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衣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男孩子住在三省坡上。倒不是因为他喜欢打鸟,而是因为这孩子家贫如洗,又没有亲人,只能天天上山打鸟过活儿,时间长了,村子里的人都不记得他叫什么了,只是叫他“张打鸟”。

张打鸟技术很高超,地上跑的,树上站的,天上飞的,只要他一出马,没有打不到的鸟儿。但他可不是所有的鸟儿都要打,他给自己定了规矩:“不打雏鸟,不打益鸟,不打歌鸟,只打糟蹋庄稼的鸟儿,只要够糊口,就不再打。”

张打鸟不仅很会打鸟,还很会唱歌,他常常唱着一支悲伤的歌:“青山千座万座,我没有手板大一块。良田千垅万垅,我没有碗口大一丘。鸟儿哟,我不如你们自由,鱼儿哟,我不如你们富有……”

这歌声婉转凄凉,谁听了都很难过。就连鸟儿和鱼儿听见了,也都会落泪。张打鸟经常唱着歌儿去打鸟。

仲夏的一天,张打鸟又上山打鸟,他唱着歌儿,走到清水潭边,因为浑身冒汗,他就喝了几口清水,哇!清凉解渴!不喝不要紧,一喝了这清凉的水,就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张打鸟打了个哈欠,对自己嘟囔着:“先小睡一会儿吧,打鸟不着急……”

说完,他躺在木棉花丛里睡着了。不久,他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面鸟身的怪物向他飞来,对他说:“明天正午,有两只鸟儿在空中搏斗,张打鸟,你一定要射死黑鸟,救那只黄鸟。”

张打鸟正想问,谁知忽然就醒来了,他四下里看了看,没有见到那人面鸟身的怪物,奇怪了,这是真的吗?他半信半疑地离开了。

第二天,张打鸟上山打鸟儿。他走呀走呀,很快,太阳就爬到了他的头顶上。他想起昨天做的梦,就爬上山顶,向天边望去。

哎呀!怎么回事?火红的太阳给一大团乌云遮住了!天空顿时黑了下来,像口大黑锅,风一吹,就密密麻麻地下起雨来,张打鸟用手挡住雨,望着天空……那是什么?果真有两只鸟在空中搏斗!只见那只黑鸟左挡、右阻、上拦、下截,攻势凶猛。黄鸟横冲直撞,拼命躲闪,可是无论如何都突不了围,慢慢地退却下来。

看到这种情景,张打鸟一皱眉头,怎么能让黄鸟白白地被欺负呢?他顾不得电闪雷鸣,鼓起勇气,拉弓搭箭,“嗖”的一声正中黑鸟脑袋,黑鸟脖子一歪,翅膀抖了几下,“唰”地栽进深谷去了。

说来也奇怪,原本狂风暴雨的天空,突然一下子风吹云散,雨过天晴。张打鸟看看天空,那只黄鸟在空中盘旋起舞,放声啾鸣,接着,一只、两只、三只!天空中飞来了千只万只鸟儿,满天飞着,争相歌唱。

看到这样的情景,张打鸟也很开心,他跟着百鸟蹦跳欢呼起来。

听到欢呼,那只黄鸟便飞了下来,张打鸟笑着问:“小黄鸟,你没事吧?”黄鸟见张打鸟心地善良,又孤苦伶仃,便对他产生了同情之心、爱慕之情。

从此,小黄鸟每天都要来三省坡的清水潭边,站在木棉花树上娓娓歌唱:“咯,咯,咯快叽,咯,咯,咯快叽……”

张打鸟依然每天都上山来打鸟,他听过的叫声多了,并没觉得小黄鸟唱的歌有什么不同。但是日复一日,张打鸟却觉得好像小黄鸟是在说什么话呢。他想了想,哎呀,那黄鸟是不是在说:“哥,哥,我爱你,哥,哥,我爱你……”

张打鸟越听越像,他每天都跑到清水潭旁边,听那只小黄鸟的歌唱。他对小黄鸟说:“从小到大我都是孤零零的,还没有谁像你这样惦记我呢!”黄鸟听了,更是唱得起劲。

张打鸟越来越喜欢小黄鸟,他做了一个精致的笼子,把小黄鸟带回家喂养起来,然后不辞劳苦地到山里找白蚁、捉蚱蜢,喂给小黄鸟吃,到了深冬找不到虫子时,他就用甜酒调鸡蛋喂黄鸟。

自从有了小黄鸟做伴,张打鸟就再不打鸟了。那他怎么过活儿呢?哈哈!他拿起钓竿,上清水潭边钓鱼去啦。

有一天,张打鸟出门钓鱼,小黄鸟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她把屋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架起织布机,用张打鸟原来积攒下的羽毛编织百鸟衣。

姑娘边织边唱道:“百鸟衣哟,百鸟衣,百鸟的羽毛,百鸟的灵气,千针万线缝起来哟,阿哥穿上人更美……”

正织着,姑娘忽然听见了张打鸟的歌声,她迅速收起织布机,“噗”地变成小黄鸟,乖乖地待在笼子里。

张打鸟带着鱼回到家里,哎呀,屋子里怎么换了一副模样?他挠挠头,真奇怪,谁来帮忙打扫了房间呢?莫非是隔壁的嫂子或是邻居二婶?

他连忙跑出门,敲开隔壁嫂子的门,对她说:“嫂子,我家里是您帮忙打扫的吗?”

嫂子摇摇头。

他又去问隔壁的二婶,二婶也直摇头。真是奇怪,到底是谁来帮忙了呢?

第二天,张打鸟仍旧早早起来,带上钓竿上清水潭去了。小黄鸟又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坐到织机前编织百鸟衣,姑娘边织边唱:“百鸟衣哟,百鸟衣,百鸟的羽毛,百鸟的灵气,千针万线缝起来哟,好让阿哥展翅飞……”

张打鸟回来又很奇怪:“今天也有人来帮忙打扫屋子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第三天,张打鸟又早早起来,去清水潭钓鱼去了。他边走边想:“今天一定要当面感谢帮助自己的好心人。”可是怎么办呢?哈哈!张打鸟灵机一动,他走到半路就悄悄地回来了。往门缝一瞧,哎呀!一个美丽的姑娘在编织那件百鸟衣:“百鸟衣哟,百鸟衣,百鸟的羽毛,百鸟的灵气,千针万线缝起来哟,阿哥穿上跟我去……”

张打鸟“吱呀”一声把门打开,那姑娘一愣,“噗”地变成一只黄鸟,从窗户飞出去了。

张打鸟急忙追过去,追呀追,一直追到清水潭边,可是小黄鸟“扑通”一声,跳到清水潭里去了。无论张打鸟怎么找,都找不到。失去了小黄鸟,他非常伤心。第二天一早,张打鸟就又到清水潭寻找黄鸟去了。

清水潭里波光粼粼,小黄鸟是不是还在水里呢?张打鸟把钓竿丢进了水里,钓了半天,别说小黄鸟了,连鱼儿也都没有一条,好像今天下的饵子是毒药一般,鱼儿都跑开了。

不知不觉,太阳下去了,月亮爬上山头又掉进深潭里。张打鸟还是不甘心,再放一钓,说不定就能钓起来小黄鸟呢?

不一会儿,鱼丝上的浮标摆动起来,沉下去了,张打鸟高兴得手舞足蹈,可拉上来一看,唉!是个大螺蛳。

张打鸟叹了口气,把螺蛳放回潭里去,又放一钓,钓上来的还是那个大螺蛳,他又放回潭里去,哪知道第三钓钩起来还是那个大螺蛳,怎么回事呀?张打鸟左看右看,干脆把螺蛳放进笆篓带回家中,放在水缸里。

“我倒要看看,这个螺蛳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说着,一屁股坐在水缸边。可是坐到半夜,他忍不住睡着了。螺蛳变成一位美貌的姑娘从水缸里悄悄地走出来坐到织机前编织那件百鸟衣:“百鸟衣哟,百鸟衣,百鸟的羽毛,百鸟的灵气,千针万线缝起来哟,妹要和哥比翼飞……”

姑娘边唱边织,不知不觉天快亮了,张打鸟醒了过来,姑娘赶快往水里跳,可是没想到,水缸已被张打鸟盖得严严的。

张打鸟说:“总算见到你啦!你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啊?还是我的小黄鸟吗?”

姑娘见无法变回螺蛳,只好对他说:“救命恩人,我就是那只小黄鸟,要是你不嫌弃,愿与阿哥结为夫妻。”

张打鸟又惊又喜:“怎么会嫌弃你呢?我最最喜欢小黄鸟了!”

第二天,姑娘对他说:“阿哥,你能跟我去三省坡吗?”

张打鸟点点头,他们到了三省坡,姑娘又说:“阿哥,你走我前面吧,走一步就用这锄头挖一个小坑。”

张打鸟奇怪地问:“我们要在这里种粮食吗?”

姑娘神秘地说:“以后你就知道啦。”张打鸟于是不再问了,他每走一步挖一锄,姑娘跟在后面,每个小坑放一片树叶。

隔天晚上,三省坡变成一片莽莽苍苍的林海,林中百花齐放,百鸟歌唱。张打鸟一看,惊讶得合不拢嘴:“这……这是怎么回事?”

姑娘笑着说:“三省坡是个好地方,我希望鸟儿们能够来这里幸福地生活下去,也希望我们能幸福地生活。”

“可是,我是人呀,在树林里怎么幸福地生活?”张打鸟莫名其妙地问。

姑娘抿嘴一笑,她把早就做好的百鸟衣打开来,说:“阿哥,愿不愿意和我一起飞上云霄,穿梭林间呢?”

张打鸟说:“那当然好啦!”说完,他就穿上百鸟衣,姑娘拉起他的手,两个人跳起舞来,跳呀,跳呀,舞步越旋越快,百鸟衣飘飘荡荡,好像一团旋动的彩云,跳呀,跳呀,张打鸟和姑娘变成了一对凤凰!

两只火红的凤凰腾空而起,唱着歌儿消失在林子深处。如果有一天你路过三省坡,说不定还能看到他们一同飞翔呢!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