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斯·鲍顿斯特洛穆

尼克斯·鲍顿斯特洛穆,一位船长, 娶了一位年轻的婆娘, ——是在汉堡还是在阿姆斯特丹, 这关系不大,甚至毫不相关—— “朋友!这件事未免过于鲁莽。” 一个商人来赴婚宴,他这样讲。 船长请他把话讲完。“你长期离开家园; 留下你老婆孤孤单单; ...
阅读全文

眼镜

克鲁桑特地方的老男爵被小爱神射中了一箭, 这位名扬遐迩的老单身汉, 到六十岁时又开始多情善感。 邻居的一个市民姑娘, 她体态轻盈,用独特的诱惑力量, 摄住了老翁和年轻人的目光。 费奈蒂是这市民少女的芳名。 这位男爵就被她制胜。 他带着她的面...
阅读全文

隐修士

在一座城市的近郊, 那城市的名字,人们没有让我知道, 近郊的一座森林里,栖息着一个年轻的隐修士,一只罕见的鸟。 “在一个城市,”一个好事之徒想, “城市的名字不让他知道? 他大概指的是哪一个呢? 依我看来, 不是这个——就是那个。” 一句话...
阅读全文

耶稣受难像

神甫说:“汉斯,你跑着去, 到邻近的城镇买一个耶稣受难像, 这儿是钱,带着马茨, 因为这东西沉重异常。” 汉斯和马茨进了城, 乍见到一个艺术家就以为了不得。 “先生,如果你有耶稣受难像, 请你卖一个给我们过复活节。” 这个艺术家惯于恶作剧,...
阅读全文

狮子和蚊子

阳光振奋了一团熙熙攘攘的活物, 其中有一个年轻的英雄, 它带着吮血的武器, 使人痛肿成了它所追求的光荣。 可是人们还算幸运, 只要一双长筒袜就能阻止它逞能。 这位年轻的英雄就是蚊子, 请洗耳把这英雄的业绩恭听! 它离开了它的同伙 开始它的十...
阅读全文

呶呶不休,满脸是愚蠢的正经和傲世的虔诚, 熊在弱小的动物中间承担着风纪纠察官的重任; 他像一个暴君一意孤行, 但多年来却一帆风顺。 每个动物都害怕、没有一个有胆量 辅助他去把这棘手的任务完成。 终于,勇士的精神在狐狸身上苏醒, 于是一只狐狸...
阅读全文

夫妻之爱

卡罗琳死了;六周之后 她的丈夫也放弃了生命, 他的灵魂离开了喧嚣的红尘 迈上了通往天堂的笔直大路。 “彼得先生,”他喊,“开开门!” “谁在这儿?”“一个正派的基督徒。” “怎样正派的基督徒?” “自从肺病把他禁锢在床, 许多个夜晚, 他在...
阅读全文

秘密

汉斯来到神甫面前, 忏悔自己的罪愆。 他还年轻,没有什么名声, 他太年轻了,显得有些呆笨。 神甫听他说,他忏悔的并不多。 汉斯要忏悔些什么? 他不知道罪恶,只知道玩耍, 他无须因此忏悔,玩耍无伤大雅。 “嗯,就是这些?”神甫说, “除此再没...
阅读全文

浮斯汀

浮斯汀,整整一十五年 远离妻子、儿女和家园, 靠放高利贷发了大财, 而今他返回故乡,乘坐着自己的帆船。 当故乡的城市在远方隐约出现, “上帝,”虔诚的浮斯汀长吁短叹, “上帝,不要因我的罪愆而惩治我, 不要使我得到应得的后果! 你是那样仁慈...
阅读全文

模范夫妻

我要赞颂一个罕见的范例, 全世界听了都会为之惊异。 天下夫妻都爱打骂争吵, 谁这样认为,谁就错了。 我看到一对模范夫妻, 他们宁静得像最宁静的夏夜一般。 呵!没有人看到了他们, 还会说我是扯谎的坏蛋! 虽然妻子称不上一位天使, 丈夫也不是一...
阅读全文