阿黑早已经是两情相悦,他们互相倾吐了爱慕之情以后,这对义兄妹便双双定了亲,他们的父母也为之高兴。

不久后的一天,阿诗玛上街买东西,不料在街上撞上了财主热布巴拉的儿子阿支。阿支是个浪荡公子,他一看,哎呀,这姑娘是何等美丽动人啊!于是心中便发誓一定要娶这个姑娘做媳妇。他匆匆跑回家央求父亲热布巴拉,说:“父亲啊!求您了,您请个媒人去为我提亲吧!”

大财主热布巴拉听到儿子看中了那家姑娘,便高兴地随口应答道:“哈哈!我的宝贝儿子,你又看上了谁家的姑娘啦?”

阿支挠了挠脑瓜,想了想,说:“那姑娘好像是叫阿诗玛……”

“什么?阿诗玛?”热布巴拉激动得差点儿跳起来。他早就听说过阿诗玛的美名,于是马上答应了儿子的请求,请了有权有势的媒人海热,让他立即到阿诗玛家说亲。

海热到了阿诗玛家,嬉皮笑脸地对阿诗玛和她的家人说:“姑娘,那热布巴拉家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富豪啊,拥有数不尽的财产,那树上挂的都不是叶子,而是金灿灿的金子哪!你如果嫁过去,那可真是衣食无忧,一辈子享清福啊!”

阿诗玛听完后,直截了当地说:“热布巴拉家不是好人家,他家就是栽起鲜花引蜜蜂,蜜蜂也不理他,清水不和浑水一起,绵羊不能伴豺狼。我才不稀罕那些财宝呢!”

阿诗玛的回答惹恼了海热,他露出狰狞的面目,恶狠狠地威胁道:“热布巴拉家可是阿着底有钱有势的人家,他的脚跺两跺,阿着底的山都要摇三摇,阿诗玛呀,你要是拒绝这门亲事,可当心丢了家!”

阿诗玛无畏地摇摇头,不管海热怎样威胁利诱,她都只有一个回答:“我不嫁!”

海热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说动阿诗玛,最后他只好灰溜溜地走了。时间不知不觉地带走了夏日的炎热,转眼间,又到秋天啦。阿着底开始水冷草枯,可怜的羊儿没有了草,吃不饱肚子。看着越来越瘦的羊儿,阿黑左思右想——想要养活羊群,就只有把它们赶到很远的滇南去放牧了!

临走时,阿黑向阿诗玛告别:“阿诗玛,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好好地和义父义母生活呀。”

“放心吧,阿黑哥。”阿诗玛回答说,他们恋恋不舍地说了很多话,阿黑才赶着羊群慢慢走远了。可是阿黑没有想到,这一走,竟然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阿黑离开家的消息不知怎么地传到了热布巴拉那里。他听说身强体壮的阿黑离开了阿诗玛家,便起了歹心:“若是趁着阿黑不在的时间和阿诗玛磕了头,吃了酒,生米煮成熟饭,她就是不嫁也得嫁啦!”

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热布巴拉派了一些打手和家丁冲到了阿诗玛的家里,二话不说,扛起阿诗玛就跑,任凭阿诗玛怎么哭闹都没用。他们把阿诗玛带到热布巴拉夫妇的面前。热布巴拉见阿诗玛果然美若天仙,便说:“阿诗玛,我们既然都已经派了媒人去请你,你就答应嫁给我们阿支吧。”

阿诗玛坚决地摇摇头,说:“我已经和阿黑哥定亲了,怎么能再嫁给别人呢?”

热布巴拉急忙捧出金银财宝,指着谷仓和牛羊对阿诗玛说:“阿诗玛,看到了吗?你只要依了阿支,这些都是你的。”

可是阿诗玛瞧也不瞧,轻蔑地说:“这些我不稀罕,我就是不嫁你们家。”

阿支绷着瘦猴似的脸,眨了眨眼睛,恶狠狠地骂道:“好哇,阿诗玛,你不答应嫁给我,就把你家赶出阿着底!”

阿诗玛毫不畏惧地说:“这种大话你也敢说?阿着底这么大,又不是你一家的。”

热布巴拉见阿诗玛软硬不吃,恼羞成怒,他命令家丁用皮鞭狠狠地抽打阿诗玛,把她打得遍体鳞伤。热布巴拉的老婆诅咒阿诗玛:“臭丫头,生来的贱薄命,有福不会享。”

浑身是伤的阿诗玛被关进了黑牢,但她坚信:“只要阿黑哥知道我在这里,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在阿着底有个人听说了阿诗玛的不幸遭遇,他便好心找到在外牧羊的阿黑,对阿黑讲了阿诗玛被热布巴拉抢走了的消息。阿黑一听阿诗玛有难,大吃一惊,立即跳上马背,策马扬鞭,越过一道道山涧,跨过一条条险崖,昼夜兼程地从远方赶回来救阿诗玛!

阿黑直接来到热布巴拉家门口,大吼道:“阿支,快让我进去!你快放了阿诗玛!”

阿支紧闭铁门,大声说:“不准进!除非你和我对歌,唱赢了我才准进门。”

“这好办!”阿黑说完就坐在了果树下,阿支坐在门楼上,两人对歌对了三天三夜。阿支缺才少智,越唱越没词,急得脸红脖子粗,声音也变得像瘪蛤蟆似的,越来越难听了;才貌双全的阿黑则越唱越起劲,脸泛笑容,歌声响亮。啊哈!阿黑终于唱赢了!

“你快让我进门!快放了阿诗玛!”阿黑唱赢了,他高声喊道。

阿支没办法,只得打开大门让阿黑进来。但他又提出种种刁难,要和阿黑赛砍树、接树、撒种。只可惜他富贵人家出身,这些活计阿支哪有阿黑熟练?阿黑件件都胜过了阿支。

热布巴拉眼看难不住阿黑,便想出一条毒计,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已经胜过了阿支,阿诗玛我肯定是要放的,只是天已经不早了,你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再送你和阿诗玛一起走吧!”

阿黑答应了,他睡在一间没有门的房屋里。半夜,热布巴拉指使他的家丁放出三只老虎,“呼呼”地扑向阿黑。可是没想到阿黑早有准备,当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时,他拿出弓箭,对准老虎“嗖嗖嗖”连射三箭,老虎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送上了西天。

第二天,热布巴拉父子发现老虎死了,很惊异,再也无计可施,理屈词穷,只得答应放了阿诗玛。可当阿黑走出大门等候时,热布巴拉又立即关闭了大门,食言抵赖,不放出阿诗玛。

阿黑忍无可忍,立刻张弓搭箭,“嗖嗖嗖”三箭齐发。第一箭射在大门上,大门立即裂成两半;第二箭射在堂屋柱子上,房屋被震得“隆隆”响;第三支箭射在供桌上,震得供桌“嘎吱嘎吱”直摇晃。

热布巴拉吓慌了,尖声叫道:“来人哪!快来把这些箭给拔掉!”可是说来奇怪,那箭好像生了根,没人能够拔得下。

热布巴拉只好叫人打开黑牢门,放出阿诗玛,向她求情道:“只要你把箭拔下来,我马上就放你回家。”阿诗玛冷冷地看了热布巴拉一眼,走上前去,轻轻一拔,箭就全都掉下来了,她头也不回地奔向阿黑,离开了热布巴拉家。

热布巴拉父子眼巴巴地看着阿黑领走了阿诗玛,心中很不服气,但又不敢去阻拦。热布巴拉对儿子说:“等一会儿阿黑和阿诗玛回家,必定要经过十二崖子脚,那里正暴发山洪,只要我们把崖子脚下的小河变大河,就能淹死阿黑和阿诗玛。”恶毒的儿子听了连声叫好。

于是,热布巴拉父子带着家丁,赶在阿黑和阿诗玛过河之前,趁山洪暴发把小河上游的岩石扒开放水。正当阿黑和阿诗玛过河时,洪水滚滚而来,阿诗玛被卷进漩涡,阿黑只听到阿诗玛喊了声“阿黑哥来救我啊”,再一回头,哪里都没有了阿诗玛的影子。

阿黑挣扎着上了岸,到处寻找阿诗玛。他找啊找,可怎么都找不到阿诗玛。他大声地呼喊:“阿诗玛!阿诗玛!阿诗玛!”可是,只听到那十二崖子顶回答同样的声音:“阿诗玛!阿诗玛!阿诗玛!”

阿诗玛再也没有出现,阿黑日日夜夜都想念着离去的阿诗玛。每天吃饭时,他盛着玉米饭,端着饭碗走出门,对石崖子喊:“阿诗玛!阿诗玛!”石崖子便应声:“阿诗玛!阿诗玛!”

阿爹、阿妈出去做活的时候,对着石崖子喊:“阿诗玛!”那石崖子同样地应声:“阿诗玛!”

仔细一听,那石峰说话的声音,竟然跟阿诗玛很像哪!原来,十二崖子上的神仙“应山歌姑娘”,见阿诗玛被洪水卷走,便跳入漩涡,泄出洪水,救出了阿诗玛,并拉着她一同在十二崖子住下,阿诗玛就变成了石峰,变成了抽牌神(回声神)。从此,你怎样喊她,她就怎样回答。

直到今天,阿诗玛还直直地立在河边,回应着人们对她的呼唤。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