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宝盆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明朝初期,有一年山东发生了灾荒,当地百姓为了活命拖家带口的四处逃荒。华良和妻子梁花正是其中的一员。他们推着一辆破旧的独轮车,车上放着一床破被褥、几个陶制坛罐和黑粗瓷碗。两个儿子摇摇晃晃地坐在独轮车上,嘴里不时地叫唤着“饿”。经过几个月的流浪乞讨,一家人终于在潘村街废弃的财神庙里安了家。

华良是个地道的庄稼汉,老实厚道,有一身使不完的力气,来了没有多久就在街上的潘老爷家做了伙计。他的妻子梁花长了一双巧手,她做的馒头又白又软,擀出的面条又细又筋道。有一次,她去潘老爷家帮忙,大家伙见识了她的手艺,便经常有人找她做面食。

这梁花是个热心肠的人,有求必应。时间久了,乡亲们也不好意思白麻烦她,面做好了就送她半碗面粉做工钱。后来,梁花干脆就在家门口摆了个摊子,每天用积攒下来的面粉擀面条,谁家要吃面条就上门来买或者用面粉换。因为梁花做的面条好吃,价格也公道合理,乡亲们都喜欢来她这里买面条。过了一年,梁花又生了一个儿子,家里的开销自然就大了,夫妻俩起早贪黑,干得更辛苦了。

一天,梁花去财神庙后面的河里挑水打算做面条,碰见有个农民在捕捉青蛙,就上前劝阻说:“青蛙是保护庄稼的神物,不能随意捕杀,赶快放掉吧。”

农民一脸愁苦地说:“这个俺也知道,可是一家老小断食好几天了,只好捉些青蛙煮了充饥。”

梁花把农民带回面摊,取了些面条说:“这些青蛙就卖给我吧!”农民接过面条,把一串青蛙交给梁花就走了。就这样,那些青蛙又被梁花全部放回了河里。

当天夜里,梁花梦见几个青衣人向她作揖说:“谢谢你救了我们的命,你的恩德我们一定会报答。”梦醒了,梁花感到很诧异。这时,一旁的华良也醒了。他说:“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耕田时耕出个大瓦盆,还没等我拾起来,过来一个穿青衣的白胡子老头儿对我说,这是个宝盆,若往盆里放粒米,不一会儿就能变成一盆。还没等我说话,老头儿就化作一阵烟飘走了。”两口子讨论了一下各自的梦,都觉得奇怪,却理不出个头绪来。

第二天下工后,华良怀里抱着一个瓦盆回家了。他指着瓦盆,高兴地对梁花说:“瞧,昨晚的梦应验了,我耕地时果然耕出了个盆,说不定还真是个宝贝呢。”

梁花接过瓦盆一看,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瓦盆,与自己家和面的那个瓦盆没有什么不同,就说:“你呀,不要瞎想了,我看这个盆没有什么特别的。”“要不咱试试?”说着,华良顺手抓了一把黄豆撒在盆里,只见盆里顿时起了层雾气,不一会儿竟变成了满满一盆黄豆。华良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小心翼翼地从盆里面抓出一把黄豆看了又看,又捏了几粒黄豆放进嘴里嚼了嚼,没错,是黄豆的味道!他赶紧把盆里的黄豆倒进一旁的空罐里,又抓了一把黄豆放进盆子里,不一会儿又变了满满一盆。

“这下咱们有好日子过了!”华良高兴地对梁花说,“你快去找个口袋来,咱们多变点儿,一会儿拿到街上去卖。”

“你说咱这不是不劳而获吗?这样过日子你心里踏实吗?不是咱们自己通过双手挣来的钱,用着能舒服吗?咱得勤劳持家才对。”梁花严肃地说。“那你说咋办,俺全听你的。”华良放下手中的瓦盆看着梁花说。最后夫妻俩商量出个结果:宝盆每天除和面外,不放任何东西。从那以后,华良还是干他的伙计,梁花还是卖她的面条。只是不用再买面粉了,她每天和完一盆面,擀完面条,抓把面粉放在盆里,第二天又是满满一盆面,就这样每天都能有面粉做面条。日子也一天天富裕起来了,一家人过得很幸福。

这年发生了蝗灾。方圆几百里,颗粒无收,十户人家有八户都在讨饭,就连路边的树皮都被剥下来充饥了。梁花和华良商量着,要向灾民发放馒头,每人每天两个。

当天夜里梁花就发了面,天还没亮就蒸起了馒头。她从蒸好的馒头里拿出一个放进了聚宝盆里,很快,一盆雪白的馒头就出现了。梁花叫华良准备了几个大箩筐,将变好的馒头都放进了箩筐里。天还没有亮,雪白的馒头就装满了几大箩筐。

华良让儿子们分头在路口通知过往讨饭的人来领馒头。很快,领馒头的人就在他们家门口排起了长队,华良和梁花两口子连忙将馒头分给了饥饿的人们。

蝗灾过去后,梁花又开始卖面条,不久,他们用积攒下来的钱盖了几间房子,小面摊也发展成了一家像样的面点店。梁花和华良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把聚宝盆收起来,并且互相约定谁也不能把聚宝盆这个秘密透露给三个儿子。

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华良和梁花都老了,三个儿子也都相继成了家。老大在街东开饭馆,老三在街西开布店,只有老二继承父业,耕种着家里的十几亩田。

一天,梁花突然得了急病,卧床不起,话也不会说,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华良急得团团转。自打娶了梁花后,家里的事再没让他操过心,现在妻子就要撒手去了,他恨不得也跟着去。

梁花最放心不下的是那聚宝盆。她把华良叫到身边,用手指指盆,比画着手势交代后事。她想说的意思是,老大有饭店,老二有田种,老三有布店,三个都能过得去,这盆就把它埋入地下吧。可是华良却误把梁花的话理解成老大、老三做生意随时需要钱,老二种田每年需种子,但这盆谁也不给,由他管着应急。

梁花死后,华良给了老大、老三每人五十锭银子,给了老二一袋麦种,三个儿子就分家了。华良跟着老二一起过。过了一段时间,老大、老三想:自己每人得了五十锭银子,开着饭馆、布店,而老二两口子只分了一袋麦种,还得辛勤种田,为什么却不吭不响,还很乐意地服侍着老头子?是不是老头子另外留了家财给老二?

兄弟俩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去逼问华良,想知道他到底留了多少银子给老二?华良被逼急了,只得道出实情。三个儿子这才知道父亲有个聚宝盆。老大想:我要是有了这聚宝盆,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老二想:用聚宝盆变钱,不劳而获,那日子还有意思吗?老三心想:家里有这么个好东西,可不能让哥哥们占去了。当即,老大和老三为了聚宝盆吵了起来。见老大和老三为个瓦盆吵得越来越凶,老二什么话也没说,拽起老婆回屋睡觉了。

经过一番争论,老三勉强同意由老大先用聚宝盆,以后每家用一天。老大两口子立即把聚宝盆抱回家,取了一锭银子放进盆中,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盆银子;他们把银子倒在地上,又变了一盆。两口子不停地忙活着,这间屋子堆满了就换一间接着变,直到三间屋子都堆满了银子,两口子的手还是停不下来。

老三两口子半夜没睡,一直守在老大家门口,想等天一亮就进去要聚宝盆,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原来老大家的四面墙被银子挤坏了,屋顶塌了下来,老大两口子也被埋在了银子堆里。老三两口子先是一愣,紧接着大喊一声:“我们的聚宝盆啊!”两人就发疯般向倒塌的房子冲了过去,在废墟里又扒又抠。

华良和老二听见动静连忙跑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他们立即明白了几分。

“大哥和大嫂还在那间房子里呢,赶快帮忙救人啊。”老二焦急地喊道。可是,老三根本没有理会,继续在废墟里疯狂地刨着。老二无奈,只好和华良分头在废墟里扒老大夫妇。

天亮时,老二和华良终于从废墟里找到了老大两口子。可惜他们全身血肉模糊,早就断气了。而老三两口子仍旧在刨着,可是他们除了扒烂了自己的双手,什么也没有找到。

说也奇怪,那倒了的房子里,除了破砖碎瓦之外,根本就没有聚宝盆的影子,就连老大两口子变出来的银子也成了一块块狗头石。从此,聚宝盆再也没有出现过。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