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传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小白蛇。它吸天地之灵气得以长生不死,久而成精。它向往着那些成仙的传说,一心向道,认真修炼,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蜕去这一身蛇皮,出尘成仙。

转眼间,到了小白蛇修炼的第四百个年头。初春的一天,它正在山间修炼,却不幸落入了一个捕蛇人的手里。那人死死捏住小白蛇的七寸之处,使它根本无法施展法力,小白蛇只得闭目等死。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笛声传来,有个骑着牛的牧童向捕蛇者走来。他看到捕蛇者手中的小白蛇,有些不忍心,便央求道:“叔叔,我看这蛇也怪可怜的,您行行好,放了它吧。”

捕蛇人自然不肯答应。牧童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于是,他笑嘻嘻地说道:“您既然这么累了,不如坐下休息会儿,我给您吹首小曲儿听吧。”

牧童说着便举起手中的笛子放在嘴边吹起曲子来,小曲儿悠扬婉转,捕蛇人听得入迷,忍不住坐了下来,就连手中捏着蛇的力度也松了几分。

小白蛇见捕蛇人慢慢放松了警惕,便悄悄仰起头,趁着捕蛇者不备,一口咬住他的手背。捕蛇人“哎哟”一声跳了起来,忙甩脱小白蛇。就这样,小白蛇化危为安,摇摇尾巴,迅速地钻入山林里不见了。

眼见小白蛇已经跑得没了踪影,自己又被咬了一口,捕蛇人无奈,只好自认倒霉,又去寻找新的目标了。

由于害怕再被捕蛇人捉到,小白蛇前往峨眉山的白龙洞,开始潜心修炼。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已千年。就这样,六百年的时光飞快过去了。

当小白蛇修满一千年,完成了上天给自己的所有考验后,它化身人形,变成一位白衣白裙、超凡脱俗的美丽女子,因前身系白蛇所化,故为自己取姓白,取名素贞。

她变成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六百年前曾经救过自己的牧童,以报当年的救命之恩。在观世音菩萨的指点下,她来到了杭州。

在途经钱塘江时,白素贞偶遇自己的同类,一条已经修炼了五百年的青蛇。那青蛇的修炼时间尚短,定力不足,行事乖张,猖狂任性。白素贞怕她日后祸乱人间,决心除掉这个祸患。她祭出宝剑,与青蛇在山林里打得难解难分。青蛇本不是白素贞的对手,很快就落了下风。眼见小青蛇就要命丧白素贞之手,白素贞心中念其五百年修炼不易,不忍就此杀死青蛇。青蛇感念白素贞对自己手下留情,决心改邪归正,一生跟随白素贞。于是,青蛇化身为一青衣女子,名唤“小青”。此后,两人以姐妹相称,将清波门双茶坊巷裘王府废屋以法术变幻为新宅,暂时居住,寻找那位转世的牧童。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 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的美景总让人百看不厌,白素贞与小青姐妹俩每日便在这杭州西湖畔一边游山玩水,一边找寻白素贞的转世恩人。

清明节这天,姐妹两人又漫步在西湖湖畔。正当两人走至断桥之上时,迎面走来一位俊雅书生,与她们擦肩而过。白素贞回眸看着书生背影,心生爱慕,不由得想:“这若就是自己救命恩人的转世该多好。”

小青看出白素贞的心思,忙劝她用法术看看那书生的前世究竟是何人。白素贞一查,竟真的就是那牧童转世,不由喜出望外,正欲追上前去相识,无奈那书生快了一步,已登上船准备离开。

白素贞心中急切,暗暗做法让晴空万里突然阴云密布,眼看就要暴雨倾盆。小青向着湖中那条小舟大喊:“船家!船家!麻烦你把船靠靠岸,载我们去清波门。”

那书生眼见就要下雨,不忍岸上的两位姑娘淋雨,便要船家将船靠岸,接了白素贞与小青上船。

两位姑娘上船后,与书生互通了姓名。原来这位书生姓许,名仙,字汉文,家住钱塘门。清明节来祭拜亡父母后正欲坐船回家,顺便游览一下沿湖风光。

不久,船到了清波门,眼见暴雨仍未停,许仙就拿出自己所携雨伞,借给白素贞,以免她被雨淋湿生病。白素贞看出他是个忠厚老实之人,又加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心中不禁欢喜万分。

几日后,许仙前来取伞。其实他只是借取伞之由,想再见白素贞一面。小青看出二人心意,于是牵线做媒,当日就在裘王府内拜堂成亲,自此结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许仙本是个庸碌凡人,一心只望家有贤妻,平平安安,度此一生。白素贞看他有志从医,就想为他筹集银两,开医馆营生。她悄悄遣小青盗了官府的四十锭银元宝,交给许仙拿回家给家中的姐姐姐夫,顺便开一家医馆,自己也好同他一道回家。

谁料许仙的姐夫是官府的衙役,他看到许仙拿回的银锭上有官府烙下的标记,立刻认出正是从库房丢失的银锭,便将许仙带回衙门审问。许仙体谅白素贞一心为己,不忍供出她来,只说这银子是自己在路上捡来的。

白素贞得知许仙被抓,忙命小青将剩下的银锭还回库房,自己则施法相助许仙,重案轻判,将许仙发配姑苏三年。

许仙别了姐姐姐夫,离开钱塘门前往姑苏。白素贞与小青一路追随至姑苏,终于与许仙夫妻团聚。白素贞为隐瞒真实身份,骗许仙说是有人栽赃陷害白家将银锭放在了白家,却连累了许仙。许仙深信妻子,从此两人更加恩爱。

不久,白素贞与许仙在苏州开设“保安堂”,治病救人,行医布善。白素贞一心扶持丈夫,运用法术悄悄帮他处理各种疑难杂症,自此许仙医馆的生意越做越好,名声越来越大,大家说到许仙都称颂他是一个好大夫。

转眼间,他们婚后第一年的端午佳节就要到了。这令白素贞和小青忧心忡忡,因为她们蛇本是最畏酷暑的,而端午节正是一年中日头最毒的日子。白素贞担心小青修为不够,会变回原形,便让小青速回洞中躲避,待端午节过后再回来。为不让许仙起疑,她自恃修为深厚,勉强留在家中陪他庆祝端午佳节。

到了端午佳节那天,许仙带着雄黄酒回家。雄黄可解毒辟邪,饮雄黄酒更是端午节必不可少的习俗。可这雄黄也是蛇最惧怕的东西,只是白素贞对此毫不知情。于是两人在庆祝端午时,白素贞陪着许仙饮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雄黄酒。这下可糟了,纵然白素贞法力深厚,终于还是现出原形,吓死了许仙。

夜里,酒醒后变回人形的白素贞发现许仙已死,她料定是自己的原形吓死了他,顿时悔恨不已,决心前往南极仙翁的洞府盗来仙草救活许仙。

白素贞腾云驾雾,很快来到紫薇山南极仙翁的洞府外。她仔细一看,守护洞口的竟然是南极仙翁的二弟子仙鹤童子。仙鹤本是蛇的死对头,白素贞救夫心切,心想就算拼却千年道行不要,也要取得仙草。

白素贞咬着牙与仙鹤童子周旋,诱他出洞后趁其不备钻入洞中,拔下了紫薇山镇山之宝——灵芝仙草。仙鹤童子发现她已取得仙草,又气又急,攻势也凌厉起来。

白素贞此前已经是冒死闯洞,眼下再无力去抵挡仙鹤童子。于是,她只得放下手中宝剑,闭目大声说道:“我夫君因我而死,所以才冒死来盗仙草。我自知不是童子对手,只求在我死后,愿童子能怜悯我千年修为不易,救我夫君一命。”

仙鹤童子不肯听白素贞诉说,仍然要杀她。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南极仙翁与观世音菩萨双双赶到,阻止了仙鹤童子,救下白素贞一命。

观世音菩萨感念白素贞为报恩不惜粉身碎骨之情,便向南极仙翁讨要了一株灵芝仙草,让白素贞速速回去救活许仙。

白素贞拜谢了观世音菩萨与南极仙翁后,便匆匆回到凡间,喂许仙吃下了灵芝仙草。这灵芝仙草果然不同凡响,不一会儿,许仙就苏醒了过来。

许仙醒来之后恐惧不已,他怀疑白素贞是条蛇精。于是,白素贞与小青作法制造幻象,让许仙以为家中真的有一条巨蟒,并已被杀,这才骗过许仙,令他不再惊恐担忧。自此,夫妻二人恩爱如初。

不久后,白素贞发现自己怀有了许仙的骨肉。许仙知道许家即将有后大为高兴。正巧遇到朋友徐乾邀请自己同游镇江金山寺,许仙欣然前往,顺便替自己未出世的孩子祈福。可巧,在他们礼佛完毕后,刚好遇上了云游归来的法海禅师。

那法海禅师一见许仙,立刻脸色一变,张口就说:“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你家中的妻子和丫鬟都是蛇妖所化,你被美色所迷多时,还不快快醒悟!”

许仙见这和尚如此诋毁白素贞与小青,不禁大怒:“胡说八道,我家娘子心地善良,与人为善,你为何要如此诋毁我家娘子!”

法海禅师说:“老衲没有唬你。你应该知道,蛇怕雄黄。你也许还记得吧,白素贞因为在端午节那天饮了你准备的雄黄酒,故而现出原形,吓死了你。”

许仙猛然想起端午节时发生的事情,经法海如此一说,疑心又起。可是他想起白素贞素日里对自己的好,就斥责法海说:“胡说,如果我被吓死了,怎么还会活生生站在这里?”

“那是你娘子找来灵芝仙草救了你。”法海说,“醒醒吧,施主,你见到的被杀死的白蛇不过是她们施展的法术而已。”

许仙有些相信了,又忍不住问道:“大师,如果我家娘子与小青是蛇妖所化,可为什么她们从来没有害过我,还一直帮助我,照顾我啊!”

法海摇了摇头:“你错了,她们是妖,是妖总会害人。现在之所以没有害你,只是因为时机未到。”

许仙一时哑口无言,他有些相信法海的说法,可又不愿意相信自己日夜相对的妻子竟然是蛇精所变。法海见许仙执迷不悟,就命弟子将他强行关在了寺中的塔内。

傍晚时分,白素贞见许仙还没归来,就命小青四处打探消息,这才知道是金山寺的法海禅师扣留了许仙。白素贞十分担心许仙的安危,立刻与小青同上金山寺,恳求法海放人。没想到那法海一见面就斥责说:“你们本是妖物,不好好回深山修炼,却跑来羡慕人间生活,还妄想与凡人相配。”

“禅师,求你放了我官人!”白素贞忍不住双膝跪下,诉说六百年前自己曾被许仙的前世所救,所以今世修行为人,特为报恩而来,绝无害人之意。可是法海始终不为所动,执意不肯放许仙出来。

白素贞忍无可忍,不顾眼下已经是八月中秋前后,正是钱塘江水位高涨之时,她同小青催动咒语,誓要水漫金山,救出许仙。

片刻间,只见海水倒灌,以排山倒海之势冲了出来。镇江百姓惊恐地望着前一刻还风平浪静,此刻已是波涛汹涌的钱塘江水,刹那间洪水漫过家园、农田。一眼望去,水面漂浮着一具具尸体、家畜,哀鸿遍野,连天地也为之变色。

法海忙祭出袈裟护住金山寺,边手持禅杖与白素贞斗法,边怒喝道:“孽畜,你竟敢水漫金山,你可知此举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百姓,你们真是罪恶滔天啊!”

白素贞也毫不示弱道:“你一再苦苦相逼,不肯放过我们一家人,如今造成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你也难逃责任。”

两人打斗在一起,突然,白素贞觉得腹部一阵疼痛,知道应是过度使用法力,致使胎动。小青见白素贞体力不支,自己又不敌法海,只得咬牙带走白素贞。

离开之时,两人眼见发动水患使得镇江居民流离失所,满目疮痍,心中十分不忍。白素贞又悔恨又自责地说道:“因我引水淹金山寺,竟使无辜百姓惨受其害。我真是罪该万死!”

小青想着那该死的法海,恨恨道:“姐姐,要不是那法海秃驴欺人太甚,我们又怎会犯下如此大错。可恨我们不能救出许仙。姐姐,我们先行离去,日后再想办法!”

其实就在白素贞水漫金山寺之时,许仙已经被寺里一个小和尚悄悄放走。而许仙看到白素贞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之后,更深感惭愧与不安。他失魂落魄地走着,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白素贞。恍恍惚惚中,他又来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断桥之上。

也许是上天注定这段姻缘未断,此时白素贞与小青也一路寻找许仙至断桥处,两人意外重逢在断桥之上。

许仙万分悔恨道:“娘子,对不起,是我不该听别人挑拨误会娘子,更不应该到金山寺,害得娘子受了这么大的苦。”

白素贞哭泣着摇摇头说:“官人,我不怪你。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在一旁的小青却不干了,她怒斥许仙道:“姐姐待你恩重如山,你却恩将仇报,这口气我咽不下。我非杀了你不可!”

白素贞忙阻拦小青,许仙也在一旁赌咒发誓,决不会再耳根软听信别人谗言,小青这才肯放过许仙。许仙与白素贞夫妻二人雨过天晴,再一次夫妻团聚了。

许仙想到镇江水灾,他们家也受到牵连,便提议搬回钱塘门的姐姐家去住,于是三人高高兴兴地回到钱塘门。姐姐看到许仙平安无事归来还带回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媳妇,更是高兴不已。

经历了金山寺一事之后,白素贞心里始终惴惴不安,她不愿再欺瞒许仙,决定告诉许仙真相。

“法海所言其实句句属实,我本来是一条小白蛇,有一天在修炼的时候不幸被一个捕蛇人捕获,差点儿丧命,幸亏被一位小牧童相救,才能继续在深山修炼。后来我经过修炼,终于可以蜕尽蛇身,化为人形。我一心想报答当日那小牧童的救命之恩,经观音大师指点,这才在西湖的断桥上找到了他。”

“我就是救你的小牧童转世?”许仙有些迟疑地问。

白素贞望着许仙点点头。许仙也怔怔地看着白素贞,突然他弯腰向白素贞鞠躬,神色郑重地说:“我许仙何德何能,能娶到娘子这样贤惠温良的女子为妻,就算你身为异类,可你心地善良,又是为报恩而来。你我结为夫妻之后,你利人济世,行医布善,谁不称赞你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畏惧你呢?以前不知道,所以听信了谗言就怀疑猜忌,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保护我们将要出世的孩子。再没有人可以拆散我们了!”

白素贞感动得泪水涟涟,从此夫妻间再也没有间隙。不久,两人重开医馆,济世救人,钱塘门的百姓受到他们的恩惠,无人不赞他们夫妻是济世的活菩萨。

不久后,白素贞生下麟儿,为儿子取名许仕林。可是孩子还尚未满月,法海却突然出现。原来当日法海与白素贞斗法之时发现她已怀有身孕,而她肚中的婴儿正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转世。法海投鼠忌器,只得等待白素贞产下文曲星之后,再将其收服。如今,他得知白素贞已产下婴儿,就趁机来收服这只千年蛇妖。

白素贞刚刚产子,身子还很虚弱,根本斗不过法海。她几番拼力抗衡后,最终被法海所擒。法海将白素贞强行收于金钵之中,压于雷峰塔下。

临进塔时,法海说:“白素贞,你若能彻底悔悟,虔心修行,二十年后,文曲星高中状元之日,就是你出塔之时。你千万不可再心系凡尘,擅离宝塔,否则西湖水干,雷峰塔倒,你也难出世。你好自为之,阿弥陀佛。”

许仙眼睁睁看着妻子被法海带走却无能为力,他伤心欲绝,只恨不能替妻子受罪。他将儿子许仕林交予姐姐与姐夫抚养,自己则独自前往金山寺出家,同白素贞一起赎罪,希望以此弥补罪过,早日功德圆满放他妻子出塔。

小青自知无法救白素贞出塔,懊恼不已。后来幸得观音菩萨点化,返回白龙洞潜心修炼。

二十年后,许仕林长大成人。他聪敏过人,读书过目不忘。当他得知自己的身世后,更加奋发图强,立誓要救母亲白素贞出塔。果然,他不负众望,考取状元归来。许状元祭拜于雷峰塔前,孝感动天,白素贞终于飘然出塔,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喜极而泣。

团聚后的白素贞与许仙二人感念此前一生,悟道成仙,双双飞升而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