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干剑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剑”是我国古代非常重要的兵器,无数的英雄侠客都倾心于它。很多人都会寻找有名的铸剑师,来帮助自己打造非凡的名剑。

在很久以前的春秋时期,当时中国大地上被分成了很多国家。相传在吴国和楚国交界的平川上,有一对铸剑的夫妻,男的叫干将,女的叫莫邪。干将和莫邪都是当时非常有名的铸剑师,他们铸出来的剑每一把都寒光闪闪,锋利无比。因此,前来请他们铸剑的人很多。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来找他们铸剑的人也越来越多,各国的英雄侠客都慕名而来。后来,他们的声名远播,连吴王都知道了。自从吴王知道了这对儿有名的铸剑师之后,他便萌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一定要得到天下最好的剑。

于是有一天,吴王派人把干将叫来。一见到干将,吴王就递给他一块生铁,说:“你看看,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生铁啊!实话告诉你,这是我的王妃生出来的。有一天晚上,我的王妃在宫内乘凉,她抱了一下铁柱。结果心中有所感悟,后来就怀孕,生出了这块铁。所以它一定是带有灵气的宝物。你看,可以用它来铸成两把宝剑吗?”

干将恭恭敬敬地接过吴王手中的生铁,他仔细端详了一番,果然不是一般的铁,于是说:“大王,这的确是块好铁,只是用来铸造两把宝剑的话,可能不够呢。”

吴王一听,拍了拍脑门,说:“哈哈!这个好办。来,我这儿还有一些宝贝呢!”说着,他把手伸进自己的袖袍,掏出几颗黑亮亮的豆子,看上去比蚕豆大不了多少。

吴王把这些“蚕豆”递给干将,得意地说:“哈哈!你猜这是什么?这就是铁胆肾!这可是千金难买的宝贝呀!你知道那产铜的昆吾山吗?”

干将点了点头,吴王又接着说:“那山上同时又有一种兽,跟兔子差不多大,雄的毛色金黄,雌的毛色银白,这种小兽既吃红沙石,又吃铜铁。说来奇怪,有一对儿不知怎的钻进了兵器库中,没过多久,里面的兵刃器械就差不多被吃光了,外面的封署却依然如故。后来,你猜这么着?孤王检查兵器库的时候,看到里面一片狼藉,可是好生吃惊呢!原来都是这些家伙惹的祸!后来好不容易才把这两只怪兽捉住。剖开它们的肚子一看,居然发现了几粒罕见的铁胆肾!这才知道兵器都被这两只动物吃掉了。铁的全部精华可都在这铁胆肾里面啊!现在,孤王把这些都交给你,你一定要给孤王铸造出一对削铁如泥、吹风断发、能飞起杀人的宝剑啊!”

就这样,干将恭恭敬敬地把王妃生产的铁以及宝贵的铁胆肾带回家中。回到家中之后,干将的妻子莫邪急急忙忙迎出来,说:“夫君,吴王召见你有何事情啊?”

干将看着妻子,回答说:“吴王给了我一些极其珍贵的材料,要我们打造一对儿宝剑。”说着,他把吴王交给他的生铁和铁胆肾都取出来让莫邪看。然后,干将和莫邪一起开始行动了,他们架好炉子和风箱,莫邪忙着帮助丈夫准备铸剑用的材料。

等到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之后,干将又仔仔细细地研究了铁块和铁胆肾。干将心想:如果仅凭这些东西来铸造一对儿宝剑,那是不够的。于是,干将告别了妻子,独自一人在五方名山采集铁的精华。回来后,他将这些精华和原有的材料混合在一起。

这时,莫邪看了看,说道:“夫君,这些还不够呢,要铸造绝世宝剑,还需要天时地利啊!”

干将一听,连忙点头,说道:“对呀!那我们就算好天象再等等吧!”于是夫妻俩算着天象,等啊等,终于等到阴阳交会、百神来观的时候才开始铸剑。他们不敢怠慢,在炉子旁边紧张地劳作了三个月,眼看正是铸剑的关键时期,可偏偏天公不作美,气温骤然下降!不好了!炉子里的铁汁凝结在一起,无法熔化了!

干将又急又气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如果铸剑无法成功,我们两人的性命恐怕难保啊!”

莫邪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还记得师父曾经说过,神物的变化,需要人的牺牲。如果金铁不熔,需要人体的东西投入炉中!”

不等干将发话,莫邪一刀割下自己的头发和指甲,全部投入了熊熊炉火之中。干将也割破了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入炉子中。两人紧张地等了一会儿,果然!铁水重新沸腾了起来,危险过去了!

干将和莫邪继续辛勤地铸剑,不知不觉,三年过去了。

有一天凌晨的时候,东方突然飘来两朵五彩祥云,缓缓坠入炉中。干将一惊,难道这是剑已经铸成的预兆吗?他急忙开了炉。一打开炉门,只见“唰”地喷出一道白气来!山川都被震得动摇起来!那白气直冲上天,久久不散。再一看炉子,里面已冷如冰窟,只见青光闪烁,一对儿宝剑卧在炉底。

干将和莫邪把剑取出,哇,此剑寒如秋水,锋利无比,古今少有,真是绝世好剑啊!两人为此激动不已。

干将说:“这是我们夫妇几年心血的结晶啊!不如将我们的名字赐予它们吧?”

莫邪激动地回答道:“那当然好了!这两把宝剑一雄一雌,雄的就叫作干将,雌的就叫作莫邪!”

干将笑了笑,把雄剑插进蛇皮剑鞘里,交给莫邪;把雌剑装进木鞘里,准备献给吴王。

莫邪奇怪地问:“明明是铸了两把剑,为何只把雌剑献给吴王呢?”

干将摇摇头,说:“我替吴王铸剑,三年才铸成功。吴王是个猜疑心很重的人,怕我将来又会替别人铸剑,一定会找借口杀掉我的。我如今去献剑,只把这柄雌剑献上去,雄剑你要收藏好。我们的孩子快要出世了,如果是女孩,那就算了,如果是男孩,等他长大了,让他拿着那柄雄剑,我死以后,一定要替我报仇。”

说完,干将便背上“莫邪”剑去见吴王了。他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莫邪知道,吴王肯定把干将杀死了。她悲痛万分,乞求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是男孩。几个月过去了,莫邪果真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莫干”。

莫干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他无忧无虑地生活着,直到十六岁。这年,他的母亲莫邪指着屋边的那只废炉,对儿子说:“儿啊,你父亲就是因为这炉子而死啊!当年我们夫妇花费三年时间为吴王铸剑,但吴王得到剑后,却将你父亲杀害了!”

莫干听了,泪流满面,他悲愤万分地说:“娘,你放心,爹死得这么冤,我一定去杀死残暴的吴王为爹报仇!”

莫邪点点头,她从柜子里拿出尘封十六年的“干将”剑,交给了儿子,并对他说:“你爹早就料到吴王会杀他,这把‘干将’剑就是他留给你去报仇的。”

莫干接过剑,便开始蘸着剑池的水,在磨剑石上“嚓嚓”地磨起来,他磨了几天几夜,“干将”剑被他磨得寒光闪闪,锋利无比。莫干将宝剑插入蛇皮鞘,穿上母亲特地为他做的青衣,对母亲说:“娘,你放心,我一定给爹报仇!”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终于有一天,莫干进了京城。真是无巧不成书,吴王刚好在演武场上观看武将们比武。莫干得知这一消息,便背着宝剑走进了武场。

吴王正看得高兴呢,忽然看到有一个眉清目秀、身材壮实的年轻人,背着一把宝剑,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生气地说道:“来者何人?你可知道这里是武将比武的场所,岂能想进就进?”

年轻人大声说:“我是来取一个人的首级的!”

吴王本来就生性多疑,听了这话,便起了疑心,追问道:“你要取谁的首级?”

年轻人冷笑一声:“暴君!你十六年前无缘无故杀死我的父亲干将,今天我莫干就要为父报仇!”

吴王大吃一惊,连忙抽出“莫邪”剑,劈头盖脸地朝莫干扔了出去,“莫邪”剑在空中挥舞起来,闪出阵阵白光。可是莫干却不慌不忙,他抽出“干将”剑,对着飞来的白光一掷。只见两道白光一上一下地闪耀着,互相追逐,一直冲上云端,消失不见了。

吴王一愣:“这是怎么回事?莫邪剑明明是天下无敌,怎会消失?”

“轰隆隆隆!”吴王话音刚落,只听晴空中一声巨响,两道白光化为一道,从空中笔直地飞下来,“嗖嗖”地飞进了莫干背上的蛇皮剑鞘里。

莫干见雌雄双剑都已归来,立即转身,抽出宝剑向吴王抛去。

吴王大叫:“不好!”说完,他转身想逃,但只见青光一闪,暴君的头颅滚落在地。

莫干终于替父亲报了仇,他收起“干将”剑和“莫邪”剑,快马加鞭地赶回家给母亲报喜。

一到家门,莫干就喊着:“娘!娘!孩儿给爹报仇了!”

可是莫邪并没有出来迎接儿子。莫干冲进屋内,天哪!莫邪已经死在了家中!原来她在儿子走后,由于日夜担心忧愁而死。

莫干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娘啊!还没等到我回来报喜,您怎么就走了呢?您和爹所铸下的这两把宝剑,我都带回来了!您可以放心了!”说完,他解下“干将”剑和“莫邪”剑,给死去的母亲陪葬。

后来,莫干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过。而“干将”剑和“莫邪”剑也不知去向,成了英雄侠客们竞相追寻的宝剑。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